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時政 > 輿論戰爭

【風景】開山、【軟埋】刨根、“日記”助西,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在干什么?

余建洲 · 2020-05-31 · 來源:烏有之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帶有政冶色彩的新寫實主義者們的主要目的,是否定文革前三十年在毛主席領導下的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歷史。他們這樣做的后果是十分嚴重的

方方文學工具問研討系列之二

【風景】開山、【軟埋】刨根、【日記】助西,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在干什么?

余建洲

  方方在回應張全景部長和趙可銘上將對她的批評的文章中向趙提出了一個這樣的問題:“趙先生讀了這么多書之后,仍然認為文學是階級斗爭或政治宣傳的工具嗎?”她對趙先生這個責問在表明:她認為文學應該是脫離政治的。我已經在先前發表在烏網上的“方方自己的問題自己答”中,將方方說成了也是將文學作為階級斗爭或政治宣傳的工具使用的人。因為這個問題涉及廣泛,一時半會研討不完,所以特地構思了個系列研討,那篇“方方自己的問題自己答”算作研討之一,此文為研討之二。

  【軟埋】并不是方方的成名之作,早在二十多年前,一部叫的【風景】的中篇小說就讓她名聲大振了。該作一九八七年在“當代作家”發表后,就被崇信新文學理念的評論家們戴上“拉開新寫實主義序幕”的開山之作的桂冠,被中國作家協會評選為該年度的優秀中篇小說獎的獲獎作品。

  按照詞語原意,風景一般應該是意指安徽的黃山,或者湖南的張家界這些地方的美麗的自然風光。然而,方方所寫的【風景】,并不是在寫自然風光。那么,方方寫了什么樣的風景,能具有開山一樣的威力,去“拉開新寫實主義的序幕”呢?

  “方方用冷峻的筆法,將底層人民地獄般的生存境遇和各樣的生存狀態原原本本地還原出來。一個不足十三平方米的板壁屋子下,擠著大大小小十一口人,幾張草墊席子,一個破木桌子,就是他們全部的家當。艱苦的生存環境迫使他們終日奔波、忙碌,美好的生存圖景驅使他們的情緒每天在恐懼、焦慮、抑郁中撕扯,對于他們來說,豐腴的理想總是遙不可及,活著才是最大的目的。與傳統的現實主義作品不同,【風景】中沒有引導讀者閱讀的作家情感,更沒有對現實潤飾的寫作企圖,而是冷淡地描繪中國20世紀六七十年代普通百姓的原生態生活,不僅為我們赤裸裸地敘述了一段悲慘的故事,還為我們殘酷地展現,當生存的意義被現實境遇消解得體無完膚之時,也只剩下真實嚴酷的軀殼,考驗著在生存本能中掙扎的每一個人”。

  上述這段文字,是一位作者在評論方方的中篇小說【風景】的文章中說的一段話。我不便于透露這位作者的身份,我們也沒必要去研討這段文字內容的政治取向,但是結合作品內容,可以看出這段文字是很符合作品真實內容的評價。

  作品講了一個家庭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故事。一家十幾口人擁擠在一個不到十三平方米的小房子里,連吃飯睡覺的地方都沒有。父親粗暴,對母親、兒女開口就罵,抬手就打。母親是個風騷女人,挑逗勾引男人是她的心愛。二哥追求過美好生活,文革打碎了他的美好夢想,在理想和愛情受挫的雙重打擊下自殺。三哥由于生活無望,像父親一樣兇狠,將痛恨發泄在女人身上,對女性粗暴無常。從小就生活在父親暴力之下的五哥六哥,打架罵人偷竊搞惡作劇盡干壞事。七哥大學畢業有好的前途,可是他信仰不擇手段去干可以改變自己命運的事的信條,只要有利于自己,任何不倫不類的事都去干,最終成為卑微小人。整個作品反映出在那個時代里,這些平凡普通的人,都是這樣一種自私丒陋低俗卑劣的形態。

  迫于貧窮,父親粗暴地逼迫大哥早早輟學,到碼頭做苦力,二哥三哥去偷煤,就連還是個年幼孩子的七哥也被要求去撿爛菜葉和藕節,一家人在極度艱難的環境中生活。我雖然生活在農村,但在省城南京也有親戚,據我到南京親戚那里看到的情況,街道居委會的干部會深入到每個家庭,千方百計去安排就業,對困難家庭給予救濟幫助,那時生活的確困難一些,但是也不至于都是【風景】中描寫的這種慘狀。在該作中看不到黨和政府向他們送去溫暖,幫他們排憂解難。

  這位作者最后寫道:“她著重描寫了生命個體在生存境遇之下的自由選擇與艱難生活,用筆尖刻地畫出了一個又一個,或卑瑣丒陋或病態荒誕或蔞靡殺亂或掙扎彌堅的百態人生,這是一家十幾口的悲劇性體驗,也是獨屬于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風景一片”。

  方方是在寫人?還是在寫政治?

