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時評

司馬南:論“八角婆現象 ”

司馬南 · 2020-03-29 · 來源:烏有之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我們的力量在于說真話,弄清思想,團結同志是絕對必要的。開展積極的思想斗爭于當下尤其是必要的,奪回意識形態話語權,至少敢于斗爭,善于斗爭,肯于堅持,是絕對必要的。八角婆騎在媒體人頭上耍橫的現象,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附文是一則有關領導與抗疫一線媒體記者座談的新聞,我專門跑去看了一下,中規中矩的新聞中重復了一些人們熟知的正確的話,好象沒有提八角婆的事兒,沒有提到如何研判八角婆現象,更沒有談到遍布意識形態輿論場老年迪斯科一般震耳欲聾的八角婆噪音,自然也就談不到拿出什么樣的對策來,仿佛集體選擇了對八角婆的無視態度。

  (一)

  這么大的味兒,真的可以無視嗎?

  眼睛不看,鼻子也沒有嗅到嗎?

  國內外集合起來的異常強大的一股力量,開足最大分貝宣傳八角婆,將其塑造成中國抗疫期間唯一講真話的婆子、中國公共知識分子的杰出代表,八角婆儼然已為武漢故事最大的明星。

  對這樣的明星怎么能選擇無視呢?

  你不講,輪子講;你不講,公知講;你不講,國內資本控制的媒體平臺大講而特講,你不講,國外敵對中國的輿論時時講、天天講、月月講,謊言重復1萬遍,總有一款能忽悠暈你。今天一位朋友說,小孩子空中課堂老師布置的作業,居然是讀八角婆子日記的體會,看看看,人家不僅滿足于在疫情期間煽動翅膀,而且要結集出版(已經有若干出版社撲了上去),還要進入教科書,影響下一代哩。

  媒體前線征戰幾個月的小記小編有可能因此而委屈:我們也天天講啊,我們也大講而特講啊,我們一天要發好多篇稿子呢!

  是啊,但你講的和人家講的不在一個頻道上,公海上,黑夜里,航行的若干船只沒有交集。各說各話,缺少針對性,缺少斗爭的鮮明性,假裝看不見輿論的熱點,我們的媒體(胡錫進除外)什么時候在政治上變得這么圓滑世故?這種圓滑世故有利于我們的事業么?黨性原則果真可以這樣體現嗎?

  我能理解,正常的聲音和尖利的刺耳的聲音比較,尖利的刺耳的聲音更能引起別人的注意,理性的聲音與謠言夾裹著的嚎喪調比起來,謠言嚎喪調調更能直接撩撥神經。但請注意,如果沒有資金雄厚的資本勢力平臺和公開亮出旗號致力于敵視中國根本政治制度的媒體的巧妙包裝,八角婆是不可能掀起什么大浪的。我不能理解的是,如此充滿敵意的對八角婆的包裝炒作,為什么如入無人之境?

  是否可以這樣理解:對八角婆選擇無視,對八角婆子單出頭表演掀起的意識形態浪潮采取沉默態度,折射的是指導思想上的混亂?折射的是某些人在政治上畏首畏尾首鼠兩端?折射的是某些人在頭腦清醒的狀態下故意不作為?

  (二)

  難道八角婆講的故事都是瞎編的嗎?

  當然不必,世界上可怕的不是謊言,而是被謊言在關鍵處稍加修正的事實。

  八角婆那些絮絮叨叨的,帶著陰暗心理的,來自道聽途說的,在傳聞基礎之上稍加修正的,靶向目標十分清晰專業的拉仇恨的所謂武漢故事,旨在解構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付出巨大犧牲的抗疫斗爭。其人不必說出這樣的語言,只要用意識流,用魔幻現實主義,用我的一個醫生朋友說,我的一個鄰居講,碼出一堆亂碼來就足夠了。聽話聽聲兒,鑼鼓聽音兒,暗諷之意,弦外之韻,世人盡知也。

