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時政 > 時代觀察

曾經高喊“港英必敗”的香港,為何如今卻喊“美軍登陸”?

烏鴉校尉 · 2020-05-28 · 來源:烏鴉校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香港國安法,明天就要表決了。

  這個草案自打提出以來,就讓英美極為上火,多次在這件事上橫加阻撓,香港那邊最近也很不安分。

  但香港警察明顯是感覺要撥云見日了,執法起來很硬氣,光上周末24號,就抓了120個鬧事的廢青,截止到現在抓了240個。

  香港四大地產商紛紛向媒體表達支持態度,稱訂立香港國安法,正是為了維護香港的長治久安。

  有點連夜繡紅旗的意思了,就是李摘瓜老爺子說話的時候還盡是彎彎繞,像是話里有話。

500

  有一些廢青還在掙扎,不斷地在污蔑國安法,說什么是1984。

  還有廢青打著“請求美國登陸香港”的牌子,妄想美國人會為了他們和中國翻臉。

500

  其實,香港問題之所以會鬧到今天這樣的局面,恰恰就是因為英國人曾經在香港施行了嚴酷的高壓統治,大力打擊異己分子,清除左派人士和內地派去的地下黨,正經在香港搞了1984。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香港的左派勢力一度占據了最大主動權,并贏得了大量民心。

  今天的人很難想象,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香港的人民也像大陸一樣,敢于向帝國主義和資本家宣戰。

  他們每天學習《毛澤東語錄》,將“共產主義”、“大公無私”時刻掛在嘴邊;每天哼唱革命歌曲《歌唱祖國》、《智取威虎山》;每天拿著“紅寶書”,和伙伴們上街游行。

500

  只不過因為和英國人的斗爭中,左派被英國人用強勢手段血腥打壓,勢力逐漸消退,在香港沉寂了很久。

  這一切,都要從一個簡稱叫“SB”的英國部門說起。

  1

  二戰時期,香港是世界三大間諜之都之一。

  因為香港獨特的地位,英國、美國、國民黨、共產黨等多方勢力都在此互相角逐,或明或暗,各自較勁。

  英國在香港的特務部門,也專門培養了很多眼線,遍布香港,連歌舞廳茶館餐廳都派人偷聽人家對話。

  各路間諜太多了,以至于香港的茶館,有的就特別在門口貼上一個“自照衣帽,勿談國事”的牌子。

  英國在香港的特殊部門,是香港警察“政治部”,這是一個很鮮為人知的隱秘機構,英文名Special Branch,簡稱為SB,政治部探員在需要表明身份的時候都會稱自己為SB。

  這個部門1934年成立,名義上隸屬香港警隊,由警務處副處長指揮。

  但實際上,他們直接向英國軍情五處(MI5)匯報工作,做的也是情報工作。

500

  英國軍情五處(現為秘密情報局)

  政治部下面的警察是香港的,但是特工都是從英國空降的。

  這些特工對中國人天然的不信任,怕手底下的人不聽話,有時候會專門派人裝成新警察,給華人警察當小弟,然后挖對方的黑料,情報工作做到自己人頭上了。

  搞到最后,警局里一旦聽說誰是SB,都要紛紛繞路走。

500

  域多利道扣押中心:政治部拘留在香港從事間諜活動或者意圖推翻英國殖民地政府管治的政治犯的地方

  英國人成立政治部,并非是多此一舉,是為了維系自己殖民統治的。

  早期的香港,和內地聯系極為緊密,在共產主義的火焰燒遍全國時,香港的工人運動也搞得如火如荼。

  早在1925年5月,上海發生工人運動,工人領袖顧正紅被殺。學生示威聲援,結果租界的英籍巡捕開槍射殺,造成十三人死,數十人重傷的五卅慘案。

500

  全國上下馬上爆發了反抗帝國主義的運動,各地直接參加聲援運動的人數,估計有一千二百萬人。

  香港同樣民怨沸騰,共產黨員也行動起來,從6月19日開始,各個被指揮的工會組織工人離開香港,返回大陸。

  電車、印刷、船務等行業率先響應,三天內就有兩萬人加入罷工浪潮,聲援同胞。

  一時間,東到汕頭,西到北海,工人糾察隊綿延千里,旌旗相望。

500

  這場省港大罷工足足持續了16個月之久。

  整個工人運動組織極為嚴密,有罷工委員會、罷工工人代表大會外,還成立了文書、宣傳、招待、庶務、交通、交際、游藝七個部門,甚至有會審處、監獄、醫院、食堂、宿舍等機構。

