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朱永嘉:毛澤東談中美關系和香港問題

朱永嘉 · 2019-12-09 · 來源:朱永嘉讀史閱世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收回香港是毛主席早就定下的國策,現在還多少留了一點尾巴,毛主席說的并不是永遠不動它。

  《毛澤東年譜》記載,1964年1月17日下午,毛澤東在中南海頤年堂會見斯特朗、柯弗蘭、愛德樂等人,康生、吳冷西、袁水拍在座。毛澤東向客人提出兩個問題,他說:現在,在外交上遇到兩個問題,想聽聽你們的意見。一個是,美國現在主要是注意蘇聯,還是注意中國?第二個是,美國現在是不是在積極準備打第三次世界大戰?有人說是。愛德樂說:美國報刊自己是這樣說的:在當前,在短期內,蘇聯是主要敵人;從長期來看,中國是主要敵人。毛澤東說:他們是這樣說的,我看到過這樣的話。但是,帝國主義者是實用主義,“長期”,對他們來說不那么重要,因為太久了?,F在他們看不起我們,認為我們只有手榴彈,沒有原子彈。不過,他們也在注意我們。關于美國是否在準備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問題,我們過去講過,現在也還是這樣看??梢钥匆豢礆v史,美國總是到最后才參加國際戰爭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是如此,第二次世界大戰也是如此?,F在美國手伸得太長,是十個手指按住十個跳蚤,一個也抓不住。美國現在在兩個“第三世界”都遇到抵抗。第一個“第三世界”是指亞、非、拉。第二個“第三世界”是指以西歐為主的一批資本主義高度發展的、有些還是帝國主義的國家,這些國家一方面壓迫別人,另一方面又受美國壓迫,同美國有矛盾。不能設想,美國只在兩個“第三世界”遇到抵抗,而獨獨在蘇聯和東歐會不遇到抵抗。

  1965年4月11日下午,毛澤東在武昌東湖賓館客舍會見阿聯總統外交事務顧問薩布里和夫人一行,陳毅、張體學等在座。談到國際形勢時,毛澤東說:美國也許向我們挑釁,我們正作準備。它要打,你有什么辦法?只有打。怕打仗解決不了問題,不怕打仗也許好一點。有這么多基地在我們周圍,臺灣、日本、菲律賓、南朝鮮、南越、泰國,都是美國的基地,馬來西亞、新加坡是英國的基地,是對付中國的,也對付印尼?,F在國際局勢的中心在這邊。歷史證明,帝國主義是可以被打敗的。美帝國主義在中國被打敗了,在朝鮮被打敗了,在越南也要被打敗。(按:其實最近這幾十年,美國人幾乎打一仗,輸一仗,阿富汗戰爭,能說美國勝利嗎?伊拉克戰爭能說美國勝利嗎?在敘利亞搞顏色革命,能說美國勝利了嗎?美國的魔爪伸到哪里,恐怖主義便泛濫到哪里。它對伊朗也不敢動手,要知道,特朗普是一個商人,它的目的便是到處伸手撈錢,哪有商人上戰場的事,特朗普是紙老虎最典型的形象。)我們有幾句話,就是“利用矛盾,爭取多數,反對少數,各個擊破”。一個一個地打破,總有矛盾可以利用。

  從毛澤東的話可以知道,對付美國的霸權主義,我們還是有豐富歷史經驗的,從建國第一天起,我們就是老對手了。

  1972年1月6日,因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黑格來訪,安排尼克松訪華事宜,中午,毛澤東同周恩來、葉劍英談外事工作。周恩來《對美方口信的答復》稿,交毛澤東審閱。毛澤東說:“好,我看可以給他講。他二十二年都沒有來,再等你一百年嘛!總而言之,無非是吹了,過不了幾年也是要來的。”最后,周恩來問:“聯合公報草案(按:指中美聯合公報))除臺灣問題外,美方沒提,是不是就不動了?”毛澤東說:“就不動,要動就動一點,把人民要進步改成人民要革命。他們就是怕革命,他們愈怕,我們愈要提。”毛澤東還說:“其實,這個公報沒有把基本問題寫上去?;締栴},無論美國也好,中國也好,都不能兩面作戰??陬^上說二面、三面、四面、五面作戰都可以,實際上就是不能兩面作戰。當然寫進去也不好嘍!”

