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用電影攝影機記錄朝鮮戰爭的人

蘭草 · 2019-12-18 · 來源:《炎黃春秋》2019年第8期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導語:中國人民志愿軍在朝鮮戰場上打響第一槍后,當時的北京電影制片廠新聞處也奉命派出新聞攝影隊趕到前線,用電影膠片記錄我志愿軍與朝鮮人民軍的英雄戰績。他們在極其困難的條件下,先后拍攝了《抗美援朝》(一、二部)《朝鮮西線大捷》《英雄贊》《反對細菌戰》《板門店停戰談判》《交換病傷戰俘》《志愿軍凱旋回國》等幾十部大型紀錄片。這些影片歌頌了“最可愛的人”——中國人民志愿軍,在國內放映后極大地鼓舞了全中國人民的斗志。筆者曾有機會采訪了當年的新聞攝影隊成員——劉德源、趙化、盛玉增和楊今勇,聽4位老人回憶了攝影隊不顧生命危險扛著電影機在朝鮮戰場上記錄歷史的特殊經歷。

u=2417525101,553789101&fm=26&gp=0.jpg

  1950年10月20日,北京電影制片廠的首批抗美援朝攝影隊成員接到了廠領導的秘密通知,奉命立即回廠領黑口袋(暗房)、35mm蘇聯M機器和片包,作好開赴朝鮮前線的一切準備。10月25日,由徐肖冰為領隊,攝影師劉德源、石益民、牟森,攝影助理蘇中義、趙化、孫樹相、李剛等11名同志,按計劃離開北京。11月3日晚上,他們換上朝鮮人民軍的軍裝,從集安渡過鴨綠江進入朝鮮滿浦。

  攝影隊跟隨三十八軍穿插在戰場

  攝影隊進朝的最初幾天,一時沒有找到前方指揮部。11月5日夜,領隊徐肖冰奉命回國,安排劉德源和牟森各帶領一隊,由江界出發,兵分兩路去找三十八軍。11月7日夜,劉德源一路在花坪站找到了三十八軍后勤部,后經熙川通過高山峭壁,繞過盤山險道來到三十八軍軍直駐地。而牟森一路則于11月8日晨,到達軍部所在地“球場”。不久后,兩路人馬在“球場”會合,隨部隊一同待命。從11月8日至17日,利用和志愿軍戰士們隱蔽在山野掩體的機會,劉德源和牟森在“球場”附近抓拍到了敵P-51機擦著樹梢飛行掃射和7架B-29轟炸機從頭頂飛過的鏡頭。

  這時,扭轉朝鮮戰局的第二次戰役即將拉開序幕。三十八軍一一二師在正面誘敵深入,而一一三師、一一四師擔負的任務是分成左右兩路向敵人后方迂回穿插。跟隨部隊行動前,劉德源和牟森也分成兩個隊,劉德源帶著蘇中義、孫樹相等下到一一三師,牟森帶著趙化等下到一一四師。

  為了不被敵人發現行蹤,部隊必須連夜行軍,而且專撿沒人走過的山路。在天亮敵機來之前,他們就鉆在石縫里隱藏起來。下山的時候,棘荊劃破了棉衣,但他們把攝像器材都保護得完好無損。劉德源一路人,跟上了一一三師三三七團。為了扛著沉重的器材能緊跟上部隊快速穿插,他們不得不將大衣里的棉花統統抽掉,輕裝上陣。牟森一路人,跟著一一四師也向敵后方的德川東北迂回。24日,是三十八軍預設的包圍圈即將形成的最后一個晚上,兩萬多美軍進入了我軍的“大口袋”。11月25日,第二次戰役總攻伴著鵝毛大雪打響了。敵人調來了大量的炮兵和坦克部隊,出動了各種類型的飛機,拼命向外突圍,但是,為時已晚。

  一一四師出其不意,一舉拿下德川,打掉了南韓的“白骨團”,繳獲7門大炮。那一天,牟森和趙化拍下了敵人幾十架飛機輪番狂轟濫炸志愿軍不到4平方公里的陣地和我志愿軍奮勇殺敵的畫面。牟森的助手趙化回憶說,當時,數十發炮彈一齊在我們的戰壕周圍爆炸,巨大的轟鳴聲,幾乎要把我的耳朵震聾了,硝煙噴到臉上火辣辣的,彈片掀起的泥土砸在我們的身上,但我們始終抱著電影機讓鏡頭對準戰場。經過兩天兩夜的激戰,包圍圈越來越小。這之后,牟森和趙化在價川東北,拍到了打土爾其旅的戰斗場面。太陽下山的時候,拍到了敵軍投降的鏡頭。戰斗中,牟森繳獲了一支“湯姆”式手槍,趙化撿了一支卡賓槍,他們也把自己武裝了起來。趙化說,當時,我們的戰士把自己的三八大桿全扔了,換成了美國卡賓槍。勝利的時刻,牟森和趙化又在不到20公里的公路上,拍下了美國俘虜和他們丟下的坦克、大炮、汽車和尸體等,紀錄了美軍在朝鮮戰場上慘敗的情景。

