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思潮 > 讀書交流

美國保守派為什么憤怒、哀痛、乖張?

鄭渝川 · 2020-06-03 · 來源:經略網刊
收藏( 評論() 字體: / /

  美國保守派為什么憤怒、哀痛、乖張?

  文 | 鄭渝川

  ◆ ◆ ◆ ◆

  選錄:

  《紐約時報》的每一篇調查報道和社論,最后都會變成助推鐵桿粉絲給特朗普打call的奏鳴曲。

  這樣一些人,在很長時間內,被華盛頓的政客遺忘,被紐約都會里的交易員和媒體專欄作家遺忘,被就業市場所排斥,最終已經淪落到要去美國南方基層的政府機構,忍受令人難堪的官僚主義,以申請一些可以飽腹的食品福利或者報銷傷殘支出費用的發票;已經淪落到要去福利機構申請晚餐和藥品……這種情況下,自由派的精英告誡他們,移民、少數族裔需要插隊。

  長期以來,無論是美國媒體還是扮演著美國政治消息的“二道販子”的包括日本、我國等其他一些國家的媒體和學界,在報道美國意識形態地域、階層版圖時,都將美國保守右翼描繪為以農場主、企業家及其他中產以上階級為主的富裕白人群體。這些人在上述描繪中,富有而缺乏同理心,不愿為了公共福利而承擔成本,竭盡所能來降低稅負。按照一些專家和媒體的報道,美國的保守派人士因為“用不上”公立醫院和學校以及社保,所以在相應的政治議程中扮演著堅決反對者的角色。

  

  美國保守派究竟是些什么人?

  上述描繪,在唐納德·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時就已經引發過爭議。因為特朗普的支持者中,有不少人是來自所謂“鐵銹地帶”的中下階層白人甚至赤貧階層。雖然也有專家和媒體將之解釋為特朗普是在競選中宣稱要報復墨西哥和中國,幫助窮人奪回就業權益,進而取悅了相關選民;但這并不足以解釋支持他的選民同時也贊同他有關減稅、縮減公共福利等意識形態特征顯著的政策。

  從2016年末,特朗普當選以及次年初正式履職以來,這3年多里,他在國際國內都引發了颶風式的抗議反對浪潮。但讓觀察家們感到嘖嘖稱奇的是,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卻沒有下降,或者說,他的鐵桿支持陣營沒有散。這是怎么回事呢?在美國的報紙、電視、社交網絡上,在其他很多國家和地區的媒體上,對于他的批評或者說已經不是批評,而是連篇累牘的抨擊,已經日?;?,而反對者對他的反感、反對和抵制,也在不斷強化。如果只看美國的主流大報,你很可能覺得特朗普已經陷入了一個孤家寡人式的狀態,比當年尼克松的處境還要糟,但事實似乎恰恰相反。

  所以,很多人感到無法理解的是,究竟是些什么樣的人在支持特朗普,還有他那些看上去高度不靠譜的政策?他的支持者都是愚蠢的人嗎?都沒有人情味,不懂得憐憫有色族裔,不關心老年人的死活(老年福利、公共衛生)和小孩子的成長(公共教育投入)?

  我們可以從美國社會學家阿莉·拉塞爾·霍赫希爾德所著的《故土的陌生人:美國保守派的憤怒與哀痛》一書中找到答案。與多數作家、媒體人相似,阿莉·拉塞爾·霍赫希爾德在意識形態光譜中要被劃為美國的“自由派”(民主黨支持者,加強政府監管、提高富人稅收、推動社會和文化的多元化、實現種族和性別平等政策的支持者),但在這本書中保持了高度的冷靜和盡可能的客觀,以社會學家的嚴謹和專業出發,向讀者展現了那些在意識形態光譜中被劃為美國的“保守派”的人們究竟在想些什么,有怎樣的思考方式,為何選擇在政治問題上選取特定的立場和觀點。

  

  “同理心之墻”

