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雜談

在末莊,趙老太爺才是真正的“統治者”

申鵬 · 2019-12-19 · 來源:平原公子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基層縣官換成了個張麻子,這些“趙老太爺”,這些基層真正的“統治者”才會成為歷史的垃圾,被滾滾洪流沖走。

  基層治理,永遠是個大學問。

  無論社會如何進步,生產力如何發展,有些規律,其實并不會變。

  真正的政治,并不是玩《文明》游戲,你可以隨時隨地去操控任何一個細節。大到一國,小到一村,管理者不可能事必躬親,制度再先進,再完美,也需要人去執行。

  比如說,在古代的中國,老百姓并不怕皇帝,也不怕宰相,三公九卿六部尚書也沒有什么關系,誰干都無所謂,因為他們不直接管理基層。

  底層老百姓最怕的是當地的府尹,是知縣,是縣丞,是保長,是里正,甚至是某某員外,某某大善人。這些人,才是地方上真正斷是非決生死的相公老爺,他們才是金口玉言,要滅誰的門就滅誰的門,要破誰的家就破誰的家。

  古人云:“破家的知縣,滅門的府尹”。中央政府是大唐、大周還是大宋都無所謂,皇帝是堯舜、湯武還是桀紂都沒關系,宰相是周公還是秦檜也沒關系,最重要的是,基層是誰?和村民們息息相關的相公老爺們是誰?

  古代大帝國地域遼闊,通信全靠人力傳送,效率低下,哪怕下了委任令、安排了地方官,但中央到地方,說不定得跑半個月,等到人真的到了,也未必是那個人;就算是那個人,也未必能夠執行上面的政策。

  所以,中央朝廷主要是把持大方向的,不可能事無巨細,管到每一個地方的所有細節,所以,雖然古代的中國數千年都是號稱是中央集權國家,但并不能真正意義上做到對地方如臂使指,時代的大潮下,依然有著一股強大的力量與中央朝廷博弈、對抗、妥協,這就是地方士紳。我們可以叫他們“鄉賢”,也可以叫他們“地主”,還可以叫他們“相公”。

  不要小看這些“相公”,這些人要么是富甲一方的地主,要么是有功名的讀書人,要么是世代地方大家族的族長話事人,在當地,他們擁有人脈、資源和力量,同村同姓幾百上千號人,都聽他的,行成一個利益共同體,針插不進水潑不進,他們甚至不需要中央的冊封,就能獲得權力,因為他們本身就是一方豪強,他們的勢力,強大到地方政府,縣官縣丞保長里正,都得靠他們養著。他們不但有里子,還有面子,同村同族的人,往往受惠于他們,對他們也是歌功頌德,口呼“大善人”。

  這些人把握了真正的權力,有了權力,沒有監管和制約,自然是可以為所欲為的,他們修橋鋪路造福鄉里,是常事,他們草菅人命欺壓鄉里,也是常事。這并不矛盾,因為他們剝削壓榨越狠,越無法無天,老百姓越怕他們,更多的地痞流氓就會加入他們成為打手,他們獲利就更多,地方縣官也會從中收益,成為他們的護身符。這種勢力,這就是隱形的“縣太爺”了。

  偶爾出一個頭皮鐵、心腸硬的包侍制、宋推官、海剛峰,無欲則剛,可以和他們對抗,造福一方百姓,但他們又能在這里待幾天呢?任期一過,還是得換人,流水的縣官,鐵打的現管,青天大老爺,不過是說書人口中的神話傳說罷了。

  《阿Q正傳》中,阿Q、小D、王胡并不知道朝廷姓什么,也不知道上面是皇帝還是總統,他們甚至連縣太爺是誰都不關心,但他們一定知道本村的“趙老太爺”,因為在未莊,趙老太爺才是基層真正的統治者

  元末天下大亂,邊遠地區有首民歌,叫做“天高皇帝遠,民少相公多”,說的就是這種事情。

  古代帝國因為信息溝通效率低下,政權在基層的影響力很小,而且都默認一件事———“君王與士大夫共治天下”,基層事情,就交給相公們管了,相公們只要保障地方稅收就行。特別是在一些特殊時期,要休養生息,要發展經濟,發展是第一位的,水至清則無魚,事情不能扣細節講那么細。只能不爭論,在發展中解決問題。

