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毛主席:“全世界的勝利都是我們的”

旗幟中流評論員 · 2019-12-20 · 來源:旗幟評論2018
毛主席誕辰126周年 收藏( 評論( 字體: / /
真正的革命家,真正的無產階級革命戰士,真正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戰斗的唯物主義者是大無畏的,是不怕孤立的,是不怕反動派和修正主義者咒罵的,因為他們知道,代表未來的不是那個看起來可怕的龐然大物,而是自己這些小人物。

  一

  1919年4月,李大釗同志在《每周評論》第十六號上發表了一篇短文,題為《混充牌號》。文章指出:

  “世間有一種人物、主義或是貨品流行,就有混充他的牌號的紛紛四起。王麻子的剪刀好用,什么王麻子、旺麻子、真王麻子、老王麻子,鬧個不清。稻香村東西好吃,什么稻香村、新稻香村、老稻香村、真稻香村,鬧個不清。茶莊有王正大、汪正大的混雜,也是這個道理。‘民本主義’的話,在日本很流行,什么民本的軍國主義、君主民本主義,鬧個不清。賣藥的廣告,也說‘民本主義’。‘社會主義’流行,就有‘皇室中心的社會主義’、‘基督教的社會主義’出現。……”

  原來如此!這種混充牌號的事情,早就被五四運動的總司令、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李大釗同志預見到了!

  孫中山先生逝世兩年后的1927年,蔣介石集團就開始混充牌號,他們打著孫中山先生的旗號、妄稱孫中山的繼承者,卻拿起屠刀,大肆屠殺共產黨人和進步人士,斷送了轟轟烈烈的國民革命,李大釗同志也在這時被害了。

  1945年,毛主席在《論聯合政府》一文中指出:

  “一九二四年,孫中山先生接受了中國共產黨的建議,召集了有共產黨人參加的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訂出了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三大政策,建立了黃埔軍校,實現了國共兩黨和各界人民的民族統一戰線,因而在一九二四年至一九二五年,掃蕩了廣東的反動勢力,在一九二六年至一九二七年,舉行了勝利的北伐戰爭,占領了長江流域和黃河流域的大部,打敗了北洋軍閥政府,發動了中國歷史上空前廣大的人民解放斗爭。

  但是到了一九二七年春夏之交,正當北伐戰爭向前發展的緊要關頭,這個代表中國人民解放事業的國共兩黨和各界人民的民族統一戰線及其一切革命政策,就被國民黨當局的叛賣性的反人民的‘清黨’政策和屠殺政策所破壞了。昨天的同盟者——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被看成了仇敵,昨天的敵人——帝國主義者和封建主義者,被看成了同盟者。就是這樣,背信棄義地向著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來一個突然的襲擊;生氣蓬勃的中國大革命就被葬送了。

  從此以后,內戰代替了團結,獨cai代替了民主,黑暗的中國代替了光明的中國。……被國民黨反動分子所拋棄的孫中山先生的革命的三民主義,由中國人民、中國共產黨和其他民主分子繼承下來了。

  二

  毛主席逝世后,黨內出現了一系列的叛徒、宵小,他們利用毛主席的威望、打著共產黨的旗號,卻干著違背毛主席革命路線的事情,不僅否定了毛主席的文革實踐和“繼續革命”理論,而且摧毀了解放以來好不容易建成的生產資料公有制和農村人民公社制度,砸了工人的“鐵飯碗”,又使農民不得不進城打工、備受歧視、壓迫,還經常拿不到工資,受了工傷無人賠償……

  然而,這些修正主義叛徒、走資派們卻觍著臉說他們繼承了毛主席“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還說他們那一套“忑瑟理論”與毛澤東思想“一脈相承”。

  現在有些朋友很悲觀,覺得毛主席領導的革命事業失敗了,毛主席剛一逝世,就被一系列叛徒們把他老人家畢生的事業篡奪、篡改了;覺得四十年來,毛主席領導的革命事業已被糟蹋殆盡,沒有希望了……

  其實,毛主席生前早就料到,在中國很有可能出修正主義。

  1963年10月,毛主席會見阿爾巴尼亞軍事代表團時就說過:

  有那么一條道理,在國際形勢和平發展的時期,必然要出修正主義。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前,歐洲出現了許多修正主義。我們現在又碰到這種情況,又處在國際上所謂和平時期。……黨內隱藏了許多壞事情,黨內不純,部分組織已經被敵人占領了,所以,如果我們再不搞,再過十年,中國也會出修正主義。

  1964年6月,看完部隊的匯報表演后,毛主席在十三陵水庫管理處大樓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各中央局第一書記會議。毛主席在會議上說:“……要準備后事,即接班人問題。蘇聯出了修正主義,我們也有可能出修正主義。”

  1965年10月,毛主席在中南海頤年堂召集有各中央局第一書記參加的會議。會上,毛主席說:“要準備我們內部出修正主義、法西斯,……”