  毛主席在講到文藝作用的時候,曾經講過兩個司令,一個是朱司令,一個是魯司令,朱司令是八路軍總司令朱德,魯司令是文化革命的巨匠魯迅。那時的八路軍,加上抗日游擊隊有多少人呢?抗戰初期只有幾萬人,后來發展的十幾萬人,幾十萬人以致更多,但和日本軍隊比,和蔣介石的軍隊比,弱得不成比例。但因為有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有艱苦樸素的工作作風,有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不斷取得抗敵斗爭的勝利。魯司令領導的這支軍隊,以擔負起天下興亡深沉感人作品動員群眾深得民心,具有拉枯摧朽的力量,給敵寇和漢奸以沉重的打擊。那時候,即使在敵占區,在蔣管區,漢奸文化也抬不起頭來,姓汪的背負罵名遭到鄙視,真乃千夫所指也,從來沒有好果子吃。

  如今與疫情抗爭取得重大階段性勝利的中國,其國家之動員力,其社會之抗壓力,其人民之團結力,其生產之恢復力,全世界有目共睹,金毛大統領昨天通電話的時候也不得不表示肯定,改口不再稱中國病毒了。但是,我們在文化戰線上,在意識形態斗爭的話語場上,尚不能夠有效地抵御推出八角婆的國內外敵對勢力對我們的抹黑和構陷,我們的專業隊伍人數不少,裝備不差,條件不孬,咋就任由八角婆子在我們的陣列中打穿插、玩迂回、撕出條條血胡同呢?

  (三)

  你你你司馬南,要打倒八角婆嗎?你極左,你余孽……

  意識形態輿論場語境中,“極左”已經成了那些力挺八角婆,詆毀中國政治勢力的好漢們人人揮舞的倚天劍,仿佛揮起這把劍來,加上口吐白沫便可穩操勝券,讓批評者閉嘴。

  極左極右是兩個極端,兩種傾向都會斷送我們的事業。故而有左反左,有右反右,執兩端而取中庸,所謂中庸者,實事求是者也。

  單說極左吧,那當然是要反的呀,不反極左,就如同對那些極右的勢力不加以摒除和打擊一樣貽禍無窮。

  一直關心我思想政治進步的老朋友蕭功秦先生最近寫了一篇《極左思潮是一種文化病毒》,他客氣地征求我的意見,此文可否視同為非正式回復,或可作為對肖老師文章的補充?極右又何嘗不是一種文化病毒呢?極右者,公知也。公知者,撞墻沉船者也。

  已經有相當長時間了吧,那些公知剛開始的時候還掉一掉書袋,什么告別革命啊,什么告別崇高啊,什么現代化建構啊,什么現代性重塑啊,什么理性主義啟蒙啊,如今公知早已經不屑于文化包裝,更愿意使用明火執仗的政治語言去黨恨國。這次包裝八角婆,算是給了一點面子,文化了一下,好歹有幾十篇口水文章,羅列了一些道聽途說。

  極左是必須反對的。究竟什么是極左,不能只看一些人事先寫好,捏在手里,隨時準備貼出去的標簽,需要做仔細的甄別。如同普世價值未必普世一樣,須對那些普世價值定義者、傳銷者做一番掃描分析,一絲疑點也不要放過。

  讓我們來看看,最近一段時間人們在網上揪住的所謂“極左”,究竟涉及的是一些什么樣的內容吧一一

  具體說,質疑“殯葬館滿地都是無主手機”的說法寫法是極左嗎?

  具體說,批評封城的日子里,調動警力為自己的親戚送機場是極左嗎?

  具體說,批評揭露八角婆造謠某護士死亡的消息是極左嗎?

  具體說,批評八角小說翻土地改革的案是極左嗎?

  再具體說,從根本制度上詆毀1949年的中共建政的小說,受到省內外,乃至北京的某些人物的追捧,叫板式屢屢獲獎(即專門頒獎給八角婆),偏給你臉色看,否則你就是打擊知識分子……對這種現象提出批評是極左嗎?