  這和企業管理也差不多,很多企業做大了之后,分公司和總公司其實關系不大,只是借了總公司的招牌和信用,就是一幫地方小財主,拿著官印干自己的勾當,同時給總公司交一點管理費。只要不鬧出大事,偶爾作奸犯科,總公司為了利潤和安定團結,也得睜只眼閉只眼。

  越是邊遠貧窮的地方,這樣的勢力越強大,他們沒有什么正經工農產業,餐飲娛樂業倒是發達,貧困縣可以弄出一條街燈紅酒綠 ,號稱“小香港”,便于實權階層斂財洗錢,還能美其名曰“新思維、新經濟”。但貧困縣的名頭不能丟,還得年年問中央要救助補貼。誰要敢擋他們財路,活埋了都沒人問。

  “相公”們為什么膽子這么大?因為山高皇帝遠啊,欽差大臣帶著天子劍趕過來,也得好幾天,就算來了,也有很多手段可以對付,畢竟欽差也是人,也要留著命回去述職。膽子大一點,欽差也有可能帶著案卷因為客棧失火燒死,晚上散步掉到水庫里意外淹死。意外太多了。

  但是,由著他們這么為所欲為下去,時間長了,就會本末倒置尾大不掉,因為相公們也會有想法,他們不會覺得這是朝廷的寬容和恩遇,他們應該報效朝廷造福百姓,他們會覺得是老子養著衙門,老子想怎么干都行。如果此時衙門還不作為,他們就會肆無忌憚無法無天。如果衙門作為了,他們就會丟出幾個替死鬼贖罪,消停幾年。時間長了,老百姓都不知道,朝廷到底姓什么,衙門到底是誰的?只知道,這里的相公老爺大似天 ,他們反倒可以以“民意”,倒逼衙門和朝廷給予更多的政策,截流賦稅、隱匿人口、兼并土地、殺官盜官、囤積居奇、投機倒把……任何買賣他們都干的出來。

  唐朝的武則天同志,曾經試圖解決過這個問題,她在宮門前設了一個“舉報箱”,歡迎廣大人民群眾來京城檢舉揭發貪官污吏、土豪劣紳;還命令地方衙門,必須公費護送檢舉的平民到京城,出了任何差錯,死罪。而平民舉報的內容,如果真實,依法查辦;如果不實,就算是誣告,也算他無罪。這么干下來,搞得大唐朝廷人人自危,官不聊生,到最后,則天大帝天天接見進京群眾,也累趴下了,也因為過于苛刻 鬧了不少冤案。人畢竟不是機器,做不到這樣的俯察萬類、明察秋毫,多線程全天候對接人民群眾。

  而且選擇這么干的朝廷元首,最終的口碑都會很差,因為首腦總會死的,集權終究會終結,而寫書著史的特權,又掌握在“相公老爺”們手里,掌握在被他們豢養的讀書人手中,不在平民們手里。后人讀正史讀野史看小說地攤文學,只會記得武則天殘暴荒悖,刻薄寡恩,異想天開老年癡呆;反而覺得地主鄉紳相公們是好人,受了迫害斯文掃地。

  所以,無論哪個時代,那個國度,這樣的事情,都很難根治,因為存在信息壁壘,地域隔閡,大腦是很難發現身體內的腫瘤的,一旦發現了,往往也惡化了,大腦決定動手術,下手太狠,又容易引起系統性崩潰。

  從古代到近代,對于基層,也做過種種努力,比如建立一個強大的組織,深入到縣、鄉、村,不再通過利益來維持上下級的溝通,而通過組織和紀律來把控,把人民群眾也組織起來,用“農會”、“婦救會”、“基層黨組織”來對抗地方豪紳集團。