  可見,出修正主義、走資派篡權、資產階級上臺,這是社會主義歷史時期兩條路線、兩條道路斗爭的反映。現在有些朋友埋怨當初毛主席未能找到一種有效的辦法或制度,杜絕修正主義上臺。更有一些朋友“馬后炮”式地“出主意”、“找原因”,甚至發明了各種各樣的“新理論”。其實,毛主席早在幾十年前,不僅預告了出修正主義的可能性,而且指出了兩條道路斗爭的長期性。

  1962年8月,毛主席在北戴河中直俱樂部會議室主持中央工作會議。毛主席在這次會上指出:

  “人民內部有一種矛盾,它的本質是敵對的,不過我們處理的方式是當作人民內部矛盾來解決,這就是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矛盾。這個矛盾是長期存在的,不是幾年、幾十年的問題,我想甚至是幾百年。”

  1964年7月,毛主席在修改《關于赫魯曉夫的假共產主義及其在世界歷史上的教訓——九評蘇共中央的公開信》時,將文章中“在政治思想領域內,社會主義同資本主義之間誰勝誰負的斗爭,需要一個相當長的時間才能解決”一句中的“相當長”改為“很長”,并在這句話后加寫了一段話:

  幾十年內是不行的,需要一百年到幾百年的時間才能成功。在時間問題上,與其準備短些,寧可準備長些;在工作問題上,與其看得容易些,寧可看得困難些。這樣想,這樣做,較為有益,而較少受害。

  三

  現在有些朋友說,如果當初毛主席多活一些年,或者不指定華國鋒當接班人,或者當初把X小X槍斃了,恐怕就好了。其實,毛主席早就向我們指出,修正主義不是個別人的問題,而是一種有著一定社會基礎的歷史現象。

  1960年9月,毛主席在中南海頤年堂會見澳大利亞共產黨中央總S記夏基、主席狄克遜時說:“修正主義思潮是有社會根源的,有了這種思潮,就會有人出來代表它,這不是個人的問題。

  1964年1月,毛主席在人民大會堂福建廳會見日本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委員聽濤克己時說:

  修正主義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是舊社會母胎中的產物。就算沒有赫魯曉夫,難道蘇聯就不會出修正主義?我看很有可能。這不是個別人的問題,而是一定的社會階層的反映。和平狀態下的社會主義革命,要更困難些,也需要不斷地積累經驗。

  四

  1975年,毛主席年齡已經很大了,但他仍放不下反修防修的問題。這一年,毛主席向全黨、全國人民發出了“學習無產階級專政的理論”的指示。在這一指示中,毛主席進一步挖掘了出修正主義、出資本主義復辟的根源。他說:

  列寧為什么說對資產階級專政,要寫文章。要告訴春橋、文元把列寧著作中好幾處提到這個問題的找出來,印大字本送我。大家先讀,然后寫文章。要春橋寫這類文章。這個問題不搞清楚,就會變修正主義。要使全國知道。

  我國現在實行的是商品制度,工資制度也不平等,有八級工資制,等等。這只能在無產階級專政下加以限制。所以,林彪一類如上臺,搞資本主義制度很容易。因此,要多看點馬列主義的書。

  列寧說,“小生產是經常地、每日每時地、自發地和大批地產生著資本主義和資產階級的”。工人階級一部分,黨員一部分,也有這種情況。無產階級中,機關工作人員中,都有發生資產階級生活作風的。

  1964年,毛主席在修改《關于赫魯曉夫的假共產主義及其在世界歷史上的教訓——九評蘇共中央的公開信》時曾經指出:“資產階級影響的存在,是修正主義的國內根源;屈服于帝國主義的壓力,是修正主義的國外根源。”

  而在1975年“關于學習無產階級專政的理論”的指示中,毛主席更進一步挖掘了修正主義的根源。他認為,這個根源既包括社會主義過渡時期亟需逐步限制但仍然存在的商品制度、等級制度等一系列“資產階級法權”,又包括舊社會遺留下來的小生產習慣勢力和小資產階級思想觀念。

  在這里,我們不得不嘆服毛主席他老人家目光之遠大、思想之深刻。毛主席在這里,向我們提出了兩大任務,一是盡管生產資料所有制的社會主義改造初步完成了,還要在無產階級專政下大力限制資產階級法權,進一步發揮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二是號召人們要多看一些馬列主義的書,與私有觀念實行決裂,提高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自覺性。

  五

  修正主義有它的欺騙性。

  毛主席生前有一次會見美國朋友斯諾時,曾經說過:“我不喜歡什么社會民主黨,什么修正主義。修正主義有它欺騙的一面,……”

  1957年2月,毛主席在《關于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這篇講話中指出:“修正主義者,右傾機會主義者,口頭上也掛著馬克思主義,他們也在那里攻擊‘教條主義’,但是他們所攻擊的正是馬克思主義的最根本的東西。”

  1957年3月,在中南海頤年堂邀集部分教育和科學工作者座談時,毛主席說:“馬克思列寧主義實際上有三家爭鳴:一家是真正的馬克思列寧主義,一家是修正主義,一家是教條主義。...... ”