  方方將【風景】這個本屬于自然風光的用詞作為這部小說名目的良苦用心,被這位作者說得明明白白,她創作這部小說的用意,就是要將文革前六七年代普通群眾“或卑瑣丒陋或病態荒誕或蔞靡殺亂或掙扎彌堅的百態人生”,作為風景展示出來。這樣的能展示獨屬于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風景的【風景】,就是那些急于推行新寫實主義的人苦苦尋找的,還怪他們用開山一樣的威力,去褒揚方方的這部作品對“拉開新寫實主義的序幕”的貢獻嗎?

  和方方的【風景】比起來,比【風景】早半年多,路遙的那部于2016年下半年完稿的【平凡的世界】一巻,就是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酒椒驳氖澜纭恳粠喪淄度嗣裎膶W當代出版社,被以內容太土沒新意為借口遭退稿,二巻投了幾家沒人要,三卷也僅在小刊物上發表,即使是已在花城出版的一卷,也被趕“新潮”的理論家們說得一無是處。

  如論創作手法,【風景】寫的是中國20世紀六七十年代普通百姓的原生態生活,【平凡的世界】寫的則是文革末期至改革開放初期農村,包括共產黨員,黨的各級干部,農民,男女青年等各種人物的真實生活形態,兩部作品都是屬于寫實范疇,為什么方方的【風景】可以被捧上天,路遙的【平凡的世界】卻被踩在地下?

  那個時候文學界仍在盛行傷痕文學。這類作品大多是在寫知識分子和政治精英,在政治運動中遭受磨難,改革開放后被解放,積極擁黨的改革開放政策,擔當重任,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為改革開放做出貢獻;或者作品主人公文革前艱難貧困,改革開放后生活大變樣等,用以歌頌黨的改革開放政策。他們認為這種寫法太保守陳舊。新文學肩負著思想啟蒙,文化復興的任務。文學作品應該超越黨派、超越階級、超越政治。要專寫人的人性,即普通人的私欲情感、自由生活中的各種遭遇等。要有普世價值的新思想、新觀念,要有能實現這種新思想、新觀念的新形式、新手法,這些就是他們所說的那種新文學的新寫實主義。在此,我不打算去研討廣普性的新寫實主義這個問題。我要關注的是:一些人表面上主張文學要脫離政黨政治,實際上是在讓文學為實現他們的政治目的服務,他們實際上是一群帶著政治目的的新寫實主義者。

  持有政治目的的新寫實主義者們,不僅要求改革開放以后題材的文學作品,要脫離為共產黨歌功頌德的政黨政治,淡化共產黨的影響力,專門去寫與政治無關的普通群眾的情感逸事,還要用文學作品去摧毀人們對文革前毛主席領導的那種社會主義的信仰。摧毀人們這種信仰的很重要和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必須否定文革前三十年的歷史,將中國20世紀六七十年代在共產黨領導下的人民群眾,那種“愚昩、低俗、落后、貧窮”的狀況展示出來,引導人們認識到文革前毛主席領導的共產黨壓制了人民的自由,讓人民群眾變得貧窮落后愚昧儒弱,對人們進行徹底的洗腦,不相信文革前在毛主席領導下建立的社會主義制度的正當性和優越性,讓改革開放按照他們的意圖推進,改變毛主席確立的社會主義特質,改變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實現他們那種讓中國的社會形態,能和西方的新自由主義融為一體的目標。

  路遙的那個【平凡的世界】,只用少量的篇幅展示了文革結束前后農村的貧困狀況,大量的部份則是展示共產黨的各級領導干部,帶領群眾搞好改革,發展經濟,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事跡。用將近一半的篇幅來書寫中國共產黨的從省到生產隊的各級干部,寫他們家庭情感生活,寫他們在文革未期和改革開放初期的從政經歷。他們當中既有靠緊跟形勢專搞權術謀求個人利益的;也有堅持實事求是、不做表面文章、堅決執行黨的政策的。這兩類人物都在維繞擁有生產的指揮權和經濟的支配權,以及用什么樣的辦法抓好農村工作、搞好農業生產這兩大方面展開了激烈的矛盾沖突。通過對豐富多彩的從生產活動中產生出來的人性理念和人性行為的精彩描寫,展示了廣大黨員干部無私無畏、一心為公、清正廉潔、勤奮工作、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高尚品德,塑造了田福軍等充分發揮共產黨人先鋒模范作用的人民公撲的人物形象。真實地反映了那個時期中國共產黨人帶領人民群眾搞好生產、推動經濟發展、提高生活水平的歷史過程。塑造了孫少平等不畏艱難困苦、吃苦耐勞、勇于奮斗改變自己命運的有志青年形象。