  抽象一點說,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極左嗎?堅持人民民主專政,是極左嗎?堅持社會主義共同富裕的理想,是極左嗎?堅持公有制為主體的基本經濟制度,是極左嗎?承認階級斗爭在一定范圍內長期存在,與敵視和破壞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內外勢力進行斗爭,是極左嗎?與任何破壞社會主義制度的組織和個人進行斗爭,是極左嗎?鞏固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指導地位,鞏固全黨全國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的思想基礎,是極左嗎?堅持新聞輿論工作的黨性原則,是極左嗎?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建設有強大凝聚力和吸引力的社會主義意識形態,是極左嗎?被涉嫌巨額國有資產流失的“潘任美”主角之一的某大炮專門吊打的“黨媒姓黨說”,是極左嗎?……

  讀完上述這段話,對那些從極右的立場上大罵極左的人來說,不僅搓火,很可能出現氣短胸悶血壓飆升癥狀乃至瀕死體驗,俄的神啊,這句子好怕怕,極左啊,你們極左啦。

  往右安門方向跑得太遠了,扭頭一看,全是極左,這本不奇怪啊。

  如果,這便是你們眼里的極左,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無疑是極左,中國共產黨黨章無疑是極左,2012年以來的重大的系列的方針政策無疑是極左,這樣的極左好得很呢,這樣的極左是賈寶玉脖子上掛的那個東西,是14億中國人民安身立命的基礎,是我們要像愛護自己眼睛一樣愛護的命根子,你們反對這樣的極左,嚴重涉嫌高估了自己的力量,而低估了老百姓求生存的本能追求幸福生活的本能。

  (四)

  有一個動向值得注意,最近若干公眾號開始大罵“80后、90后極左”,事情的起因是有一些年輕人看不慣八角婆滿臉抽搐的痛苦呻吟和謠言開道的控訴黑暗,就八角婆作品真實性問題提出了一些質疑,八角婆身后站著的那些自恃武藝高強的打手,亮出了看家的王八拳。這叫關公戰秦瓊,生長在改革開放環境中的80后90后,根本沒有經歷過文革,沒有歷史的負面情緒,記不得什么如煙往事,他們目睹了中國社會的變化,對洋人擺弄的玩意兒沒覺著有啥了不起,從來沒有跪過,罵他們文革余孽,罵她們極左,非但不能證明王八角婆方陣的正確,反而暴露了八角婆方陣沉浸在深深的歷史糾葛中,從文革中還沒有走出來。

  司馬南,少廢話!這這是要打倒八角婆嗎?你極左,你余孽……

  別那么激動,我只是提醒人們要向八角婆學習,特別是向那些發現、策動、包裝、宣傳八角婆諳熟意識形態斗爭規律的暗勢力學習。小記小編很辛苦,開個會表揚一下是應該的,但是必須承認,在意識形態宣傳方面,我們有技不如人的地方,直到今天我們可能還沒有注意到這個問題,或注意到了,但不知如何行動是好。向我們的對手學習,這不丟人啊,人之有技,技長于我,當然應取謙遜的學習態度。

  不僅我們的宣傳部門,包括我們的組織部門、干部部門、紀檢監察部門除了貫徹中央的各種指示,做好防疫工作,做好本職工作之外,還應當多長長眼睛,多一點意識形態斗爭的本領,不妨拿過八角婆試劑盒,對本單位那些重點培養的、準備提拔的、平時進步的、嘴上慣說好聽的人試一試,看看檢驗結果怎么樣。從功能學派的角度說 ,八角婆是一個試劑盒,核酸檢測效果有效率99.999%,幾乎沒有例外。如果在你單位發現陽性檢測結果,依照對重大傳染病的處置辦法,應該怎么辦?你懂的。至少不應該讓他在更大的平臺上禍害人了,對不對?

  (五)

  八角婆試劑盒靈驗的很呢,君不見已經消停一段時間的若干公知大V,包括一直處于潛水狀態平時不怎么說話的較為體面的人士,也包括在平日里“雙面膠”角色演得相當成功的體制內人士,這次也跳將出來,開始不吭氣,后來相互用眼睛瞄著,審慎地次第表態,有關方面的沉默讓他們獲得了群體免疫力,其中一些膽大分子索性高聲喊出來:我支持八角婆,我支持八角婆,我也支持八角婆……我最佩服的一位張姓中國作協副主席,寫了幾段文字,貌似在批評八角婆,又像在指責對立面,這種站隊看齊的功夫簡直把政治圓滑秀到了極致。