500

  沒有了工人的香港,街上買不到蔬菜和肉類,只有垃圾糞便堆積如上,臭氣熏天。

  真正創造價值的,永遠是廣大的工人階級,沒有了工人,港英政府什么也不是。

  在一次行動中,港英政府惱羞成怒,向愛國群眾開槍,造成五十多人死亡,稱沙基慘案。

500

  不過工人并沒有就此屈服,直到第二年,國共關系逐漸破裂,省港罷工委員會更是被蔣介石繳械,國民黨和英國政府暗通款曲,這事才宣告終結。

  大罷工迫使港英當局對統治政策采取了重大調整,被迫減輕了對華人的歧視、壓迫,開始讓利。

500

  1906年的香港警察部隊,印度裔警察可以拿槍,華人警察不許拿槍

  第17任總督金文泰一上任,就打破了華人不許參政的慣例。

500

  在這局博弈中,中國可謂大勝。

  但英國人是老牌帝國主義了,在世界各地的殖民地殖民經驗極為豐富,為了更好地控制香港,政治部就此應運而生。

  政治部凌駕于一切執法部門之上,具有非常特殊的地位。

  政治部特工手段高明,要獲取情報,通常是用間諜、收買線人和行動組來完成。間諜常以英國駐港外交官、各大企業機構工作人員等身份給自己打掩護。

  收買線人這一管道,主要是向意志薄弱的左派人士下手,用權力和金錢收買他們。

  行動組收集行動情報,也會依靠比較老套的方法,去茶館、歌舞廳暗布沿線都有。

  他們甚至會在香港與深圳交界處的羅湖口岸附近,找游客打聽消息。

500

  隨著時代改變,政治部的手段也與時俱進。

  從政治部出來的人曾有人用“羅亞”的化名,寫了一本《政治部回憶錄》,詳細介紹了這個獨特情報部門的手段。

  拿竊聽舉例,特工就有直接從電話線或機樓截取通話信息;或者設法進入目標建筑,在室內安裝微型電子裝置;或者在目標單位鉆洞破墻,植入微型錄音器三種方式。

500

  從上世紀50年代一直到70年代,以工會為主干的香港左派和地下黨,數次發動群眾對港英殖民當局展開斗爭,可是效果都不如意,最后都被港英政府鎮壓了下去。

  除了來自政治部的貢獻外,CIA也功不可沒。

  1947年,美國的《國家安全法》生效,中央情報局成立,第二年CIA就部署到了香港,摸清了香港的共產黨組織。

500

  CIA:中共的黨組織

  僅僅到1949年9月2日,CIA就查到共產黨在香港的青年組織的架構和主要活動,搞清楚了共產黨是怎么有組織開展學習活動的,了解“五四”青年節的意義。

500

  CIA:中共在香港的青年組織

  CIA還插入暗樁潛伏到工會中,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

  1949年10月1日,工會發出秘密備忘錄,支持職工要求增加工資的斗爭。結果這一秘密備忘錄被CIA完整記錄了下來。

500

  CIA還會在香港訂閱報紙、收聽新華社新聞廣播,間接收集大陸的各種情報,內容十分廣泛。

  比如下圖這份文件,發布時間是1950年9月18日,內容是東北沈陽附近的國營農場用上了拖拉機,實現了農業機械化。

  這在東北歷史上是首次農場使用兩種型號的聯合收割機,但CIA把這件事都摸了個八九不離十,他們記載到:“即使在最低速,這些機器每小時能收割、打谷23到24畝地”。

500

  世界上另外兩個間諜之都,里斯本和卡薩布蘭卡,在二戰后就逐漸失去了自己的作用。

  唯獨在香港,因為西方世界對共產主義一貫的警覺,反而變本加厲,形勢越來越復雜。

  這個階段,左派人士和共產黨的地下黨在香港有很大的群眾基礎,反抗英國殖民者才是主流。

  1967年,英國電影《007·雷霆谷》在香港上映,007系列風靡全球,但是香港人不買賬,因為當時英國密探總在香港監視工人罷工,大家對英國特務恨之入骨。

  于是,香港人拍了一部《龍門客?!?,讓武藝高強的俠客跟東廠密探007斗智斗勇。

500

  電影里的特務頭子曹少欽的發型、神態,和當時鎮壓工人、貪污腐敗的警務處長彼得·葛柏簡直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500