  說句題外話。其實在我國,社交網絡時代所造成的群體極化現象也已經十分突出。不同觀點立場的人們,總體上不愿意與對立觀點立場的人保持社交聯系,甲方認為乙方食古不化,盲目尊崇權威,是“蠢”的代名詞;而乙方則認為甲方對于民族、國家、傳統缺乏認同感,在重大問題上“帶節奏”,是“壞”的代名詞。而雙方又都能找到證據,指斥對方陣營中的人造謠,并堅決捍衛本方陣營中被對方指控造謠的人有良心、有見識,值得點贊和追隨——在這種情況下,事實情況如何,究竟是不是造謠,好像已經變得完全不重要。而兩個陣營中的“10萬+”文章也都很不少,但很少有人會做到平心靜氣的看完雙方擁護者點贊的文章。

  阿莉·拉塞爾·霍赫希爾德在《故土的陌生人:美國保守派的憤怒與哀痛》這本書開篇也提到了美國“自由派”和“保守派”之間存在的“同理心之墻”。這指的是不同信仰、觀點立場、成長環境、利益結構不同的人,往往各自與相同、相似的人抱團,而對不同者則采取漠不關心甚至嚴重排斥的態度,因此構成障礙。書作者指出,美國“一些人所謂的黨派心現在超越種族,成為引發分裂和偏見的根源”。

  書作者深入走訪了美國的路易斯安那州。這是一個遭受了嚴重工業、礦業污染的州,經濟落后、少女媽媽很多、離婚率很高、健康問題很嚴重,低體重嬰兒很多,入學率很低,在美國50個州的社會發展排名中位居第49位。按照正常的理解,這個州的居民應當成為民主黨的支持者,支持美國政府增加福利投入、加大環境治理,并采取更為有力的再分配政策縮小貧富差距。

  但讓人大跌眼鏡的是,路易斯安那州卻成為了美國共和黨尤其是茶黨、特朗普的基本盤。該州居民是些什么樣的人?

  書作者發現,投票反對政府服務的共和黨、茶黨支持者,還是會使用現有的政府服務。比如,有受訪者的父母生活不能自理,又沒有長期護理商業保險,就將父母申報為貧困人士,為的是獲取醫療救助。還有受訪者身體健全,卻仍然參與了補充營養援助計劃;另外,有人在狩獵季申請了失業救濟。這些人的心態就是,既然有,干嘛不用?

  但接受訪談的共和黨、茶黨支持者,也并沒有美國主流媒體所渲染的那么冷漠、無知,更不是什么洪水猛獸。書作者來自自由派的重要大本營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但受訪者均未對此表達異議。

  

  窮人反監管、反福利,這符合邏輯嗎?

  為什么共和黨、茶黨支持者中的窮人反對美國政府加強對大企業的監管以及環境監管?這些人并不是已經愚蠢到了不知道環境污染后果的地步,一個首要原因是,他們認為,每個人應當對自己的生活選擇負責,“河里的魚都不安全”……所以吃的時候,“會取(掉)脂肪組織,還有魚肉的深色部分?;瘜W物質都留在魚的脂肪部分和深色部分。”

  其次,美國建國以來的監管實踐表明,包括相對較嚴的監管時期,公共支出的效益其實并不理想。包括紐約在內,美國一些州和城市在上世紀晚期進入了一個政府財政十分窘迫甚至債務爆棚的階段,而這又確實源自美國二戰后開展的社會建設支出。從這個意義上講,美國公眾將財政負擔、政府債務與政府權限聯系起來,也是有理由的。但是,反對監管者沒有意識到的是,雖然按照經濟學家所稱,如果公共監管不存在,私人企業為了長期經營,也會致力于環境改善,這一點卻在路易斯安那州并不存在。以石化大企業為例,在不斷推動去監管并降低稅收負擔以后,它們并沒有切實增加環保經營標準以及相應的資源投入。

  第三,石化等行業的企業、相關資本機構、智庫、媒體和路易斯安那州的官方,可以說結成了一個“反智識聯盟”,宣稱氣候變暖論是騙局,甚至推動廢除美國政府體系中的環境保護局。這種荒誕不經的話語體系,長期以來對于民眾認知造成了很大誤導。

