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思潮 > 文藝新生

一首《野狼disco》,說盡東北的寂寞和喧囂·

申鵬 · 2019-12-07 · 來源:平原公子
收藏( 評論() 字體: / /
不在東北住個幾年,是不懂這歌的喧囂、驕傲、自卑和寂寞的。

  最近有一首歌很火,叫做《野狼disco》,有人說,這是東北土嗨,是喊麥,也有人說,你懂個屁,這叫廢土音樂,這叫蒸汽朋克。

  不在東北住個幾年,是不懂這歌的喧囂、驕傲、自卑和寂寞的。

  東北這個地方,曾經是中國的榮耀,東北不是你們想象中的那個樣子,他們再沒落,人口再流失,廠礦工業再蕭條,他們城市的生活水平,其實比中國大部分地區人口是要高的。

  特別是東北人的平均教育水平,藝術修養,會讓你大吃一驚的,你隨便在老城區里找個賣菜大媽,說不定能和你嘮方程、講歷史、唱歌劇。你隨便找個大金鏈子中年人,說不定能和你談文學,講音樂。

  不信?不信你隨便找個東北城市住一段時間,找幾個東北老哥老妹嘮嘮,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野狼disco開頭那一段兒土嗨粵語,換了在中國另外任何一個地區,都沒有這種孕育這種調調的土壤。東北曾經是中國最發達、最現代化的地區之一,改革開放之后,也是港臺文化傳入最快傳入,最快生根發芽,最快浸潤傳播的地方。

  再加上東北八九十年代國企改制,很多人下崗,大批的青年沒事可干,從熱血陽剛的工人階級,變成了游手好閑的社會人,集體主義價值觀崩塌,自由散漫萌生,香港市井小資文化一傳入,剛好無縫對接。

  他們甚至比真正的香港人還能玩解構,玩自嘲,繡口一吐,就是“心里的花,我想要帶你回家。”

  東北人語言天賦出色,吹牛逼都能押韻合轍對仗工整,頂針回文賦比興玩得行云流水,天生對音節韻律敏感,愛說愛笑愛唱愛熱鬧,所以,目有所見,心有所感,一嗓子吼出來,就是“左邊畫一條龍,右邊畫一條彩虹”了。

  當年,東北是“共和國的長子”,因為時代和國際形勢的原因,全國最優秀的人才,都趕赴白山黑水,去建設中國的重工業,去奠定共和國的根基。他們把青春和熱血,都留在那塊土地上,你現在去東北,之所以隨便遇到一個大爺,都覺得他文化水平不低,那是因為,在當年,他本來就是國家最優秀的人才之一。當年的東北,還是中國的糧食、能源、工業產品的輸出之地,支援著整個新中國的建設。

  然而,時代變了,當國際形勢改變,東南沿海崛起,市場經濟繁榮之后,東北忽然之間,就成了上個時代的傳說了。人們容易形成刻板印象,認為東北如今輸出的,就是烤串兒、喊麥、快手老哥.....和“你瞅啥”?

  我對東北的感覺,真的是一言難盡。

  我去過東北最發達的大城市,也去過東北一望無際的大農村,我聽過哈爾濱的阿姨唱歌劇,我也見過黑土地上的農民四五月份踏著殘雪開拖拉機春耕。但是最有趣的,是去一個寂寂無名的小地方。

  2012年的時候,我還是個工程師,不是你們知乎上敲代碼拿百萬年薪的那種工程師,是一個月六千扛儀器改圖紙的那種工程師。被總公司發配到了一個荒涼的地方,去建設一個大型監獄。那個地方很不好去,高鐵到不了,普通火車也到不了。大五月的,下著鵝毛大雪,我坐著個大巴車,走了很遠很遠,最后一段,居然是黃土路。

  一路百里無人煙,除了幾個油田上的機械,啥都看不見,然后我們到了一個小城鎮。那個城鎮基礎設施很發達,街道很漂亮,房子也很漂亮,政府大樓干凈亮堂,廣場開闊恢宏,到了晚上,路燈照耀猶如白晝,可是,這個城鎮,這個廣場,大多時候一個人都沒有。

  這個城鎮上,只剩下一支駐扎的軍隊了,居民都是公務員和監獄警察,他們大多都搬出去了,去了另外一個城市,大片大片的住宅樓荒廢著。偌大的街市上,只有一個小郵局、一個小賣部、一個餐館兒、一個小修理店是正常營業的。

  郵局是最讓我大開眼界的,偌大一個廳堂里,就一個人上班,包裹隨意灑落在地上。有一次,我的包裹來錯了地方,那位大姐讓我去另外一處取,我開車找到時,大吃一驚,原來是個坍塌了半邊墻的農舍,昏暗的半件屋子里,居然擺著一臺時新的電腦,一臺的打印機,一個小姑娘在那里辦業務,辦公桌是嶄新的,背后的磚墻年久失修,既沒粉刷,還長了青苔。這里居然還有WIFI。