  但相公們也是有辦法的,他們可以通過收買、選舉,滲透進組織內部,甚至煽動暴民直接推翻基層組織,把組織派來的基層官員扔進糞坑,自己上位代替組織。這不是不可能,因為在邊遠的地方上,同姓同族都是利益共同體,老百姓寧可信任趙老太爺,也不信任上面派來的同志,就算搞選舉,你也選不過他。

  當然,這些人也是人,不是神仙菩薩,也不是真的刀槍不入油鹽不進,他們也有弱點,這弱點就是,他們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把自己的錢看得太重要。

  他們以為,整個體系永遠都是需要他們的,地方治理永遠是需要他們的,因為欽差大臣不可能時時刻刻往下跑,一把手不可能個個都是精力旺盛的武則天,因為人性如此,大家都圖安逸,基層他們在,地方秩序就在,財源賦稅就在,他們以為自己很重要,以為自己的錢更重要。

  但是,每一次的時代劇變,都是對他們的巨大威脅———因為時代變了,信息鴻溝消失了,地理隔閡消除了,中間商的價值貶值了,基層大數據化了,衙門不靠他們養了,建立了新的組織,組織自我清洗自我強化了。

  基層縣官換成了個張麻子,不怕辛苦,不怕不輕松,不圖安逸,去掉賺差價的中間商,網線直連基層群眾,不在乎他,也不在乎他的錢,只在乎自己的工作和使命,只在乎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

  他們這些相公,這些“趙老太爺”,這些基層真正的“統治者”。

  才會成為歷史的垃圾,被滾滾洪流沖走。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司馬平邦:關于孫小果團伙的覆滅
  2. 孫小果的“救命恩人”:為何只被黨內警告?
  3. 馭粟裕天才者,唯有那個人
  4. 孫小果“普通家庭”能雇傭1副部5正廳,那非普通家庭呢!
  5. 望長城內外: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表明中美貿易戰還遠未結束
  6. 左大培主張的當前經濟政策
  7. 郭松民 | 評中俄提議部分解除對朝制裁:“林沖”終將踢翻“洪教頭”
  8. 慶帝為何要殺葉輕眉?
  9. 賈根良:中國大傻瓜與美國的狼子野心
  10. 像毛澤東那樣對付美國
  1. 孫錫良:無法無天!無法無天!無法無天!
  2. 浙江廣廈侮辱開國領袖,把毛主席頭像P成豹子頭,100萬罰款就完了嗎?
  3. 王震將軍密級談話:堅定維護毛主席!
  4. 北大包麗自殺事件,是虐愛還是虐待?
  5. 孫錫良:誰是我們的朋友?
  6. “孫小果案”最嚴重的犯罪環節,依舊無人“認領”!
  7. 逼死包麗的,除了牟林翰究竟還有誰?
  8. 中國人的悲劇
  9. 美國喪心病狂搞中國,中國卻與狼共舞
  10. 司馬平邦:關于孫小果團伙的覆滅
  1. 三天了 ,香港果然還是靜悄悄
  2. 當今世界的政治奇觀:“毛澤東熱” ——紀念毛澤東主席誕辰126周年
  3. 郭松民 | 林彪生日話林彪
  4. 司馬南:李嘉誠潘石屹們接盤國有,中國會怎么樣?
  5. 葉昌明:我所知道的王洪文
  6. 丑牛:去革命, 黨必修
  7. 老田 | 黨國余孽在香江(之一):政治上的“智障綜合癥”及其隔代傳人
  8. 今天關于香港的消息,都挺意味深長……
  9. 張全景:在北京紀念毛主席誕辰126周年大會上的講話
  10. “香港區議會選舉”的結果重要嗎?
  1. 毛主席對中國海軍的最后囑托
  2. 剛剛,武船集團敬立毛主席銅像,高12.26米,毛主席揮手永向前!
  3. 孫錫良:無法無天!無法無天!無法無天!
  4. 從霍元甲、黃飛鴻,到戰狼
  5. “臨時夫妻”: 被折疊的農民工灰色婚戀世界
  6. 浙江廣廈侮辱開國領袖,把毛主席頭像P成豹子頭,100萬罰款就完了嗎?
捕鱼达人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