  第四,經濟學家們的思考方式影響了大眾,也就是說,即便石油開采以及石化后期產業對于路易斯安那州確實造成了不可逆的環境損害,也會因此創造新商機、新的就業機會、資金和產品。人們在潔凈的空氣和飯碗之間選擇了后者。但這其實是個愚弄百姓的說辭。因為石化產業無論上下游哪個產業鏈,而今都已經發展為對自動化、智能化技術依賴很重的產業,雇工少,且基本上不會從油礦、加工廠所在地招收低學歷勞動力——這些低學歷勞動力已經投票反對增加公共教育支出,意味著他們的孩子長大時,即便路易斯安那州屆時還有石化產業,還沒有發生“機器換人”,剩下的就業崗位也不會留出來。

  第五,相比低福利,提高福利必然會使得美國對于墨西哥等國家的非法移民的吸引力增強,這在共和黨、茶黨支持者看來,是更不能接受的(哪怕降低福利會降低自己的生活保障水平)。這種心理是不是很怪異呢?倒也未必。

  200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丹尼爾·卡尼曼設計過一個非常著名的“最后通牒實驗”。這個實驗中,可以用來劃分蛋糕,或者劃分一筆錢,一方提出劃分方案,如果另一方同意則實施劃分,如果拒絕則兩人都不能獲得。如果人們都如經濟學家所說,高度理性,那么哪怕提議者給其自己留下90%的份額,給我們10%的份額,對于我們來說也是劃算的。但在具體的實驗中,如果提議者提議的份額劃分過度自私,給對方的份額甚至低于25%,對方哪怕是不能分得好處,也要反過來報復提議者,讓雙方都一無所得。

  從“最后通牒實驗”的角度來看,美國共和黨、茶黨支持者在外來移民分享福利問題上表現出的激烈態度(哪怕因此讓自己也得不到公民福利),就不難理解了。

  

  保守派居民為何那么憤怒和哀痛?

  歐美國家尤其是美國,很大程度上掌握著世界政治、經濟、文化等領域輿論。但除了政治和經濟的部分領域外,多數領域的輿論,定義者、塑造者都是媒體、學界以及政界的美國自由派。

  作為中國人,在港、臺、藏等許多問題上,我們很容易發現美方相對于中國的輿論強勢地位。而在美國國內,即如路易斯安那州的保守派居民,也只能無奈的正視自己所屬的政治派別,在輿論場中被妖魔化的遭際,并因此變得更加團結——我們可以理解為更加群體極化。

  相聲演員于謙有三大廣為人知的愛好:抽煙、喝酒、燙頭。他本人也說,抽煙抽得越狠,人設架得越穩。所以,美國自由派媒體和學者,以及美國以外的官方、發言人、學界和媒體對特朗普以及其他茶黨身份的政治人物抨擊得越厲害,特朗普這些人在基本盤里的人設,也就架得越穩?!都~約時報》的每一篇調查報道和社論,最后都會變成助推鐵桿粉絲給特朗普打call的奏鳴曲。

  美國保守派居民這些年的日子很不好過。20世紀70年代以來,美國就不斷推動制造業產能和就業崗位對外流動,并加速本國經濟結構的金融化。這個過程無所謂對錯,但所有的過程,包括美國的這個去制造業過程,以及同期中國的改革開放,要有成效,就必然產生代價。保守派居民更多的居住在美國南方,有人情味,鄰里關系好,喜歡通過自治組織而不是政府來解決爭端問題;在20世紀40-60年代,文化水平不高的他們借助于美國經濟景氣時代,而獲得了非常良好的就業機會。而在上世紀晚期,美國經濟改由金融創新、科技創新拉動,這些都并不需要太多的人員就業,更不需要吸納低學歷、低技術人員就業。而美國保守派居民過去看不上的“低層次”就業崗位,比如石化產業中的清淤崗位(沒有防護),早就被非法越境的墨西哥移民,以及合法跨國打工的菲律賓等國的工人搶走了——前者吃得比后者多,干得比后者少,想拿的錢還更高,你覺得跨國公司會聘請誰?