  【平凡的世界】還寫了幾對男女的愛情糾葛。通過孫少安與賀秀蓮,孫少平與田曉霞,田潤葉與李向前等的愛情描寫,充分展示了中國人淳樸優良的民族風貌,字里行間中,無不透顯出中華民族幾千年來孕育出來的傳統美德。除去這些,作品還將他們的爰情糾葛和每個人的生產環境,即是既臟又累的農業生產、出力苦工,還是既干凈衛生又輕松的工啇行政工作;以及勞作收入,對于滿足人性欲望的高低優劣程度等等,緊密巧妙地揉合在一起,情節曲折生動、感人肺腑、動人心玄、催人淚下,作品自始至終都充滿了陽剛正氣。讓人讀了能受到深刻的中華民族優秀的傳統美德教育,對推動良好的道德建設,過去會、現在會、將來也會起到巨大的作用。根本看不到如摸女人奶子那一類作品,從頭至都散發著令人作嘔的那種低俗婬亂之氣;也看不到【風景】里那種,“或卑瑣丒陋或病態荒誕或蔞靡殺亂或掙扎彌堅的百態人生”。

  這樣的作品,竟然被他們拒絕出版!【平凡的世界】如果不是幾億聽眾將它哄抬起來,恐怕至今還是廢稿堆里的廢紙。

  僅僅過了半年,正當他們苦苦尋找屬于他們心儀的新寫實主義作品的當兒,方方的【風景】出現了。于是,方方這部“用筆尖刻地畫出了一個又一個,或卑瑣丒陋或病態荒誕或蔞靡殺亂或掙扎彌堅的百態人生”,“獨屬于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風景一片”的【風景】,便被戴上“拉開新寫實主義序幕”的開山之作的桂冠。方方這位反對“極左”們將“文學用為階級斗爭或政治工作工具”的人,用她汚損文革前在毛主席領導下,中國共產黨帶領全國人民,開展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歷史的這種政治圖謀十分明顯的文學作品,就成了“拉開新寫實主義序幕的開山之作”。

  方方憑著【風景】開始走紅,那些崇信新文學理念的出版社爭相出版她的作品,爭得三十多年洛陽紙貴,將方方造就成國內居前的多產作家。

  是方方的文學藝術水平高人一截嗎?不見得,依我看她的那些作品,也只能是和千千萬萬部小說作品同等的水準,關鍵是她走了迎合那些有特殊需求的“新寫實主義者”們味口的時運。

  我不可能讀完方方的全部作品,但據我所知,她描寫文革前三十年那個時代的幾部作品,都是和【風景】一樣展示在那個時代里,人的自由受壓制,精神受打擊,人民低俗荒誕,生活貧困不堪,這一類共產黨人所造成的劣跡。

  《祖父在父親心中》里,祖父是位老舉人,是民國時期的大學者,藏書萬卷,受鄉民敬重。日本人來后,祖父的房子被燒,為了保護鄉民,挺身而出,被日軍當眾殺害。父親學淵博,會幾國語言,是高級工程師。在文革中卻被當作“學術反動權威”被當典型批斗,每夜不停地寫檢討書,那些知識全都沒用處,幾摞檢討書,就是父親一生的成就。父親精神逐漸被消磨,憂郁成疾,最后從樓梯上滾落去世。文中父親和祖父都是愛國知識分子,結局卻如此不同,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方方沒寫明,但是讀者卻會從中領會出答案的。

  《桃花燦爛》寫的是陸粞和陳星的愛情故事。這對男女都是搬運隊的工人,也是“黑五類”的“罪惡”后代,相似的政治命運使他們彼此相愛。文革前的事情雖然不多,但是卻用兩個青年男女同命相憐的情節為以后的故事發展作鋪墊。

