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曹征路:從突破邊界到改變顏色

曹征路 · 2019-11-14 · 來源:烏有之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一個50年前發生在東歐的理論事件,對中國意味著什么?很顯然,如今的中國也到了一個歷史的邊界時刻。

  從突破邊界到改變顏色

  最近讀到一篇有趣的文章,《50年前西方左翼關于現實主義邊界的爭論》。作者洪子誠是北京大學教授,是我國文藝理論、文學批評領域的專家,也是被眾多左翼青年批評家追崇的導師。文章說的是, 1963年前后發生在東歐和前蘇聯文藝理論界的一些爭論,即怎樣看待“人道主義、基督教、現代派等理論資源”,要不要確立現實主義的“新尺度”。洪先生介紹說,這場爭論由三個事件組成:法國文藝理論家羅杰•加羅蒂所著《論無邊的現實主義》的出版是爭論的由頭,以及隨后發生的“頹廢”概念討論和在布拉格召開的卡夫卡討論會。洪先生介紹并梳理了這三個事件的過程及爭論雙方的主要觀點,他想暗示點什么,卻又欲言又止。

  時間是1963年前后,地點是東西方交匯的捷克斯洛伐克,重點是“邊界”。倒是發表該文的《編者按》道出了洪先生文章的要旨——現實主義的問題是經典馬克思主義文藝的重要話題,它關切的不是文藝的“手法”或者“技藝”本身,它涉及到的是如何認識世界的問題。實際上這是馬克思主義發展到“危機”時刻的一個表征。如何突破教條主義的限制,加洛蒂為代表的馬克思主義者選擇了向人道主義、基督教、現代派等理論資源保持開放態度。對此,我們恰恰需要以嚴肅的態度來面對這份20世紀的遺產。

  1963年前后是哪一年?稍有歷史常識的人都知道,這是東西方冷戰發展到膠著狀態的歷史時刻,是杜勒斯提出和平演變戰略的十年以后,也是社會主義陣營開始松動的特殊時期。當赫魯曉夫拋出秘密報告和蘇共中央踐行“三和一少”的國際路線以后,東西方在意識形態領域的爭奪首先就是從文藝領域開始的。表面上是對個別作家作品的喜好鑒賞,實際上暗含著審美主導權、價值判斷權的爭奪,所有的理論話語都是為此而來。所以本來作為一種創作方法的現實主義,陡然身價倍增,變為意識形態的攻防陣地。諸如波特萊爾、普魯斯特、卡夫卡和喬伊斯等原本在資本主義國家也未必有多少讀者的作家作品,也忽然成為人肉炸彈,所向披靡。是報春的燕子?還是暗中煽動翅膀的蝙蝠?這在普通讀者那里喜好褒貶或許無關緊要,但在社會主義陣營內部卻成為了一個“左翼馬克思主義”的問題。當然不是這些作家作品有多么厲害,而是社會主義陣營的領導集團開始變質的先聲。

  洪先生的文章是寫給中國人看的,他在文中列舉了大量的中國元素,從《論無邊的現實主義》的中國譯本和傳播,到胡風、秦兆陽、周揚、胡喬木等人的論說,都可以證明這一點。但他卻特別重視捷克斯洛伐克的地理空間和政治文化身份,以彰顯這是一個“邊界”,是別具深意的。既然是邊界,既然有爭奪,那就必然存在誰在進攻誰在防守的問題。一個50年前發生在東歐的理論事件,對中國意味著什么?很顯然,如今的中國也到了一個歷史的邊界時刻。有趣的是,同樣發生在捷克,同樣是1963年前后,同樣是與中國密切相關的文藝理論事件,洪先生卻沒有提到捷克文藝理論家普實克與美國人夏志清的辯論。以洪先生的專家身份,不可能不知道這段公案,是有意忽略還是選擇性遺忘?比較合理的解釋是,故事發生在社會主義陣營的“邊界”捷克,中國讀者比較陌生,外國的月亮容易說得圓。其二,青鳥不傳云外言,他山之石同樣可以攻玉,意思到了就行??墒窍闹厩寰筒灰粯恿?,對于中國的大多數受過近幾十年大學文學教育的畢業生以及小說愛好者來說,那可是個如雷貫耳的人物,他的基本立場人們都是清楚的,如果把他也拉進“左翼馬克思主義者的內部爭論”,顯然就暴露出這場所謂的“現實主義邊界之爭”的真正本質。