  這也可以順帶解釋上世紀晚期以來,在美國尤其是美國南方,重歸教會庇佑的人員比重不斷增長的原因。在他們看來,“貧窮、資金缺乏的學校、與污染有關的疾病”,都不具備得到很好解決的希望。

  但是,這種情況下,美國的主流媒體聚焦于種族問題,聚焦于政府監管與大公司的糾葛,聚焦于幫助少數族裔融入美國主流社會,聚焦于美國可能失去的霸權,聚焦于金融創新與風險,卻很少或者說沒有去注意被主流政界、媒體和學界輕蔑的視為失敗者的保守派窮人。

  《故土的陌生人:美國保守派的憤怒與哀痛》書中提到了一個有趣的細節。雖然美國主流媒體長期致力于妖魔化茶黨支持者,認為這些人就是翻版的種族斗爭、階級斗爭狂熱分子,但書作者“與路易斯安那州的茶黨支持者聊天時,從未聽到過暴政、統治機器、恐怖分子、扼殺者這樣的字眼。”

  這樣一些人,在很長時間內,被華盛頓的政客遺忘,被紐約都會里的交易員和媒體專欄作家遺忘,被就業市場所排斥,最終已經淪落到要去美國南方基層的政府機構,忍受令人難堪的官僚主義,以申請一些可以飽腹的食品福利或者報銷傷殘支出費用的發票;已經淪落到要去福利機構申請晚餐和藥品……這種情況下,自由派的精英告誡他們,移民、少數族裔需要插隊。

  這就是為什么共和黨支持者越窮,就越不可能信任美國政府。保守派居民“將自由市場視為盟友,認為后者會幫助其對抗聯邦政府和索取者組成的強大聯盟”。特朗普之所以深得這些人的歡心,就是因為他定義了(雖然在我們看來,是錯誤的定義了)“索取者”的范圍(中國、歐洲、日本,墨西哥,還有“非法移民”)。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老田:中國革命的精神遺產到哪兒去了——從1970年代三撥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說起
  2.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黨和國家!——建黨99周年的追思
  3. 為什么中國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這一去,要叫天地變了顏色
  5. 是該過緊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6. 方方女士又打“極左”了,就問你慌不慌!
  7. 將“中共”比作“公司”是嚴重的政治錯誤!
  8. 莫迪姿態強硬,印度國內有些人開始擔心了
  9. 美國對香港亮出“核選項”?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樣……
  10. 郝貴生:“共產主義的幽靈”究竟是什么?
  1.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2. 我敢預測:要不了多久會再次聽到這些話
  3. 特朗普掐住了反華“命門”?
  4. 又一個重要標志性事件,這屆網民太了不起了!
  5. 陳伯達之子:八大關于社會“主要矛盾”的論述是如何產生的?
  6. 張志坤:中美關系,請不要在捏造文辭上下功夫
  7. 毀人一生的待遇,降低個退休待遇?
  8. 人民為什么討厭高曉松?
  9. 郭松民 | 勝利1962:中印邊界問題的歷史回顧(全文)
  10. 哭泣的村莊:一個中國農大研究生的回鄉日記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錢昌明:“不爭論”,是一顆奴隸主義毒瘤!
  3. 張志坤:如此嚴重的政治問題,究竟該誰負責!
  4. “地攤經濟”還未落地就要“收攤”?
  5.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6. 又一個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職
  7. 賀雪峰:我為什么說山東合村并居是大躍進
  8. 邋遢道人:6億人月入一千、地攤經濟及其他
  9. ?中印邊境沖突出現傷亡,中國周邊局勢急劇惡化!
  10. 俺看地攤經濟,就像一頭黔之驢
  1. 北京知青孫立哲:我與史鐵生一起做赤腳醫生
  2. 印共(毛)舉行五年來最大規模群眾集會
  3.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4. 鄭永年:中國切不可在世界上顯富擺富
  5. 從盼兒到怕兒: “只生一個女孩”為何盛行東北農村?
  6. 我敢預測:要不了多久會再次聽到這些話
捕鱼达人攻略 急速赛车开奖官网168 安徽快3开奖结果 查询 东方6十1是最新开奖 云南股票配资 江苏体彩七位数开奖号码 股票配资是什么 今日股市最新消息上证指数上证指数2020年预测 p62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股票配资风险案例 江西快3网上可以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