  劉德源一路跟隨一一三師前衛團三三七團,向敵后穿插。為了堵住軍隅里、價川的逃敵,他們向三所里急進。搶渡大同江時,江面已經結了一層冰。但指揮員一聲令下,戰士們不顧一切地跳進冰河中,踩著冰凌渡河。劉德源和他的攝影隊員們,也把電影器材頂在頭上,涉水前行。可惜的是,夜幕中,他們無法拍到戰士們搶渡冰河的感人畫面。

  三三七團經過14個小時奇襲急進140里,按時到達三所里,切斷了北進敵人由順川逃跑的退路。剛剛占領山頭陣地,美軍騎兵第一師沿著公路從北面就上來了,雙方立即展開激戰。我軍打退了敵人幾十次突圍沖擊,也打退了由南向北相距只1公里的增援之敵。敵人在三所里遭到打擊后,又想從龍源里南逃,三三七團又先于敵人占領了龍源里,把敵人這條退路也堵死了。號稱美軍王牌師的騎兵第一師、美軍第二十五師、美軍第二師和土耳其旅均被圍殲在公路上。

  在這場七天七夜的戰斗中,劉德源和他的助手們也始終開著機器搶拍鏡頭。跟隨著部隊從山頭陣地沖下來,向潰逃在公路上的敵人沖擊,他們在數十里的公路上,拍到了敵人丟棄的汽車、坦克和各種輕重武器。在公路兩側,在草叢樹林中,在山溝里,他們拍攝到戰士們抓住敵人和曾經不可一世的美軍嚇得四處躲藏逃竄、狼狽投降的精彩鏡頭。劉德源還用鏡頭記錄下敵人丟下的汽車、坦克和發動機沒來得急關閉仍在發動著的畫面。

  12月2日,第二次戰役結束,殲滅敵人3萬多人。這次戰役的勝利,扭轉了朝鮮戰局。難怪彭德懷破天荒親自為三十八軍寫嘉獎令,電賀軍長梁興初,并寫下了“三十八軍萬歲”。

  為了把這一勝利消息迅速報道出去,劉德源奉命帶著他和牟森拍的片子趕回北京。北京電影制片廠以最快的速度制作成電影紀錄片《朝鮮西線大捷》。這是我軍入朝后第一次拍攝的真實電影,是第一次戰地報道,也是志愿軍第一次登上熒幕。第一部記錄志愿軍打勝仗的電影,極大地鼓舞了全國人民的斗志,也讓全世界人民看到了這一輝煌戰績。在劉德源趕回前線之前,這部影片就在全國各地同時上映了。

  攝影小分隊活捉三個美軍俘虜

  三三七團打完公路潰逃之敵,在打掃戰場時,劉德源在三三七團的陣地上聽到鄰近的一個團仍在戰斗。征得團首長的同意后,劉德源帶著攝影隊,尋著槍聲,向友鄰部隊摸去。拐過幾道山,在一個“人”字溝口處,突然,一架偵察機飛過來。劉德源趕緊讓蘇忠義和孫樹相隱蔽在巖石后,并說,咱們也趁機歇歇腳,吃點東西。劉德源剛坐下來,不經意地朝前方一望,頓時冒了一身冷汗。

  這時,三個美國兵已逼近。他連忙喊:“有敵人!”大家一聽,連忙臥倒,蘇忠義舉起卡賓槍對著敵人就打。敵人也立刻臥倒在田埂上還擊,劉德源對蘇忠義說,省著點兒子彈,瞄準了再打。劉德源也抄起卡賓槍打,可打著打著前方沒了動靜。原來三個美軍齊刷刷地跪在前面,槍扔在地上,舉著雙手投降了。劉德源一看特別興奮,說著“抓俘虜去”,就站起身,向他們跑過去。剛跑了二三十步遠,跪在中間的一個美國兵把面前的槍又拿了起來。劉德源見狀趕緊趴下,用手槍打了幾槍,可是對方沒有還擊。原來,美國兵怕我們不相信他們投降,把槍拿起來又往遠處扔了扔,表示他的投降誠意。劉德源才放心地沖到他們前面,中間的人用手指指自己的懷里。劉德懷伸手翻出一支手槍和一個黃布條(是他們聯絡飛機的信號)。繳了敵人的槍后,劉德源和隊友們把敵人帶到山上的一個小樹林里。三個美國兵,其中有兩個受了傷,蘇忠義就為他們包扎。