  【烏泥湖年譜】里的故事涵蓋了整個文革前三十年。烏泥湖宿舍住著一群水利專家,他們一個個才高八斗自命不凡,期待著在國家經濟建設中大顯身手、建功立業。然而,在反右運動和文化大革命中,聽憑政治的狂風暴雨任意摧殘,他們的性格一點點地消損,豪情一點點地泯滅。蘇非聰因為偶然的原因被劃為“右派”,他清高而又脆弱的個性使他無法忍受這不白之冤、飛來橫禍,讓他變成了一個無所作為的農民。林嘉禾善良正直、教子有方,但他的“右派”問題使他的兒子林問天不被信任,大學畢業后只能在鍋爐房勞動,這個誠實單純的優秀青年最終被逼得鋌而走險,身陷囹圄。丁子恒在政治壓迫下,性格變得懦怯,一直小心翼翼、謹慎少言,僥幸通過了一場場劫難,保全了家小,由一個知識高深的科學人才,變成一個碌碌無為的懦夫。

  方方用她的【風景】將新寫實主義的山打開以后,又趁勝繼續開,經過這些用平民逸事給文革前三十年潑污抹垢后,于2016年推出了最能展現她的政治意圖的【軟埋】。這部作品從否定共產黨搞的土地改革為被推翻的地主階級翻案入手,對毛主席在中國建立的社會主義制度,和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地位進行刨根。對于【軟埋】的情況,趙可銘上將在“【軟埋】是歷史虛無主義思潮產下的一個怪胎”的文章中說得精辟豐富,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查閱一下。

  依我看:上世紀的三年困時期文革時期不應該是不能寫,而是不能不寫成就專門揭示陰暗面,特別是像【軟埋】這樣無中生有地惡意抹黒。只要是客觀公正地反映真實情況,特別是將這一時期共產黨人的良好形象,和社會主義建設取得成就的情況展示出來,這樣的作品還是應該推出來的。這,可以從一些電視劇,如以甘祖昌將軍為原型的“初心”的推出得到證實。

  作為我們這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文學園地應該是百花齊放的,作者可以根據自己的立場和觀念去創作,刊物出版業應該不帶政治立場地發表出版各種立場和觀念的作品,這樣才可以體現出我們的社會主義制度具有的民主和自由特質。然而在一些人掌控的地方是另一番天地。這些人不僅僅是對方方的這一類作品鼎力支持,為了弱化毛主席和中國共產黨在人民群眾中樹立起來的崇高威望,為了弱化毛主席開創建立的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上世紀九十年代以后,至2014年習近平在全國文藝工作坐談會上的講話這二十多年里,在他們把持的那些出版業里,很難看到他們首發出版過像“平凡的世界”里塑造了田福軍作為主要人物,這樣從正面直接歌頌中國共產黨的先鋒模范作用的作品;而對于歌頌在毛主席領導下的文革前三十年社會主義建設偉大成就,毛主席教導下的中國共產黨人發揮先鋒模范作用的文學作品更是難覓蹤跡。即便是2014年習近平在全國文藝工作坐談會上的講話以后,由他們出版的兩個時期的這類作品也極為少見。共產黨領導下的刊物出版業,將歌頌共產黨人先鋒模范作用的文學作品視為異類,讓這類作品難露面;另一方面,卻大力度推出損害共產黨利益的作品,這是自上世紀九十年代至2014年習近平在全國文藝工作坐談會上的講話這二十多年里,中國文學領域出現的一大奇事!

  這種狀況,當數人民文學出版社里的一些人的表現最為突出,他們不但拒絕出版路遙的【平凡的世界】,還極度看重【軟埋】的價值,就像發現了一部偉大名著一樣,不但抓緊時間出版,還將它評為年度最佳作品鼎力推出。

  我要問方方:你的作品里,有像【平凡的世界】里塑造的田福軍這樣作為作品里主要人物的共產黨領導干部嗎?【平凡的世界】歌頌共產黨、歌頌社會主義、歌頌改革開放的特質十分明顯,你寫了幾部幾部像這樣特質的小說?你捧著路遙文學獎臉紅不紅?

  我這個農村普普通通的無名人士實在難以理解。因為我身價太低微,怕那些學識淵博的人看不起我,所以我只好踮起腳尖,伸長脖子,仰起腦袋,用十分誠懇的心情去問人民文學出版社里的那些人:

  (1)你們所在的人民文學出版社是黨中央直接管轄的國家級出版單位,嚴格按照黨中央的政策要求辦事,認真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的指示,“不斷推出謳歌黨、謳歌祖國、謳歌人民、謳歌英雄的精品力作”,在這方面對全國出版行業起著示范引領的作用,應該是你們不可推缷的責任?!盾浡瘛肥?016年8月出版的,在這兩年前,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就提出:文學作品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你們在兩年后對【軟埋】這部為剝削人民的地主階級翻案,否定土改歷史,違背人民利益的特質十分明顯的作品,頒獎鼓吹造勢鼎力推出,是出于什么樣的目的?是不是在故意和黨中央的聲音唱反調?你們拿著國家給予的巨額薪酬,到底是在為誰服務?