  然而,香港的左派勢力卻遭到了英國人的毀滅性打擊,內地派過去的地下黨,培養出來的群眾基礎,直到今天也沒有恢復到當年的水平。

  2

  1961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節當天,港英當局在深圳羅湖關閘做出常規戒備。當天下午,幾名行色匆匆的旅客從大陸返回。

  港英政府當時值班的人因為還沒完成業績,就從這批人中隨意攔住一名男子打探情況。

500

  沒想到,他隨手一挑,就撞了大運。

  這名男子被檢查的時候一切正常,只是右腿上打上了石膏。在盤問中,港英特工并無發現異常,就打發他走了。

  然而,這個人離開時,走路卻跟正常人一樣,絲毫沒有受傷跡象。

  特工馬上發覺不對,迅速將其追回,帶到“小黑屋”中繼續盤問。經過拘留、搜身、和審問后,特工發現他身懷巨款,于是仔細檢查,拆開男子足部所纏紗布時,找到了一枚微型底片,內容為情報工作指示。

  原來是內地過去的地下黨。

  一番逼供,這名男子不堪折磨,終于供出他在香港這邊的接頭人,正是時任警察訓練學校副校長的曾昭科。

  消息一出,整個港英政府高層都轟動了。

500

  因為這個曾昭科是當時香港警界的紅人,曾因槍法好當過港督的貼身保鏢,黑白兩道都有他的勢力。

  曾昭科早年是日本早稻田大學的高材生,后來轉到京都帝國大學攻讀經濟。

  1947年,曾昭科畢業回到香港,以極高的學歷加入香港警察隊,并屢受重用,一路升到九龍刑事偵緝處副處長等要職。到1961年,擔任僅次于英總警司的助理警司。

  曾昭科文武雙全,黑白兩道都玩得轉,既懂詩詞歌賦,也能和黑道的人稱兄道弟,避免形象太好被人懷疑是共產黨。

500

  如果不是1961年的那次意外,誰也不會想到曾昭科這種級別的人都通共。

  據說,著名的臺灣特務要暗殺周總理的“克什米爾公主號”爆炸案,就是由曾昭科傳遞了關鍵的情報,才讓周總理提前得知,改變了行程。

  在大陸的壓力下,英國人不敢把曾昭科怎么樣,只是關押了兩個月后,送回內地,英雄歸來。

  2014年,曾昭科逝世時,國家領導人親自贈花圈。

500

  曾昭科只是一個代表,在解放前,共產黨的地下黨和香港自己的左派人士已在香港建立了一套極為完整的情報網。

  1948年,港英政治部在一次行動中,搜獲了一份本地左派組織文件。

500

  左派在文教界的實力相當可觀,自己就有40多所學校,直接擁有報章有6份,出版社11個與印刷廠8間,有23個文藝團體。

  1948年11月,港督葛量洪根據政治部的情報判斷:

  “在香港的共產黨及左派分子近來表現興奮,行為也日見張揚。他們已不太在意要掩飾身份,而對學校的滲透亦不斷提高。

  有證據顯示,不少老師向學生傳授共產主義思想,并鼓勵他們返回中國去參與游擊隊,以抵抗南京政府。”