  她寫到:

  如果你習慣了在黑夜中摸索,別人的一點光亮都會讓你覺得刺眼。

  如果你習慣了在污垢中爬行,別人穿上靴子,你都會覺得對你冒犯。

  激情滿懷的支持者,在殯葬館滿地都是無主手機的空間里,抱著八角婆忘情地跳起了貼臉兒的探戈桑巴,旁邊喊號兒的大叫道:大逆不道啊,八角婆為什么不能得諾貝爾文學獎?沒有人權啊,八角婆為什么不能得諾貝爾文學獎?

  有一種現象值得研究:自始至終,批評八角婆,質疑八角婆,大都是來自民間的聲音,官媒不知何故保持著尊貴的沉默。

  支持八角婆,除了國內的那些同流合污者及起哄架秧子的人之外,某國知音萬里迢迢伸過橄欖枝,還頒發一個中國公共知識分子代表的免檢牌牌,向來罵中國罵得唯恐不嗨的媒體使勁地唱起八角婆肉麻的贊歌來,向來詆毀中國不遺余力造謠下作不吝手段的大小輪子各類媒體24小時不休息,吱吱扭扭地轉呀轉呀,甘愿為八角婆伴唱伴舞。

  (六)

  八角婆或以為自己的文學成就達至巔峰,是自己的文學才華招致了世人的妒忌;不長腦子的殘粉以為追捧一個文學大人物,是混跡名流社會自己也能上層次的表現;動輒表態守土有責,而事實上只做和尚不撞鐘的干部,以為避開輿論斗爭漩渦,政治生命能夠得以保全;只追求點擊率的商業媒體,揪住八角婆蹭些流量,發財惟求多多益善……總攬全局的八角婆經紀公司老總拿捏著分寸對外宣稱,他們不過是奉行新聞專業主義,用普世價值的尺度衡量著中國人民的苦難而已。

  這番漂亮的說辭若在十年以前,還真有不少人相信哩,今天他們的表演難度越來越大了,這套屢試不爽的近景魔術,最近幾年總是穿幫,即使東子劉謙表演也是如此。表演者小心翼翼不使露出任何馬腳來,美國人,英國人,德國人,意大利人他們抗擊疫情處于比中國更有利的位置上,把事情弄到這樣糟糕的程度,也令八角婆經紀公司董事會成員感到難堪。

  于是,八角婆筆下堆砌出來的,東一榔頭西一棒子雞零狗碎陰氣重重的,慘不忍睹然而不乏煙火氣的武漢故事,便愈發有傳播學意義上的價值。

  (七)

  你司馬南要打倒八角婆嗎?你極左,你余孽……

  呵呵,有人幾十年前受了一些刺激,有人還僅僅是爺爺輩、父輩受了刺激,所謂刺激,無非錦衣玉食的生活發生些許改變,向普通工農群眾生活水平靠近了一些,使其“人上人理想”破碎,所以變著花樣開罵一直到今天。他們怕風怕水怕光,聽見什么動靜都有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感覺,但咬牙切齒憶往,聯系當下放毒,卻一點兒也不嘴軟。對這樣的一批人及其代言者,我主張采取同情的態度,理解的態度,任由他們罵下去。八角婆原所在單位省作協省政協,應當有勇氣開主題圓桌會,恭請其做主體發言,大家排排坐,專門聽罵。罵有理的,記下來改正;罵沒理的,無則加勉;罵得太離譜的,則據事實反駁之,要特別注意廓清其所散播的謠言,也要注意給其留足面子,畢竟人家當過主席,為什么不能高看一眼,為什么不能享受一點特殊待遇呢?黨的高級干部,含聲稱不是黨員但承認在高級干部的職位上工作過的人,嚴格清除思想中的病毒,這是必須有的政治待遇。