  關于這兩個問題,第一,毛主席把處理中美關系的原則講透了,一是對美國的相互關系上要堅持原則,在原則問題上寸步不讓,該斗的時候堅持斗爭到底,無非吹了,沒有什么了不起,幾十年來我們依靠獨立自主,自力更生,任何困難都難不倒我們,要有這樣的膽識和勇氣,才不會吃虧。

  第二,毛主席講到如何處理當時與美國和蘇聯的關系,無非是策略上不能兩面作戰,要充分利用矛盾,重點打擊的只能是一方。那時改善中美關系,說到底無非是集中力量應對1969年3月珍寶島事jian以后高度緊張的中蘇矛盾。而美國之所以要與中國改善關系,也是為了利用中蘇矛盾,便于他們向蘇聯討價還價而已。

  蘇聯解體,美蘇之間冷戰結束,美國對原蘇聯地區盡可能地進行分化瓦解,那段歷史我們決不能忘記,現在俄羅斯用來對抗美國的重型裝備,大部分仍是蘇聯時期留下的遺產,這一點俄羅斯也忘不了,所以原來的美蘇矛盾變成了現在的美俄矛盾,然后美國就把中國視為主要敵人,這一點到了特朗普時代達到峰值。在這個歷史背景下,中俄只能聯手對付美國的霸權主義。

  歷史上有沒有兩面作戰的國家,當然有,如拿破侖時期的法國是兩面作戰,一方面對英國,另一方面對俄國,結果失敗了。兩次世界大戰的德國是兩面作戰,一面對英國和法國,另一方面對俄國和蘇聯,結果也失敗了。中國歷史上也有一個典型人物,那就是項羽,他犯了二個嚴重錯誤,一個是把彭城作為自己的都城,那是四戰之地,無法作為根據地。另一個錯誤是他兩面作戰,他一面與劉邦作戰,一面與東方的田齊作戰,當他與田齊作戰時,劉邦拿下了彭城,項羽只能回師痛擊劉邦,劉邦有關中的蕭何為他守著根據地,前線失敗了能夠再起來,而項羽最終弄了一個四面楚歌,最終只能烏江自刎,毛主席當年要我們閱讀《史記·項羽本紀》的要點就在于此。關于不能兩面作戰的問題,毛主席總結了國際、國內的歷史經驗,才講這一番話的,值得我們永遠銘記。特朗普就是不懂這個道理,他那個“美國優先”的結果便是四面樹敵,至于他會不會弄一個四面楚歌,我們不妨拭目以待。

  《毛澤東年譜》記載,1972年7月24日晚上,毛澤東在中南海游泳池召集周恩來、姬鵬飛、喬冠華、王殊等談國際問題。針對當時西方一些人討論蘇聯的戰略是向西還是向東,還是聲東擊西這個問題,毛澤東說:西方從第一次世界大戰起就想推德國向東,不使它向西?,F在,包括美國、英國、法國、西德都想推動蘇聯向東,推蘇向華,西方無戰事就好。兩個德國應該統一,搞兩個干什么呢?無非是雅爾塔搞的。我講過多次,中國是一塊肥肉,誰都想吃的。但現在要吃呢,要用文的,用武的難,過去可以,過去清朝、北洋軍閥、蔣介石的時候都可以。在兩個超級大國之間可以利用矛盾,就是我們的政策。兩霸我們總要爭取一霸,不兩面作戰。”(《毛澤東年譜》(6)第441頁)