500

  地下黨在香港創辦的雜志《群眾》

  新中國建立后,將香港被作為一個窗口連接世界,并未直接解放。

  然而,香港的群眾運動卻沒有停止,英國政治部對地下黨的打壓也沒有停止。

  1965年,香港市政局民選議員葉錫恩,向政府提交了一份兩萬多人的聯署公文,希望政府關注民生問題。

500

  葉錫恩

  政府不但置之不理,第二年更是提高了寄往內地的郵費,廉租屋的租金也提高了一成。

  一名叫蘇守忠的青年穿上寫著“支持葉錫恩,參加絕食,反對加價”的衣服,在港島天星碼頭絕食。

  結果第二天英國人就把他逮捕了。

  大批勞工很快涌上街頭,他們以旺角為中心,占領街道,抗議警察。

  英國政府則用警棍和催淚彈鎮壓,只用了兩天就完全鎮壓下去。

500

  蘇守忠

  60年代的香港,塑料花是增長最快的新興工業,當時許多商業大亨,例如摘瓜李先生,就是憑塑料花賺了第一桶金。

  1967年,香港人造花廠發生勞資糾紛,工人要求資方廢除新訂立的加重壓榨工人的苛刻條款,被資方無理拒絕,還將他們解雇了。

  工人們果斷起來反抗資本家。

  然而,5月6日,港英當局介入,他們收買一名工人,在人造花廠制造了一起“打人”事件。借此機會,派出大批軍警鎮壓,當場打傷100多名工人,拘捕18人,史稱“五·六血案”。

500

  香港整個社會被瞬間點燃,工人們走上街頭,將矛頭直指英國政府。

  他們手持《毛主席語錄》,高呼“中國人民不可侮”、“英國人滾出香港去”、“強烈抗議港英法西斯血腥暴行”、“堅決把反迫害斗爭進行到底!不獲全勝,絕不收兵”等口號,舉行大規模游行示威。

500

  早在1966年,周恩來就指示過香港這邊的工作:

  “香港不能照搬內地,內外有別,香港不搞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務必避免我們在香港的黨組織和各企業機構自己內部大斗,發生大亂子,毀掉香港長期工作的深厚基礎和戰略部署。”

  可惜,形勢不由人,港英當局不斷升級的暴力行徑,激起了香港愛國同胞更為激烈的反抗。

500

  反英抗暴的小冊子,1967 年11 月由廣州新聞出版界革命聯合委員會發行

  當時內地的形勢也有極端化的趨勢。

  于是,在內地的支持下,香港左派成立了“港九各界反對港英迫害斗爭委員會”,北京的造反派也積極聲援,他們沖進英國代辦處,放火燒掉了辦公樓,造成英國代辦離任回國。

  在和港英當局發生暴力沖突后,港英當局血腥的鎮壓激怒了香港人,英國警察機槍掃射民眾的行為更是讓群眾的憤怒到了頂點。

500

  于是,香港這邊的斗爭不可避免地極端化了,有人要英國人血債血償,開始用罐頭罐和汽水瓶制造土制炸彈和燃燒彈襲擊警署,還用鏹水從高處往下襲擊路過的警察、警車。

  一時間,在香港處處鬧市區冒出了不少真真假假的“炸彈”,這些炸彈上還都以大字寫有“同胞勿近!”的字樣。

500

  這種激進的行動讓普通人感到恐懼不安,也造成了無辜市民的死傷。

  大量的左派機構,媒體和學校也走向“反英抗暴”前線,但這等于把所有的力量都暴露在了英國人面前。

500

  恰好內地也正亂著,根本顧不上香港。

  于是,港英政府有恃無恐,肆無忌憚地開始野蠻鎮壓,查封左派報紙、關閉左派學校,大規模地逮捕左派人士,英國人航母都派來了,甚至出動了航母上的直升飛機攻擊,一時間香港陷入白色恐怖。

  《商報》被收購、《晶報》等凄然???,《大公報》和《文匯報》雖勉力支撐,但再也沒有了往日的影響力,更談不上統戰功能。

  左派電影公司及其經營的影院也紛紛倒閉。

500

  拔除了左派力量后,港英政府趁著群眾對左派暴力行動的反感,開始反攻倒算,對革命進行污名化,將民眾的起義和暴動描繪為“恐怖主義”,全然不提自己的過錯。

  港英政府在鎮壓左派反英抗議運動中,成立了專門的宣傳委員會,并在英國成立了“香港心戰室”(Hong Kong Working Group),專門負責輿論宣傳。

  經過一整套的手段,在香港,共產主義思想被徹底妖魔化了,多年培養起來的組織架構和地下黨也被英國人摧毀殆盡。

  以至于香港回歸時,內地想要重建在香港的基層組織,都得從頭再來。

500

  心戰室與左派文宣互相斗爭

  3

  1982年到1984年,經過漫長而艱苦的談判后,中方完全收回香港主權。

  但英國是老牌殖民帝國,在明知注定無法“守住”香港的情況下,選擇在長達十余年的過渡期里“埋雷”、“挖坑”,試圖在還回香港后還保留英國在香港的影響力和利益。

  在明處,大規模修改法律。

  一百多年里囂張跋扈,從來都血腥鎮壓群眾反抗的殖民政府,突然高擎民權大旗,主動拔高香港立法機構權限,限制港英政府的權力,給港人“人權”。

  英國早在1976年就簽署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但對于自己的“屬地”香港,公約里提到的各項權利,什么婚姻男女平等、普選、選舉無記名投票、男女同工同酬等,一樣也沒有給港人。