  1961年11月,毛主席寫下了一首《七律·和郭沫若同志》,詩的第一句便寫道:“一從大地起風雷,便有精生白骨堆。”就是說,從人類歷史一開始,就有像白骨精那樣的妖精,裝扮成好人,來迷惑群眾。

  六

  現在有的朋友對群眾抱悲觀的態度,覺得群眾都不覺悟。其實,早在半個世紀之前,毛主席放眼國際上帝國主義、現代修正主義聯手欺騙人民、國際共運暫時處于低潮的情況,就曾諄諄教導我們:

  在世界上,現在還有許多人,在社會民主黨的欺騙之下,在修正主義的欺騙之下,在帝國主義的欺騙之下,在各國反動派的欺騙之下,他們還不覺悟。但是,他們總會逐步地覺悟過來,總會擁護馬克思列寧主義。馬克思列寧主義這個真理,是不可抗拒的。人民群眾總是要革命的。世界革命總是要勝利的。

  (摘自毛主席1962年1月《在擴大的中央工作會議上的講話》)

  1960年6月,毛主席為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印發了《關于東南亞條約組織外長會議》、《蘇聯當前的新動態》、《羅馬尼亞〈階級斗爭〉第五期全文轉載蘇文章》、《對三篇文章的幾點零星反應》這四件材料,同時寫下了這樣一段批語:“一切反動派和機會主義者總是脫離人民群眾,違反客觀規律,因而他們遲早要失敗。這一點還有疑義嗎?完全沒有了。全世界的勝利都是我們的。”

  1962年8月,毛主席在中央工作會議上說:

  “在中國一定不出修正主義?這也難說,兒子不出,孫子出。不過也不要緊,孫子出了修正主義,孫子的孫子就要出馬列主義了。按照辯證法,事物總要走向反面的。”

  1963年11月,在為當時的中宣部副部長周揚修改題為《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的戰斗任務》的講話稿時,毛主席寫道:

  真正的革命家,真正的無產階級革命戰士,真正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戰斗的唯物主義者是大無畏的,是不怕孤立的,是不怕反動派和修正主義者咒罵的,因為他們知道,代表未來的不是那個看起來可怕的龐然大物,而是自己這些小人物。一切大人物都是小人物變成的。起初好像孤立的人們,只要他們手里有真理,他們最終總會要勝利,……而因為喪失真理、失掉群眾的擁護,有名的大人物和大團體,勢必會衰亡、會變小變臭,……事物總是在一定條件下向它的反對方面轉化。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馭粟裕天才者,唯有那個人
  2. 左大培主張的當前經濟政策
  3. 孫小果“普通家庭”能雇傭1副部5正廳,那非普通家庭呢!
  4. 郭松民: “自私到骨子里的大學生”是怎樣煉成的?
  5. 郭松民 | 評中俄提議部分解除對朝制裁:“林沖”終將踢翻“洪教頭”
  6. 美中協議的簽署是敵友不分的結果
  7. 為什么不恨毛主席 ——從母親兩次蒙冤上訪說起(一)
  8. 他本不必這么做!
  9. 郝貴生:“操場埋尸案”本質是權力“任性”還是“變質變色”?
  10. 像毛澤東那樣對付美國
  1. 孫錫良:無法無天!無法無天!無法無天!
  2. 浙江廣廈侮辱開國領袖,把毛主席頭像P成豹子頭,100萬罰款就完了嗎?
  3. 王震將軍密級談話:堅定維護毛主席!
  4. 北大包麗自殺事件,是虐愛還是虐待?
  5. “孫小果案”最嚴重的犯罪環節,依舊無人“認領”!
  6. 逼死包麗的,除了牟林翰究竟還有誰?
  7. 美國喪心病狂搞中國,中國卻與狼共舞
  8. 司馬平邦:關于孫小果團伙的覆滅
  9. 孫小果的“救命恩人”:為何只被黨內警告?
  10. “臨時夫妻”: 被折疊的農民工灰色婚戀世界
  1. 三天了 ,香港果然還是靜悄悄
  2. 當今世界的政治奇觀:“毛澤東熱” ——紀念毛澤東主席誕辰126周年
  3. 郭松民 | 林彪生日話林彪
  4. 司馬南:李嘉誠潘石屹們接盤國有,中國會怎么樣?
  5. 葉昌明:我所知道的王洪文
  6. 丑牛:去革命, 黨必修
  7. 老田 | 黨國余孽在香江(之一):政治上的“智障綜合癥”及其隔代傳人
  8. 張全景:在北京紀念毛主席誕辰126周年大會上的講話
  9. 今天關于香港的消息,都挺意味深長……
  10. “香港區議會選舉”的結果重要嗎?
  1. 毛主席對中國海軍的最后囑托
  2. 剛剛,武船集團敬立毛主席銅像,高12.26米,毛主席揮手永向前!
  3. 孫錫良:無法無天!無法無天!無法無天!
  4. 從霍元甲、黃飛鴻,到戰狼
  5. “臨時夫妻”: 被折疊的農民工灰色婚戀世界
  6. 浙江廣廈侮辱開國領袖,把毛主席頭像P成豹子頭,100萬罰款就完了嗎?
捕鱼达人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