  (2)【軟埋】將土改描繪為對地主的屠殺,否定土改歷史,為地主階級翻案的意圖十分明顯。你們在出版《軟埋》時,在套封上說它是“過去的故事反著講,讀起來有一種很特別的感受”?!度嗣裎膶W》2016年第2期卷首語,你們又說“如果偏偏有人要從算舊賬的角度來解讀學,那應該提醒的是,長篇小說《軟埋》的省思、追憶和尋訪,無不基于現世安學穩、父慈子孝的生活情境之上”。“反著講”,“特別的感受”,“算舊賬”,這些都在表明:你們這些寫這些內容的人,對【軟埋】否定共產黨領導的土地改革歷史特質是十分清楚的,特意加上了個“基于現世安穩、父慈子孝的生活情境之上”的說明,這樣做是出于什么樣的目的?共產黨人心底無私,有什么就應該坦坦蕩蕩地說出來,你們這樣遮遮掩掩,是心虛?還是有意為之?

  2018年9月27日,由中國作協《小說選刊》雜志社、中國小說學會、人民日報海外網主辦,青島市作家協會承辦的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最有影響力小說評選在青島揭曉??偣菜氖孔髌?,方方的【風景】入選。

  【軟埋】被批下架,正在方方十分惱怒的時候,那個污損文革前三十年歷史、開了新寫實主義大山的【風景】,被當今中國最權威的文學刊物和機構,戴上了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最有影響力小說的桂冠,這不能不說是對方方的一種極大的精神鼓勵,所以她也就有了利用武漢疫情,寫那個給美國特離譜們向中國追責服務的“日記”的興趣和底氣。

  “日記”落筆一星期后,就由美國和德國的出版社出版。按正常出版速度,走完所有程序交付印書,起碼要半年時間,這么短的時間內出版成書,如果不是特殊的作用和特殊的辦法所至,是很難辦到的。“日記”上寫的那些事到底有什么作用,能值得他們採用了特殊的辦法盡快出版?這個問題最好還是用德國的那家出版社說的話來回答。

  “她為千家萬戶的普通中國人代言,表達他們的恐懼、絕望、憤怒、希望。”“聲討社會不公、腐敗、濫用權力以及導致這場疫病的系統性政治問題。”

  這是我們經常見到的西方攻擊中國的話語,從這里我們可以看出,這些出版商用他們常用的語意,利用“日記”來攻擊中國政府,來貶低中國人民在抗擊疫情中的出色表現。

  方方不愧是一位操弄文學為政治服務的高手。她的這些所謂新寫實的作品,的確看不到“共產黨”、“社會主義”、“資本主義”之類的政治語言,還能用這些作品為她的政治目標服務。但是,用什么樣的人物和故事情節來構建作品,必定會產生出什么樣的歷史認知,也就是說在作品創作成型以后,作品所能傳遞出的歷史認知就在作者心中形成了,而這種歷史認知都不可避免地會帶上政治色彩,這個規則是任何作家都規避不了的。在她的【風景】、《祖父在父親心中》、《桃花燦爛》、【烏泥湖年譜】、【軟埋】這幾部作品中,看不到類似于像中國核武器之父鄧傢先,世界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這些在文革前建立功勛的科學家形象;看不到在那個時代里,共產黨在艱難的條件下,帶領人民群眾艱苦奮斗,搞好生產,使艱苦的條件得到改善,經濟得到發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實際狀況。能看到的都是知識分子在打擊迫害下,變得儒弱無用,人民俗丑陋貧困不勘,展示的全都是文革前的陰暗面。“日記”寫于當今時代,雖然看不到污損文革前三十年歷史的內容,但是仍可清楚地看到這幾部作品中的那種展示陰暗面的音調,給西方反華勢力攻擊中國共產黨、中國政府、中國人民提供幫助。從【風景】開山,到【軟埋】刨根,再到“日記”助西,這些都在表明:方方是帶著政治目的的新寫實主義者的典型代表人物。