  后來,劉德源帶著三個俘虜一同找到部隊。三個攝影師抓住美國俘虜的消息傳回國內后,《人民日報》特意發表了一篇題為《攝影師活捉美國兵》的文章。

  攝影隊在前線戰場全程跟進

  第二次戰役后,利用部隊調整補充時間,第二批抗美援朝攝影隊,于1950年12月30日深夜,經新義州進入朝鮮東線戰場。19歲的盛玉增作為攝影助理正是在那個時候入朝的。但是,還沒等第二批攝影隊趕到前方部隊,第三次戰役就開始了。

  12月31日黃昏,在200公里的戰線上,我志愿軍6個軍和朝鮮人民軍3個軍團的兵力聯合發起總攻。第一批攝影隊冒著敵機的瘋狂阻撓趕赴前線。為了不貽誤戰機,他們一到志愿軍司令部,就立即請求下到前線部隊。部隊領導根據戰役部署,把攝影隊分別安排在各前線部隊。劉德源一隊,被分在了朝鮮人民軍第一軍團。經過幾晝夜的追趕,終于找到第一軍團。在那里劉德源拍攝了中朝部隊突破三八線向南推進的珍貴鏡頭。隨后,又拍攝了突破漢城,中朝戰士在漢城獨立門廣場前歡慶解放漢城,揮舞戰旗鋼槍,歡呼擁抱和把戰友拋向空中等熱烈而感人的場面。在一軍團工作期間,攝影隊換上了人民軍的服裝,在漢江前線人民軍的陣地上,拍攝了我志愿軍向敵人炮擊的鏡頭。

  隨后,我軍連續突破敵人兩道防線,突破漢江,把南下的攻勢推進到三七線附近。1月8日,彭總發現部隊深入的太遠,便下令停止追擊。至此,結束了第三次戰役。

  1月25日至28日,趙化在軍隅里的一個礦山洞里拍攝了由彭德懷、高崗、陳賡、洪學智等志愿軍各軍長師長以及金日成、金斗鳳、樸憲勇及人民軍第一軍團長、第二軍團長等中朝領導人參加的最高軍事會議。這段歷史鏡頭,后來被收錄在大型紀錄片《較量——抗美援朝實錄》中。會議休息時,彭總看到趙化忙碌得滿頭大汗,便從主席臺的桌子上,端起一盤蛋糕,送到他面前說:“小鬼,吃吧。”還拉著他的手問他幾歲啦,叫什么,哪里人。趙化一一作了回答。趙化早就聽說過彭總的嚴厲,比如伙夫給他加個菜,他就會大發脾氣說不準搞特殊化。前方繳獲了新車,想給他留一輛,他也不讓留。可是今天,趙化覺得他慈祥得像是父輩一樣關心著小兵。有一天,在山洞出口,他出來上廁所,沒穿防空衣,被哨兵拖住,死活不讓他出去。哨兵說:“報告首長,上級規定沒穿防空衣的人誰都不準離洞。”原來,戰時規定棉大衣一定要白里朝外穿,為的是與雪地色相近,以免暴露目標。彭總只好站在那里瞇瞇笑,直到參謀人員把一件里朝外的棉大衣披在他身上。

  劉德源利用戰爭空隙派蘇忠義回國,把第三次戰役攝影隊各路人馬拍攝的底片送回北京。經廠里幾天連夜突擊,很快完成了紀錄片《突破三八線解放漢城》,該片不久就在全國上映了。

  一個星期之后,敵人發起全面進攻,第四次戰役被迫開始。3月7日,敵人在強大炮火支援下,向我全線200公里的防御陣地發起大規模進攻。戰地攝影隊始終在一線拍攝著我軍對敵展開的節節阻擊,記錄了擔任漢江前線阻擊防御任務的五十軍和三十八軍一一二師及人民軍第一軍團,在天寒地凍的漢江岸邊,依托野戰工事頂住敵人大炮、坦克、飛機的輪番攻擊,前赴后繼,浴血奮戰23個悲壯的日日夜夜。