  對八角婆,非但沒有必要打倒,還要請湖北省分管統戰工作、分管意識形態工作、分管宣傳工作、分管文化工作的同志,與之保持聯系,保證其正廳局級(省管干部)的政治待遇、生活待遇、高干醫療待遇不變,并噓寒問暖照顧好其本人及家庭成員(寵物統此在內)生活。八角婆腰不疼了,腿不酸了,脊柱間隙正常不壓迫神經了,諸種慢性疾病得到控制,有助于情緒改善,陽光一束照進心里,可能就不會這么擰巴了。

  (八)

  八角婆若是胡同老鄰居,我保證與其正常相處,如同對隔壁王奶奶一樣。連篇累牘控訴黑暗,并非建立在事實的基礎之上,被人拿去當了槍使,被人施以商業化包裝和政治性投射,客觀上成了敵對勢力手上的一根棍子,我必須跟老太太掰扯明白,我相信這件事很容易掰扯明白,一旦掰扯明白了,幫助其把后臺的外圍的事情理理清楚也就容易了。

  也許,我會找一個沒有他人的環境,把下邊這段文字專門讀給她聽。我會觀察她渾濁的眼睛,是否有感動的淚水溢出,看她是否有真誠懺悔的表示,看她是否有不自然的面部微表情流露。

  開始讀了。

  一一知道嗎,歐美國家相繼開始放棄治療老年感染者。讓老人去死,這要是在中國,天都得塌。

  一一我們這么多年被灌輸的,是歐美發達國家人權排在第一位。西方媒體,對中國的各種詬病,人權二字也是排在第一位。久而久之,大家都信了,覺得西方文明是因為尊重人權,我們落后是因為沒和西方看齊。

  一一意大利“放棄60歲以上老人治療,把生的希望留給年輕人”。

  一一西班牙直接“放棄對65歲以上老人的治療”。

  一一英國推出了評分制,啟動淘汰老年感染者。按照老年人的健康狀況,把有病史、健身與否等列為評分指標,1-4分之內優先治療,5分起放棄。

  一一法國“70歲以上感染老人不進行插管治療”,因“醫療資源不夠”。

  一一美國得克薩斯州副州長丹·帕特里克(Dan Patrick)接受??怂剐侣劜稍L,直接講“年長者要為國犧牲,以拯救美國經濟。”和特朗普們調性完全一致。讓老人去死,實際上是讓窮人里的老人去死。

  一一看看被責難的中國,再看看“讓老人去死的”歐美,真是五味雜陳。

  一一至少,我們國家,對104歲的老人會悉心治療治愈,對73歲的老人會進行雙肺移植。兩個月內,90歲、91歲、95歲、96歲、97歲、98歲老人相繼治愈出院。整個疫情至今,中國70—79歲的感染病死率8%,80歲以上感染病死率14.8%。疫情多么嚴重,醫療資源多么緊張,從來都沒有放棄過任何一個感染老人的救治。

  一一這樣的中國,成了西方媒體眼里的妖怪。讓老人去死的歐美,竟然還能被國內帶節奏的人從各種角度頌揚。帶節奏的教育中國人說:歐美老人是自愿放棄的,這是人性的光輝,把生的希望留給年輕人。同時對照我們有多么愚昧落后。

  一一倘若這樣的事情發生在中國,舌頭馬上會換成獠牙??纯捶椒阶蛱爝€在明火執杖地造謠援鄂護士死亡,說追責的聲音微弱,你就能明白我們面對著什么樣的國內外輿論環境和網絡生態。

  一一對待老人婦孺、鰥寡孤獨的態度,是檢驗一個社會是否文明的標尺。作為我們,不拿煽情當正義,只拿事實做評判。

  一一歐美國家的“讓老人去死”,和我們中國的全力以赴救治,這既是社會文明的差別,也是社會治理體系優劣的對比。把人當人,不是用宣傳能否定的,不是用宣傳來證明的,而是用事實來說話……

  (上述文字轉自金燦榮先生的微信)

  你們猜,聽完這段話之后,八角婆的表現可能是什么樣的?

  再猜猜,如果八角婆若生活在上面提到的意大那個利、西班那個牙、法蘭那個西,結果可能怎么樣?

  不妨再接著猜一下,八角婆會拒絕這樣的對話嗎?這樣的對話有必要嗎?這樣的對話有用嗎?