  毛澤東同志這一段話很重要,西方總的方針希望推動蘇聯向東,實際情況蘇聯還是把向西作為重點。毛澤東說:“我的看法,蘇聯是聲東擊西,口里講是整中國,實際上是向歐洲和地中海。有個英文刊物叫《新聞周刊》,有篇文章算了一筆賬,說蘇聯是整歐洲的。它在歐洲那邊包括在東歐駐扎的部隊,有九十一個師,國內靠西邊還有八十個師,對中國這邊不過四十多個師。這種估計只當一種想法,你們外交部研究一下。我出點題目,究竟是聲東擊西,還是真正向東?準備它是要打??梢哉堃恍┤藖?,也可以派一些人出去,要搞些調查研究,情況弄得確實一些。”

  從這兩段議論,可以看到毛澤東的思路很清楚,蘇聯與西方的對峙,是國際矛盾的主要方面,但西方想把這股禍水推向東邊,西方的愿望與實際狀況并不一致,但還得作調查研究,把情況弄確實,目標很明確,不能兩面作戰,此是其一。

  另一個問題,中國是美蘇之間的夾心肉,都想吃這塊肥肉,清王朝末期、北洋軍閥、蔣介石統治時期,國家只是形式上的統一,實際上地方實力各據一方,而中國革命勝利以后,國家是統一的,外來侵略者要用武的就困難了,所以只能用文的。那么什么是文的?從這些年中美關系看,無非是意識形態的滲透,它在一部分知識分子中有影響,不可能成為主流,也沒有組織起來的可能,只是一股崇美、恐美的思潮,建國初期被批得抬不起頭來,如今有所回潮。此外就是搞顏色革命那樣的顛覆活動,前幾個月香港暴亂的背后有美國中情局的支持,特朗普公然跑到聯大去鼓吹,他們的目標不是香港,而是對著大陸,對著我們的國家政權,但這套陰謀詭計很難得逞。目前香港暴亂活動要公開成立臨時政府,發表宣言,無非是逼我們來一次改土歸流罷了?!秴问洗呵铩酚卸涛?,是連在一起的,一篇題目叫《不二》,接下來一篇的題目叫《執一》,《不二》中有這樣一段話:

  有金鼓所以一耳也;同法令所以一心也。智者不得巧,愚者不得拙,所以一眾也;勇者不得先,懼者不得后,所以一力也。故一則治,異則亂;一則安,異則危。

  在《執一》中有這么一句話:

  一則治,兩則亂。今御驪馬者,使四人人操一策,則不可以出于門閭者,不一也。

  他們那樣的暴亂活動早已不得人心,只會自掘墳墓,不用很久便會銷聲匿跡了。中國不是烏克蘭,不是格魯吉亞,中國自古以來是同一國家的郡縣制,不是聯邦制,要分裂中國的圖謀很難得逞,西方對中國采用武的那一套早就失敗了,所謂文的那套東西在中國沒有市場,也不可能得逞。

  《毛澤東年譜》記載,1973年4月20日晚上,毛澤東在中南海游泳池住處會見墨西哥總統埃切維里亞,周恩來、熊向暉在座。談到世界形勢時,埃切維里亞說:“現在世界有條件可以開始過和平的日子了。你不這樣認為嗎?”毛澤東說:“我認為不是這樣,要打!天下大亂。你說,我們跟美國沒有建交,吵了二十幾年,尼克松為什么到這里來啊?就是他那個事情(按:指越南戰爭和美蘇關系)不大好辦了,要找我們啊,然后跑到莫斯科去,壓蘇聯一下。(按:還有就是在越南戰場上放他們安全撤軍,免得全軍覆沒。他們不僅在戰場上無法持續,國內矛盾也那么尖銳。)他自己不承認。今年二月基辛格來,我就跟他說了。他說,不是。我說,你們踩了中國人的肩膀跑莫斯科。你看,那么一個大國,打朝鮮沒打勝,打越南也沒打勝?,F在算是和了,又是吵得一塌糊涂。還是要依靠美國人民。”(《毛澤東年譜》(6)第475-476頁)基辛格先后來中國九次,說到底那是為了利用中蘇矛盾踩在中國的肩膀上壓蘇聯罷了。