  3月14日,我軍撤離漢城。在攝影隊隨部隊回撤的路上,朝鮮人民軍軍團長對劉德源說,你要注意,路上可能有敵人的空降兵。果然在他們撤離的路上,美空降第一八七團在汶山空降了4000人,依仗著坦克、火炮企圖截斷北移的第一軍團的退路。還好攝影隊已經先于敵人越過了汶山,回到了預定的駐地。

  不怕犧牲的攝影隊員

  在朝鮮戰場上,牟森拍攝了一部反對細菌戰的片子。他不顧被感染的危險,到美軍投下細菌的地方去拍攝,用鏡頭真實記錄了美軍飛機投下的大量空彈、罐頭瓶,里面都是帶著各種細菌的小蟲子作為細菌武器的罪證。在大量事實面前,美帝國主義是無法抵賴的。

  劉德源受命組織拍攝《抗美援朝》第二集,始于第五次戰役。從粉碎敵人夏秋攻勢,打破敵人空中封鎖——“絞殺戰”,到敵人打著白旗來談判,直至揚名中外的上甘嶺戰役等主要戰績,攝影隊都前去拍攝。但是,由于第五次戰役多是夜戰,突破防線后,又未能在側后形成大的戰役包圍,基本上是打了一個平手,也沒能大量殲滅敵人的有生力量。攝影師盛玉增、劉洪銘等人,隨部隊跑了許多路,付出了巨大辛苦,卻收獲不大。此次戰役中,攝影隊失去了一位戰友。5月12日,年輕攝影師楊序忠在華川一帶的戰役行軍中,被俯沖下來的敵機掃射的子彈打中犧牲。

  經過五次戰役,我方先后殲敵23萬人。敵人被迫坐下來談判,但又毫無誠意,打打談談,耍了不少花招陰謀。在那些日子里,盛玉增、劉洪銘等攝影師幾乎天天都能在板門店談判中拍到具有說服力的事實。與此同時,盛玉增還進入到碧潼戰俘營拍攝了我軍優待戰俘的寶貴鏡頭。

  隨后,敵人連續發動的兩次攻勢,不但沒有達到目的,反而遭受到重創。這時,美軍才知道,談判桌上得不到的,戰場上同樣更難得到。于是,不得不再次回到談判桌前。進行談判時,為了有一個明顯的標記,以防他們的代表被誤傷,李奇微提出讓他們在吉普車上掛一面醒目的大白旗。美聯社記者看到這一幕,馬上寫了一篇文章,自諷“堂堂美國代表,代表聯合司令去談判,車上卻掛著白旗,太不光彩,這簡直是投降嘛!”但為時已晚,這個鏡頭,早已被我們的攝影師拍了下來。如今,我們在板門店談判的影片中,都能看到這些鏡頭。

  在整個抗美援朝戰爭中,敵人還進行過一場以空中優勢來封鎖我們的運輸線和后勤供應的“絞殺戰”。就在我軍的這條生命線上,攝影隊的同志仍舊冒著敵人的炮火,不間斷地拍攝著。攝影師劉云波最早拍到了敵機轟炸安東鴨綠江大橋的鏡頭。在我鐵道兵和中朝民工搶修線路和橋梁的緊張戰斗中,都有他拍攝的身影。在我高射炮兵向敵機射擊時,他也迎著敵機拍攝。工兵排除運輸線上的定時炸彈時,他更是跑前跑后用攝影機記錄著我軍這條炸不斷、打不爛、永遠暢通無阻的鋼鐵運輸線上發生的一幕幕。1953年初入朝的楊今勇也跟著攝影師韓克超拍攝了我軍修鐵路和朝鮮群眾填彈坑的鏡頭。

  戰場上,我志愿軍的空軍戰機出現時,攝影師們及時將他們攝入鏡頭。我飛行員張積慧在一次空戰中,把美軍王牌飛行員“空中霸王”中隊長戴維斯及其僚機打下來的情景,都被攝影機記錄了下來。

  我軍進入坑道戰后,與敵人在240公里防御面上對峙。在著名的上甘嶺戰役中,攝影隊派出了攝影師夜淮和張鳳梧,隨軍拍攝坑道戰,記錄了英雄的戰士和英雄的鋼鐵陣地。

  上甘嶺上的浴血鏖兵之后,美國人還欲與我們進行一次最后的較量。為了給敵人點兒顏色看看,于1953年5月20日,我軍發動了金城反擊戰。此次參戰的火炮達1000多門,5個師新裝備的“卡秋莎”火箭炮,以排山倒海之勢向敵人發起猛攻。發射前,盛玉增、劉德源、楊今勇都曾前去拍攝了這一令人熱血沸騰的壯觀場面。之后,盛玉增還穿越敵人封鎖線,到敵人前沿陣地拍攝美軍陣地的鏡頭,表現敵軍遭到重創的情景,這都是以后的電影中不可缺少的內容。