  ……

  好了,早有朋友罵我寫文章是懶婆娘的裹腳又臭又長,講起話來更是話癆。罵盡管罵,如果有人以為我今天講的這些話批的只是八角婆,說明你沒認真聽。

  八角婆沒什么,真的沒什么,但八角婆如入無人之境,殺出一條條血胡同來,茲事體大,不可小覷了。

  八角是一味大料,用它去腥可以,當成主菜,燒一大鍋八角給你吃,誰咽得下呢?

  問題關鍵就在于,是誰,默許滿山滿嶺滿臺滿桌子都是燒八角,還要誘惑人們說,世問美味惟有八角,燒八角味道好極了。

  我們的力量在于說真話,弄清思想,團結同志是絕對必要的。開展積極的思想斗爭于當下尤其是必要的,奪回意識形態話語權,至少敢于斗爭,善于斗爭,肯于堅持,是絕對必要的。八角婆騎在媒體人頭上耍橫的現象,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https://wap.peopleapp.com/article/5324301/5233114

  (據司馬南在口口口學習中心組視頻會議上的發言記錄整理,改定于2020年3月28日下午,于北京東城區南鑼鼓巷8號,今天幾個有身份的人在線,其中幾段話,是專門針對他們講的)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

  

9.jpg

  

10.jpg

  

11.jpg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是美國改變了對華戰略,不是中國主動封閉起來 ——三評《鄭永年:中國會再次封閉起來嗎?》
  2. 鄭永年先生對改革開放前后的歷史缺乏客觀公允的認識 ——二評《鄭永年:中國會再次封閉起來嗎?》
  3. 迎春:漫談失業——寫在五·一勞動節之際
  4. 《方方日記》的文本、邏輯與問題
  5. 說好的八小時工作制呢?
  6. 【4月30日】健康觀察哨:武漢市核酸檢測88.9萬人次,結果……
  7. 趙磊:官宣不盡人意,“技不如人”或“道不如人”?
  8. 這絕以不是一場簡單的追責與索賠的法律戰,而是一場血淋淋的以屠殺中國為目的的大圍剿!
  9. 方方們真的愛國嗎?
  10. 草根和資本家的自由之間,隔著多少個小目標?
  1.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2. 積極信號,奔走相告:方方隊友梁艷萍被調查,希望這僅僅是開始
  3. 為什么人民日報充滿憂傷?
  4. 大學教授們的“言論自由”
  5. 黃智賢回應方方: 不屑無良 ——寫給所有中國人
  6. 急需用實際行動向美國證明中國不是好惹的
  7. 談談湖北大學調查梁艷萍教授
  8. 左大培:讓外企撤出成為好事
  9. ?孫錫良:老孫微評(教育會否香港化?)
  10. 喪心病狂的投名狀—— 評《八十國聯軍索賠之可行性研究報告》
  1. “萬萬”沒想到:搬起石頭卻砸了自己的腳
  2. 怎樣的社會主義才是未來?——張維為理論批判
  3. 論“方方”的倒掉
  4. 張志坤:中國公知集團遭遇一場政治滑鐵盧
  5. 孫錫良:這個“國際玩笑”不夠大
  6. 老田| 后文革新貴自我塑造過程考察:以方方為例看“遍地文革余孽”哪兒來的
  7. 德國為什么拒絕中國的援助?
  8. 方方日記風波似乎掩護了什么......
  9. FF的“朋友圈”
  10. 孫錫良:誰能說清方方們的別墅陳案?
  1. 從韶山沖走出來的一代女杰
  2. 建議注射消毒液殺死新冠病毒?!一天后,特朗普又改口了……
  3.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4.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5. “熱度”極低的云南大旱
  6. 喪心病狂的投名狀—— 評《八十國聯軍索賠之可行性研究報告》
捕鱼达人攻略 辉煌棋牌官网版下载 手机李逵劈鱼捕鱼技巧 sizzler 时时乐 十一运夺金基本走势图 私募资产配置型基金 四川麻将血流成河换三张规则 东方体育意甲新闻 陕西闲来麻将下载 jdb龙王捕鱼技巧视频 下载微乐江西麻将辅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