  結果到了1991年,港英政府突然好心地給了香港《人權法》,還是不顧實際情況把這個理想化的“公約”照單全收,規格比英國自己的都高。

  “六七暴動”后,英國人專門制定了一個《香港公共秩序條例》,沒有香港警察的批準,你港人想隨便上街游行?門都沒有。

  從那之后到香港回歸之前,港英政府用這條法律“合法地”鎮壓了無數次工人罷工。

500

  1967年港英政府鎮壓示威群眾

  偏偏到了1996年底,港英政府卻突然改了規矩,以后誰再想暴動示威,再也不用向警察申請了,而且想在哪搞就在哪搞。

  此前無比嚴苛的港英政府《社團條例》也突然解禁。

  以前,只要香港總督懷疑某組織勾結境外勢力,不需要證據,就可以宣布該社團非法。

  而1992年,港英政府突然“開明”,宣布解除社團限制,隨便什么人都可以注冊,也不再取締任何組織。

500

  末代港督彭定康,在英國于香港統治的最后歲月里,疾風驟雨般把此前大權獨攬的港英政府權力拆分了個干凈

  把行政權分給了政務司,再把手下的“立法局”,變成獨立于政府的“立法會”。

  這些動作是明顯的使壞,但因為高揚著“民主人權”旗幟,幾乎是無法克制的“陽謀”。

  回歸前,港督在香港說一不二,生殺予奪隨心所欲。

  回歸后,隨便立個法都難于登天,23年都過不了《基本法》二十三條,逼得我們只能自己動手。

500

  暗處情報隱蔽戰線的工作,也一直沒停過。

  香港警隊的“政治部”,在1995年解散,原來的資料全部運走或者銷毀,其原成員部分離職后去了英國。

  由于政治部的規模、名單都不透露,而且不少官員和政治部多少都有牽扯,因此要摸清大家在政治部的具體角色幾乎不可能。

500

  但在香港回歸前,中英之間的情報戰,針鋒相對的兩個部門就是港英方面的政治部,以及中國方面的新華社香港分社。

  1983年出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的許家屯(后叛逃至美國),其履任正是香港回歸前的過渡期。

  他在回憶錄中就提到,當時港英政府對新華社香港分社內部的一舉一動都要進行監控,以至于分社成員開會、打電話向北京報告,都不得不跨過羅湖橋,回到深圳再行動,以防行蹤暴露,或電話被竊聽。

500

  與此同時,美國在港的情報工作也不消停。畢竟,跟香港毫無關聯的美國,不能像英國一樣明暗兩條線并行,只能在這條暗線上耕耘。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以香港商人陳達鉦、羅海星為核心,組織了一場“黃雀行動”,目的是要從香港向國外秘密轉運被通緝的內地“民運領袖”,該行動背后就是CIA的大力支持和協助,甚至還專門給行動擬定了一套暗語:

500

  即便到了香港正式回歸祖國以后,英美的動作一樣猖獗。

  香港剛回歸時,首任特首董建華拒絕入住前身為港督府的禮賓府,名義上稱不愿將特區與殖民地記憶再做關聯。

  但其實,董建華是擔心英國在禮賓府內安裝了竊聽器。

  沒想到,董建華果然猜對了。

500

  ?