  盛玉增、楊今勇還從不同角度拍攝了從碧潼往開城板門店遣送聯合國軍戰俘的相關鏡頭。美軍戰俘被遣返出來時,一個個紅光滿面,并高興地大呼小叫,與我方戰俘從敵人戰俘營出來后的骨瘦如柴,形成鮮明對比。

  1953年7月27日,板門店停戰協定簽字后,朝鮮舉行了停戰以后的第一次閱兵。楊今勇拍攝了金日成身著元帥服,在平壤閱兵的莊嚴場面。到此,攝影隊完成了拍攝任務。

  當年,《抗美援朝》第一部在全國44個城市及部隊、工廠、農村同時上映。戰地攝影師還在影片放映時向現場群眾報告前線情況,受到極大歡迎。此片成為當時進行愛國主義、革命英雄主義和國際主義教育的生動教材。《人民日報》在短評中稱它“在人民電影的歷史上占有輝煌的地位”。這部影片在1952年捷克第七屆卡羅維發利國際電影節上榮獲“勞動人民爭取自由和平斗爭獎”。攝影師徐肖冰、劉德源也獲得朝鮮政府頒發的三級國旗勛章。

  在抗美援朝期間,北京電影制片廠更名為中央新聞電影紀錄電影制片廠,他們先后派出50多人到朝鮮前線執行拍攝任務。這些不顧生命危險、只為記錄真實影像的攝影人值得我們銘記。■

  (作者單位:解放軍出版社)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王震將軍密級談話:堅定維護毛主席!
  2. “孫小果案”最嚴重的犯罪環節,依舊無人“認領”!
  3. 司馬平邦:關于孫小果團伙的覆滅
  4. 孫小果的“救命恩人”:為何只被黨內警告?
  5. 剛剛,武船集團敬立毛主席銅像,高12.26米,毛主席揮手永向前!
  6. 郭松民 | 《兩只老虎》:最喜劇的橋段在哪里?
  7. 現在何人能養活7個孩子?
  8. 從華為HR事件看“人力資源假說”的破產
  9. 吳銘:再談“美元霸權”的來源
  10. 孫小果案九問:政法系統需要一次思想整風運動!
  1. 孫錫良:無法無天!無法無天!無法無天!
  2. 浙江廣廈侮辱開國領袖,把毛主席頭像P成豹子頭,100萬罰款就完了嗎?
  3. 北大包麗自殺事件,是虐愛還是虐待?
  4. 孫錫良:誰是我們的朋友?
  5. 逼死包麗的,除了牟林翰究竟還有誰?
  6. 王震將軍密級談話:堅定維護毛主席!
  7. “孫小果案”最嚴重的犯罪環節,依舊無人“認領”!
  8. 中國人的悲劇
  9. 美國喪心病狂搞中國,中國卻與狼共舞
  10. 孫錫良:老孫微評(熱點聚焦)
  1. 三天了 ,香港果然還是靜悄悄
  2. 當今世界的政治奇觀:“毛澤東熱” ——紀念毛澤東主席誕辰126周年
  3. 郭松民 | 林彪生日話林彪
  4. 司馬南:李嘉誠潘石屹們接盤國有,中國會怎么樣?
  5. 葉昌明:我所知道的王洪文
  6. 丑牛:去革命, 黨必修
  7. 老田 | 黨國余孽在香江(之一):政治上的“智障綜合癥”及其隔代傳人
  8. 今天關于香港的消息,都挺意味深長……
  9. “香港區議會選舉”的結果重要嗎?
  10. 張全景:在北京紀念毛主席誕辰126周年大會上的講話
  1. 央視報道“全國優秀教師”滄南教授:“我非常堅定信仰毛澤東思想”
  2. 剛剛,武船集團敬立毛主席銅像,高12.26米,毛主席揮手永向前!
  3. 孫錫良:無法無天!無法無天!無法無天!
  4. 從霍元甲、黃飛鴻,到戰狼
  5. “臨時夫妻”: 被折疊的農民工灰色婚戀世界
  6. 浙江廣廈侮辱開國領袖,把毛主席頭像P成豹子頭,100萬罰款就完了嗎?
捕鱼达人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