  毛主席當年還談到過收回香港的事,說明他當時就考慮過這個問題?!睹珴蓶|年譜》記載,1963年8月9日下午,毛澤東在中南海頤年堂會見索馬里總理舍馬克及隨行人員,周恩來、陳毅、李先念等在座。毛澤東說,中國還沒有完全解放,因為臺灣還沒有解放,現在美國還在占領我們的臺灣。美國不承認中國,在我國周圍建立很多軍事基地來包圍我們。至于香港,英國沒有多少軍事力量,我們要占領是可以的。但過去有條約關系,小部分是割讓的,大部分是租借的,租期是九十九年,還有三十四年才滿期。(按:如果我們按期收回九龍半島,香港還有立足的余地嗎?離開了九龍半島,香港那點小島能獨立生存嗎?)這是特殊情況,我們暫時不準備動它。香港是通商要道,如果我們現在就控制它,對世界貿易、對我們同世界的貿易關系都不利。我們不動它并不是永遠不動它。英國現在安心,將來會不安心的。

  毛澤東當年的預言基本上后來都應驗了,英國的末代總督彭定康還活著,中國有一句老話,慶父不死,魯難未已。收回香港是毛主席早就定下的國策,現在還多少留了一點尾巴,毛主席說的并不是永遠不動它。

  這幾天,在香港一些蒙面暴徒在晚上肆無忌憚地破壞交通設施,妄圖癱瘓香港的正常經濟秩序,蒙面做這些事,說明見不了人,見不了陽光,你們能持久嗎?就那么幾只跳蚤,上躥下跳,能翻得了天嗎?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美國FBI弄一些小錢讓無知的青年學生,有的還是小孩子,為你們沖鋒陷陣,不缺德嗎?說到底,那些所謂的反對派議員,還不都是跳梁小丑。奉勸你們別做黃粱夢了,投靠美國不可能有好果子給你們吃的。10月4日休斯頓火箭隊總經理莫雷在個人平臺發表支持暴亂的錯誤言論,立即遭到國內方方面面的抗議、反對與聲討,斷絕與休斯頓火箭隊的一切往來。無論什么組織,在香港問題上說三道四,都沒有好果子吃。要不了很久,或許到割尾巴的時候了,尾巴翹高一點,也好割一點。能指望美國的特朗普為你們干什么嗎?他的第一要務是如何保證2020年的大選,如何應對民主黨的彈劾案,現在他是泥菩薩過江,與烏克蘭總統的通話門還在發酵,彈劾案還在發酵,他自身難保。他在國際國內四處著火,八處冒煙,他面臨的還不就是項羽當年四面楚歌的局面嗎?要懂得商人的骨頭是軟的,為什么?商人的特點是利字當頭,不是義字當頭。

  早在1975年的時候,美國就搞過拿關稅來卡中美貿易,毛主席說過你們怎么想把中國長城搬到美國去呢?美國想利用關稅搞貿易戰的問題,在全球化的條件下,產業結構也是全球化的,能割得斷嗎?那么一點高科技能卡得住中國嗎?中國靠獨立自主、自力更生,很快能趕上來的。你們要想一下,你們那么破舊的基礎設施,要改造和重建,將來靠誰呀?除了中國還有誰呀!美國搞貿易戰本質上是損人不利己的事,要打就奉陪到底,不打則互通有無,這個問題特朗普也非常糾結。毛澤東時代,處理國際關系無非是兩條,一條是萬隆會議上提出的和平共處五項基本原則,就是大家友好相處。如果要搞霸權主義來欺凌中國,那我們奉行的法則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中國不會屈服于任何外來的欺凌。

  中國有一句老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中美之間還是好來好去,不僅對中美雙方有益,對世界各國都有益。與中國為敵,受害的還是美國自身的利益,中國在獨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基礎上,還是能夠繼續奮勇前進的。