  2005,香港第二任特首曾蔭權上任,在禮賓府翻新裝修時,意外發現禮賓府內遍布竊聽器,時有港媒報道:

  “包括客廳、臥室以至浴室都‘不干凈’。”

  港媒曾報道,香港政府保安局在香港回歸后,徹底檢查過禮賓府,并移走所有竊聽器。

  也就是說,2005年發現的這些竊聽器,很可能是香港回歸后安裝進去的……

500

  類似的事情甚至發生在解放軍駐港部隊的身上。

  同樣是在2005年,駐港部隊大樓在裝修拆除一幅墻壁時,在墻身內發現竊聽器。因為解放軍駐港總部,前身是英軍駐港聯合總部。

  英國方面積極收買線人的行動也沒有停歇,在香港回歸后仍有內奸潛伏于中方,有些線人爬的位置還相當高。

  比如2003年曝出的蔡小洪案。

  蔡小洪在被捕前,任中聯辦秘書長。據報道,早在1995年他就開始為英國情報機關服務,利用其職位,有機會獲得中國領導人對香港問題的最高指示,同時也可利用職務之便,打通香港的三教九流。

  直到2002年,中國情報部門通過調查,才發現蔡小洪在為英國情報機關提供機密消息,第二年將其抓捕。

500

  1997年至今,香港已回歸祖國23年。

  但在香港境內,英美在此深耕,而內地的力量一直沒有徹底恢復的格局沒有改變。

  在很多方面,我們的力量都是呈現劣勢的。

  在過渡期以來,內地很大一部分的工作重心還投向了香港的精英階層。

  許家屯的回憶錄中,“XX是我們的老統戰對象”的表述極其頻繁,而如許家屯本人所言,這個“XX”往往都是當地“大資本家中的頂尖人物”。

500

  這樣的“精英路線”統戰不能說毫無收獲,但從結果看,輸大于贏。

  像李嘉誠這樣的“統戰對象”,“統”了半天最終效果如何大家都看到了。

  香港如今的狀況,已經到了十分緊迫的地步,不用雷霆手段不能根治。

  我們想要真正在香港“收心”,前方還是困難重重,美國會不會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地位和我們正面剛,都是個未知數。

  國安法是一個好的開始,前方依然道阻且長,但只要我們重新撿起當年最強大的武器,放棄對資本家的幻想,走回到群眾路線這條“正道”上來,一切就都有希望。

  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從頭越。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老田:中國革命的精神遺產到哪兒去了——從1970年代三撥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說起
  2.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黨和國家!——建黨99周年的追思
  3. 為什么中國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這一去,要叫天地變了顏色
  5. 是該過緊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6. 方方女士又打“極左”了,就問你慌不慌!
  7. 將“中共”比作“公司”是嚴重的政治錯誤!
  8. 莫迪姿態強硬,印度國內有些人開始擔心了
  9. 美國對香港亮出“核選項”?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樣……
  10. 郝貴生:“共產主義的幽靈”究竟是什么?
  1.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2. 我敢預測:要不了多久會再次聽到這些話
  3. 特朗普掐住了反華“命門”?
  4. 又一個重要標志性事件,這屆網民太了不起了!
  5. 陳伯達之子:八大關于社會“主要矛盾”的論述是如何產生的?
  6. 張志坤:中美關系,請不要在捏造文辭上下功夫
  7. 毀人一生的待遇,降低個退休待遇?
  8. 人民為什么討厭高曉松?
  9. 郭松民 | 勝利1962:中印邊界問題的歷史回顧(全文)
  10. 哭泣的村莊:一個中國農大研究生的回鄉日記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錢昌明:“不爭論”,是一顆奴隸主義毒瘤!
  3. 張志坤:如此嚴重的政治問題,究竟該誰負責!
  4. “地攤經濟”還未落地就要“收攤”?
  5.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6. 又一個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職
  7. 賀雪峰:我為什么說山東合村并居是大躍進
  8. 邋遢道人:6億人月入一千、地攤經濟及其他
  9. ?中印邊境沖突出現傷亡,中國周邊局勢急劇惡化!
  10. 俺看地攤經濟,就像一頭黔之驢
  1. 北京知青孫立哲:我與史鐵生一起做赤腳醫生
  2. 印共(毛)舉行五年來最大規模群眾集會
  3.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4. 鄭永年:中國切不可在世界上顯富擺富
  5. 從盼兒到怕兒: “只生一個女孩”為何盛行東北農村?
  6. 我敢預測:要不了多久會再次聽到這些話
捕鱼达人攻略 华夏配资网 好彩1开奖时间 可以赚钱的软件 江苏七位数20013期预测 股票融资公司排名 精准一肖两码免费公开 股票推荐软件手机板 山西体彩11选五走势 pc幸运28在线预测大神 黑龙江22选5中奖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