  不過,我要提醒一下方方們這些帶有政治目的的“新寫實主義”者們,不要以為你們唯一正確,無人能惹?!拒浡瘛勘慌?,人家在批判文章中白紙黒字地寫著,“為地主階級翻案”,“否定共產黨土地改革的歷史”,“為西方顏色革命服務”,“挖社會主義的墻”,“企圖復壁資本主義”等等,這些都是很嚴重的政治問題。方方自己除去激動得不顧著名作家那種高稚文明的風度,像鄉村粗野農婦一樣罵幾句“極左”、“大狗”、“瘋狥”以外,對于批她的實貭問題則是避而不談。只是表示要將改革開放向前拉,對于是不是拉去復壁資本主義的問題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些力挺【軟埋】的人民文學出版社里的那些人,為什么不將“反著講”,“特別的感受”,“算舊賬”,“基于現世安穩、父慈子孝的生活情境之上”等,里頭的真實內容說出來,來證明自己沒問題?你們不是認為自己也是方方說的將改革開放問前拉的人嗎?那還有什么可怕的?如果冤枉了你們,你們又為什么裝作沒看到避而不談呢?其實,這里頭你們的最大軟肋,是在對待“為地主階級翻案”,“否定共產黨土地改革的歷史”,“挖社會主義的墻”,“企圖復壁資本主義”等等這些問題上,你們腰桿不硬。你們這毛病是你們本身固有的,也是被你們自己表露出來的。

  你們也不要認為一些文學陣地的話語權和執行權被你們壟斷在手里,那些“極左”們拿你們沒辦法。下面的事實,也許能對你們有所警示。

  (1)當年的路遙正在為他的【平凡的世界】難出版發愁時,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的葉詠梅將他的作品拿到電臺上播出,這部被新寫實主義者們批得一錢不值的小說,竟然一下子拽住了幾億人的耳朵,勺住了幾億人的心,贊美之聲形成滔滔洪流,迅速淹沒了理論家們高深厚的批評聲。這部作品不但在發表出版上受到刁難,在被億萬人民大眾哄抬上名著的高位以后的二十幾年里,權威的當代文學史著作,要么對路遙只字不提,要么只是一筆帶過。然而,人民大眾知道【平凡的世界】不平凡之后,便張開廣闊的胸懷接納了它。高校里的大學生們都將此作作為自己的勵志篇,至今仍暢銷不衰。是人民大眾將【平凡的世界】推上了當代中國文學名著的高位。新文學轟轟烈烈地搞了三十多年,在廣大人民群眾的接受程度上,在向人民大眾傳播正能量上,又有幾本新寫實主義作品能比得過【平凡的世界】的呢?當然,在銷量上,靠摸女人奶子,能勾起低俗者性沖動的那部“名著”可以例外。

  (2)對方方那個封城日記,那些80后、90后、00后的年輕人,剛開始時,對她寫的那些對政府防治工作存在的問題,確有支持贊許之聲??墒呛髞硭麄冊娇丛礁械讲粚?,中央舉全國之力,調集那樣多人去支援武漢,醫護人員日夜奮戰救治病患,那樣辛苦事跡感人,卻看不到她的日記里有這樣積極正面的內容,全都是悲傷無奈,這讓他們感到驚愕,開始責疑。年輕人愛學習,當這日記很快被西方出版以后,立即激起了他們的家國情懷,便學著方方的樣子,“判徒”、“漢奸”“老妖婆”,“西方狗”地罵開了。

  順帶提醒一下方方,這樣多的年輕人都成了“極左”一類的人了,你那點專給“極左”們戴的帽子存貨哪夠用呢?得要找些支持你的大款辦幾個特大型的帽子工廠才行!

  被新寫實主義文學理家們看不起的【平凡的世界】,為什么會受到人民大眾的熱捧?為什么方方的【軟埋】、“日記”被“極左”們、特別是后來又増加了一大群年青人批?

  偉大的毛澤東主席有句名言:“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共產黨是人民的大救星,經過三十多年奮斗,讓人民生活得到改善,搞改革開放,又讓人民得到實惠。還有,中華民族幾千年傳統文化孕育出來的風俗民情、家國情懷,和熱愛中國共產黨、熱愛毛主席的堅定信念,這兩大精神理念,已經不可阻擋地溶入人民群眾的精血里。那些罵方方的年輕人絕大多數都是我們這些勞動人民的后代,以我為例,我的兒子,我的孫子,自小我就用這兩大精神理念去教育他們,我的思想就是他們的思想。我周圍的普通家庭都像我這樣。這就是廣大勞動人民階層的思想現狀。不信,就以你對共產黨,對毛主席怎樣評價為題,搞個民意調査看看。