  在這個城鎮上,我這種土木狗,甚至都不需要搭帳篷住板房,因為房子太多了。我住在一個荒廢的中學校園里,所有的土地、房子、花園、禮堂、籃球場、操場、跑道,都暫時是我的。我住在一棟沒有人的宿舍樓里,門窗都是蘇聯時代的那種風格,晚上沒有電,我自己一個人用柴油發電機發電。自來水系統也廢了,我在花園里打了個井眼,抽出來的水都是黃色的,要沉淀很久才能喝。

  如果校園里有人,從遠處望去,偌大的校園里,只有我的那扇窗子,閃著昏黃的燈光。

  這個校園,據說巔峰的時候有八百多中學生,這里的老師,都是當地的公務員、獄警、軍人家屬。后來,他們都走了,這個學校就荒廢了,留給我一個人住。

  有時候恐懼起來,我默默想,也許我該有一把槍,開玩笑,我這么大一個土地主,擁有這么大一片莊園和城堡,怎么也得有一條狗一把槍吧?

  白天的時候,我會四處閑逛,在操場上打籃球,去花園里看野草藤蔓,看著一尊大理石雕塑,雕塑也是蘇式風格,一個青春洋溢的少女,舉著一個原子模型,站在齊腰的荒草荊棘中。

  我還一腳踹開禮堂的大門,看見地上還鋪著紅地毯,每把椅子,都是天鵝絨面兒的,一些文件隨意散落著。禮堂二樓,居然是個計算機機房,幾十臺電腦隨意堆放著,落滿了灰塵,我想當年,孩子們進來的時候,一定是穿鞋套的。

  可惜,我當年是個鋼鐵直男,心里一點柔軟的地方都沒有,否則,我應當寫出了一本出色的廢土小說。

  我去打前哨,主要是搞測量看圖紙做預算,其他工友還都沒來。我經常一個人看著藍天白云發呆,偶爾去監獄里見甲方,能夠聊天的,只有寥寥幾個獄警和軍人。

  我比較能喝酒,在他們看來,能喝酒就算是好朋友。

  他們一個個話都很多,感覺三百年沒和人聊天一樣,特別是喝了酒之后,有一個滿臉通紅的大叔,喝酒時經常唱粵語歌,很多都是我沒有聽過的,我唯一聽懂了的一次,是他唱梅艷芳的《夕陽之歌》。

  他唱完后,感慨道:“我老了,一輩子就窩在這個地方,不出去了,羨慕你們南方人,你們去的地方多,見的世面廣。”

  有個老爺爺,經常批評他,說小布爾喬亞就是矯情,結果他來了一段:“一個是閬宛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是美國改變了對華戰略,不是中國主動封閉起來 ——三評《鄭永年:中國會再次封閉起來嗎?》
  2. 鄭永年先生對改革開放前后的歷史缺乏客觀公允的認識 ——二評《鄭永年:中國會再次封閉起來嗎?》
  3. 《方方日記》的文本、邏輯與問題
  4. 說好的八小時工作制呢?
  5. 【4月30日】健康觀察哨:武漢市核酸檢測88.9萬人次,結果……
  6. 趙磊:官宣不盡人意,“技不如人”或“道不如人”?
  7. 這絕以不是一場簡單的追責與索賠的法律戰,而是一場血淋淋的以屠殺中國為目的的大圍剿!
  8. 方方們真的愛國嗎?
  9. 秋石:文學不是荒謬——評《人鳥低飛》兼致王小妮女士
  10. 草根和資本家的自由之間,隔著多少個小目標?
  1.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2. 積極信號,奔走相告:方方隊友梁艷萍被調查,希望這僅僅是開始
  3. 為什么人民日報充滿憂傷?
  4. 大學教授們的“言論自由”
  5. 黃智賢回應方方: 不屑無良 ——寫給所有中國人
  6. 急需用實際行動向美國證明中國不是好惹的
  7. 談談湖北大學調查梁艷萍教授
  8. 左大培:讓外企撤出成為好事
  9. ?孫錫良:老孫微評(教育會否香港化?)
  10. 喪心病狂的投名狀—— 評《八十國聯軍索賠之可行性研究報告》
  1. “萬萬”沒想到:搬起石頭卻砸了自己的腳
  2. 怎樣的社會主義才是未來?——張維為理論批判
  3. 論“方方”的倒掉
  4. 張志坤:中國公知集團遭遇一場政治滑鐵盧
  5. 孫錫良:這個“國際玩笑”不夠大
  6. 老田| 后文革新貴自我塑造過程考察:以方方為例看“遍地文革余孽”哪兒來的
  7. 德國為什么拒絕中國的援助?
  8. 方方日記風波似乎掩護了什么......
  9. FF的“朋友圈”
  10. 孫錫良:誰能說清方方們的別墅陳案?
  1. 從韶山沖走出來的一代女杰
  2. 建議注射消毒液殺死新冠病毒?!一天后,特朗普又改口了……
  3.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4.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5. “熱度”極低的云南大旱
  6. 喪心病狂的投名狀—— 評《八十國聯軍索賠之可行性研究報告》
捕鱼达人攻略 海南飞鱼彩票走势图 华东i5选5带坐标走势图 刘伯温四肖中特资料 2020欧冠赛程表 516棋牌游戏官方版 股票只买跌和涨的吗 十一运夺金 11选5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表 何仙姑期期准免费资料精选 南京麻将进园子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