  為了穩定香港的社會秩序,就在10月4日,香港政府通過了《禁止蒙面條例》,10月5日生效,這個法令在西方許多國家早已實行。就在10月4日深夜,香港遭遇四個月來最為黑暗的一夜,香港14個區全部遭到暴亂分子瘋狂的攻擊,暴徒們扔汽油彈,縱火,堵路,打人,破壞道路交通設施,破壞通訊設施,香港鐵路125個車站被毀,車站出入口閘機、售票機等設施遭到損毀。他們對在香港的中資企業極盡破壞之能事,放火搶劫,無惡不作,令人發指。這一夜的破壞,導致香港地鐵5日早晨全線停運,19家大型商場全部停業,很多銀行宣布10月5日暫停業務,大學周邊交通堵塞,宣布停課。這樣的暴亂,妄圖使香港死寂。這一切他們都是自作孽,為自己挖掘墳墓,香港就那么幾個反對派議員,心甘情愿為霸權主義賣命,能有好結果嗎?中國有一句老話:“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說到底,焦點在中美之間,如果不能相向而行,那我們只要能橫下一個決心,鐵下心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這一場持久的多側面的矛盾斗爭,中美兩國之間各自的結局,自會揭曉,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是美國改變了對華戰略,不是中國主動封閉起來 ——三評《鄭永年:中國會再次封閉起來嗎?》
  2. 鄭永年先生對改革開放前后的歷史缺乏客觀公允的認識 ——二評《鄭永年:中國會再次封閉起來嗎?》
  3. 《方方日記》的文本、邏輯與問題
  4. 說好的八小時工作制呢?
  5. 【4月30日】健康觀察哨:武漢市核酸檢測88.9萬人次,結果……
  6. 趙磊:官宣不盡人意,“技不如人”或“道不如人”?
  7. 這絕以不是一場簡單的追責與索賠的法律戰,而是一場血淋淋的以屠殺中國為目的的大圍剿!
  8. 方方們真的愛國嗎?
  9. 秋石:文學不是荒謬——評《人鳥低飛》兼致王小妮女士
  10. 草根和資本家的自由之間,隔著多少個小目標?
  1.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2. 積極信號,奔走相告:方方隊友梁艷萍被調查,希望這僅僅是開始
  3. 為什么人民日報充滿憂傷?
  4. 大學教授們的“言論自由”
  5. 黃智賢回應方方: 不屑無良 ——寫給所有中國人
  6. 急需用實際行動向美國證明中國不是好惹的
  7. 談談湖北大學調查梁艷萍教授
  8. 左大培:讓外企撤出成為好事
  9. ?孫錫良:老孫微評(教育會否香港化?)
  10. 喪心病狂的投名狀—— 評《八十國聯軍索賠之可行性研究報告》
  1. “萬萬”沒想到:搬起石頭卻砸了自己的腳
  2. 怎樣的社會主義才是未來?——張維為理論批判
  3. 論“方方”的倒掉
  4. 張志坤:中國公知集團遭遇一場政治滑鐵盧
  5. 孫錫良:這個“國際玩笑”不夠大
  6. 老田| 后文革新貴自我塑造過程考察:以方方為例看“遍地文革余孽”哪兒來的
  7. 德國為什么拒絕中國的援助?
  8. 方方日記風波似乎掩護了什么......
  9. FF的“朋友圈”
  10. 孫錫良:誰能說清方方們的別墅陳案?
  1. 從韶山沖走出來的一代女杰
  2. 建議注射消毒液殺死新冠病毒?!一天后,特朗普又改口了……
  3.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4.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5. “熱度”極低的云南大旱
  6. 喪心病狂的投名狀—— 評《八十國聯軍索賠之可行性研究報告》
捕鱼达人攻略 捕鱼电玩注册送38 36选7博彩技巧 网上兼职赚钱方法 网盛棋牌下载安装 江苏省11选五开奖结果 2元刮刮乐有中大奖的吗 哈哈湖南麻将哈哈棋牌 nba录像全场回放 喜乐彩什么时候开奖 江西多乐彩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