  文學作品是寫給人看的,什么樣的文學作品讓人看了就會產生什么樣的影響?!酒椒驳氖澜纭亢汀拒浡瘛窟@兩類不同理念的作品所發生的事情說明:一部作品的好壞優劣,是真善美,還是假丑惡,僅憑少數專家學者的評判是遠遠不夠的。名著的價值應該讓人民大眾去認定,如果得不到人民大眾的認可,僅憑少數人去吹捧,只能是過眼煙云。人民已經蔑視那些自命不凡的新寫實主義者們,無視【平凡的世界】看不起路遙的意愿,將【軟埋】扔進了垃圾桶,將【平凡的世界】推上了名著的高位,將當代偉大的人民作家的稱號送給了路遙。

  從實際情況看:帶有政冶色彩的新寫實主義者們的主要目的,是否定文革前三十年在毛主席領導下的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歷史。他們這樣做的后果是十分嚴重的,好像毛主席領導的文革前三十年都是錯,廣大人民群眾貧困不愖,文革后在鄧小平領導下,經過改革開放就形勢一片大好;好像文革前和文革后我們中國共產黨是兩個截然不同的黨,毛澤東和鄧小平是兩代互相對立中央領導。這樣做不但在社會上起到去共產黨化的作用,而且,在這種形勢的影響下,還會加大在全國人民中已經存在的擁鄧非毛和擁毛非鄧的相互對立的民意分裂。

  早在改革開放初期,就有不少人對鄧小平提出的讓少數人先富起來的號召不僅僅是質凝,而是反對。另一方面,對過去毛主席領導時期的安穩生活的時光十分懷念。這是社會上存在的擁鄧非毛和擁毛非鄧的兩種相互對立的極大的民意分裂產生的根源。目前這種民意分裂可以說是波及到千家萬戶,每個個人。

  發生在去年的臺灣大選,主張臺獨的蔡英文以超過三分之一的巨大優勢獲勝。承認九二共識、主張一個中國的國民黨為什么會敗得這樣慘?究其原因,是政治思想工作起到了決定的作用。二十年前李登輝領導國民黨執政期間,將原本由國民黨掌控的報刊、出版、電視、廣播、電迅等傳播工具和文化教育領域拱手讓出,民進黨就毫不客氣地趁機鉆進去掌控在手里,并且將鼓動臺獨的思想意識通過這些工具和渠道鋪天蓋地地推向社會。蔡英文不愧為是一個做政治思想工作的專家,趁著香港鬧事的機會,又動用宣傳工具,將實行國家統一最佳方案一國兩制說得一無是處,將絕大部份臺灣的年輕人都吸引去支持民進黨,不但讓她贏得了選舉,還讓臺灣民意向臺獨方向轉化。臺灣人在統獨問題上的演變,很值得我們去深思。

  這樣的做法,在兩個方面起著惡劣的作用。

  一是類似于【軟埋】這類丑化中國共產黨的歷史,特別是否定文革前三十年在毛主席領導下的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成就的書籍在社會上廣泛流傳,會像臺灣的民進黨修改過的歷史教科書起到去中國化的效果一樣,在人民群眾中,特別是在年輕一代中起到去共產黨化,去社會主義化的惡劣作用。

  二是這類書籍所傳遞出的信息,一方面必然會加劇擁毛人士的不滿情緒,將怒火發到鄧的身上;另一方面卻在鼓動非毛人士的非毛行為,從而會加深擁鄧非毛和擁毛非鄧的兩種相互對立的民意分裂。任其發展下去,如果說西方反華反共人士妄圖在中國搞顏色革命的話,這種分裂會給他們提供一個重要的著力點。原蘇聯的解體源自于蘇聯共產黨的內部分裂,我們應該從中吸取教訓。西方勢力在伊拉克、利比亞、敍利亞挑起的戰亂,給這些國家的人民造成的災難給我們敲響了警鐘。真要發生這些事情,將會造成的后果我們的黨承擔不起,我們的國家承坦不起,我們的民族、我們的人民承擔不起。

  鄧小平一直堅持改革開放一定要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他說:“離開四項基本原則,就沒有根,就沒有方向”。“我們的改革不能離開社會主義道路,不能沒有共產黨的領導”。“如果動搖了這四項基本原則中的任何一項,那就動搖了整個社會主義事業”。“社會主義的本質,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如果產生了什么新的資產階級,那我們就真是走了邪路了”。

  現在就是有那么一些人,打著鄧小平的旗號,說要將鄧小平開創的改革開放事業進行到底,實際上是在干著否定文革前三十年,在毛主席領導下的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歷史;違背鄧小平的理論,弱化共產黨的領導,改變社會主義性質,離開社會主義道路,一個勁地往資本主義邪路上走;還讓他背上他搞改革開放,就是他要復辟資本義主義的黒鍋。他們是制造擁鄧非毛和擁毛非鄧的兩種相互對立的民意分裂的強力推手和罪人。

  毛主席和鄧小平,他們的政治目標是一致的,都是在堅持社會主義道路,都是為了讓我們的國家早日富強起來,都是為了讓我們的人民盡快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他們既有偉大的貢獻,也有缺點和失誤;他們既是偉人,也是凡人,我們的人民應該理解他們。全盤肯定一個,去全盤否定另一個,都是錯誤的。中國共產黨一百年的歷史告訴我們,只有維護好全黨的團結,只有大力發揚成績,勇于糾正錯誤,才能克服所有困難,戰勝一切敵人,永遠立于不敗之地。

  制止方方們帶有政治色彩的新寫實主義造成的危害,大量發表歌頌文革前三十年我國農村的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成就,大量發表歌頌文革前三十年農村的共產黨員基層干部公而忘私艱苦奮斗,團結帶領廣大人民群眾,搞好生產、推動經濟發展、提高人民群眾生活水平的文學作品,用以沖淡那些傷痕文學、特別是那些帶有政治目的的新寫實主義文學,給文革前三十年我們黨造成的負面影響,讓改革開放前毛主席領導的社會主義和改革開放后鄧小平開創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緊密相聯、互成因果的統一體的認知,讓毛主席和鄧小平這兩代領袖是承前啟后的關系的認知,在全國廣大人民群眾中深深扎根,消除目前社會上已經存在的因為兩個時期的不同評價產生的民意分裂,是十分必要的。

  上世紀八十年至今的文學領域發生的事情在表明:帶有政冶目的的新寫實主義者們,無視當今中國社會現實,已經完全脫離了在共產黨領導下的人民這個文學生存的根基,離開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這個社會生活的源頭活水,無視我們共產黨人提出的富強、民主、文明、和諧、愛國、誠信、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敬業、友善這一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像江湖上的法師術士一樣奉行著片面的文學人性觀,將自私貪懶、甚至低俗淫亂的東西傳播給讀者;又像神圣的宗教人士一樣,拿出一副脫離了共產黨政治的不可冒犯的文圣人姿態,向人民兜售他們的政治圖謀。對于這些問題,留作下文再研討。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老田:中國革命的精神遺產到哪兒去了——從1970年代三撥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說起
  2.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黨和國家!——建黨99周年的追思
  3. 為什么中國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這一去,要叫天地變了顏色
  5. 是該過緊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6. 方方女士又打“極左”了,就問你慌不慌!
  7. 將“中共”比作“公司”是嚴重的政治錯誤!
  8. 莫迪姿態強硬,印度國內有些人開始擔心了
  9. 美國對香港亮出“核選項”?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樣……
  10. 郝貴生:“共產主義的幽靈”究竟是什么?
  1.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2. 我敢預測:要不了多久會再次聽到這些話
  3. 特朗普掐住了反華“命門”?
  4. 又一個重要標志性事件,這屆網民太了不起了!
  5. 陳伯達之子:八大關于社會“主要矛盾”的論述是如何產生的?
  6. 張志坤:中美關系,請不要在捏造文辭上下功夫
  7. 毀人一生的待遇,降低個退休待遇?
  8. 人民為什么討厭高曉松?
  9. 郭松民 | 勝利1962:中印邊界問題的歷史回顧(全文)
  10. 哭泣的村莊:一個中國農大研究生的回鄉日記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錢昌明:“不爭論”,是一顆奴隸主義毒瘤!
  3. 張志坤:如此嚴重的政治問題,究竟該誰負責!
  4. “地攤經濟”還未落地就要“收攤”?
  5.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6. 又一個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職
  7. 賀雪峰:我為什么說山東合村并居是大躍進
  8. 邋遢道人:6億人月入一千、地攤經濟及其他
  9. ?中印邊境沖突出現傷亡,中國周邊局勢急劇惡化!
  10. 俺看地攤經濟,就像一頭黔之驢
  1. 北京知青孫立哲:我與史鐵生一起做赤腳醫生
  2. 印共(毛)舉行五年來最大規模群眾集會
  3.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4. 鄭永年:中國切不可在世界上顯富擺富
  5. 從盼兒到怕兒: “只生一個女孩”為何盛行東北農村?
  6. 我敢預測:要不了多久會再次聽到這些話
捕鱼达人攻略 幸运快三平台代理 新手玩股票怎么玩 德国赛车投注网站 每日一股每股一网推荐 加拿大快乐8预测 北京快3手机版三怎么玩 下载广西快三推荐 东北期货配资网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结果 手机版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