  下面簡單介紹一下長達數十年的“夏普之辯”,以幫助讀者了解這段歷史公案。 1961年,耶魯大學出版夏志清以英語寫成的《中國現代小說史》。1962年,影響頗大的漢學期刊《通報》刊出普實克長達48頁的書評,題為《中國現代文學史的根本問題與夏志清<中國現代小說史>》,對夏著作出了嚴厲的批評。夏志清回憶說:“《中國現代小說史》1961年3月出版時,我在歐美漢學界并無名氣,而捷克學者普實克早已是歐洲的中共文學代言人,故要在漢學期刊《通報》上寫篇長評,想把我擊倒在地,再也站不起來。”隨后,夏志清寫成同等篇幅長文《論中國現代文學的“科學”研究——答普實克教授》,刊于次年的《通報》上。在兩人交鋒之余,我們還看到普實克的一位研究生史羅甫也在著名刊物《東方文獻》上發表《讀第一部中國現代小說史札記》,猛烈抨擊夏志清的小說史,認為它“以一己的政治愛惡來取代文學的科學標準”,以致“全書無甚價值”。夏志清對普實克的批評亦顯然非常重視,40年后他的“小說史”已經在大陸被眾多批評家奉為圭臬了,他對當年的辯論還耿耿于懷,在后來的文章如1987年他悼念劉若愚和許介昱的文章《東夏悼西劉——兼懷許芥昱》、2002年在臺灣發表的《中國古典小說.中譯本序》,還一再追憶此事。

  普實克的學術基本訓練是建立在實證主義之上的歐陸學理傳統,他的主要觀點是:文學史的書寫要求作者真誠努力地去把握某一時間段的文學整體復雜過程,并以客觀無私的方式將這復雜過程呈現。因此文學研究是對知識的一種摯誠的求索,文學研究者其實和科學家沒有太大區別——其目的都是揭示客觀真相;文學史研究的對象不是一個顯而易見的實體,而是一個有待深入探索的復雜過程。馬克思主義哲學認為“人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所以他特別強調文學或者藝術“結構”的社會性,認為“文學結構”必須進入社會結構中才產生其意義;并認為“結構”是動態的,而非靜態的,“文學結構”因應不同的力量的交互影響而恒常處于變動之中。這樣的理論背景便必然得出的結論是,夏志清之作充斥“未能對一位作家的作品作出系統的分析,而只滿足于將自己局限在純屬主觀的視察”,“為了成就他的議論,故意強調某些事物而抑制或隱瞞另一些,又或者給事物增添了非原有的意義,”屬于“教條式的嚴苛”、“無視人性尊嚴”;批評夏志清全面扭曲中國戰時解放區的意識形態問題和毛澤東的觀點,特別是《在延安座談會上的講話》;批評夏志清一再聲稱以作品的“文學價值”為原則,但實際品評作家高下時,卻總是依照政治判斷,而非藝術考量。

  夏志清受到的學術訓練是美國耶魯大學的“新批評”學派,即無客觀標準的批評。他反駁普實克的主要觀點是:文本本身就是客觀世界,“文學史家的基本任務有以下這個定義:批判地審察某一時期的重要的、有代表性的作家,并簡括綜述其時代概況,讓他們的成敗在歷史過程中被了解,”“作為綜述中國現代小說的開創之作,我重申,首要的任務是區分與評價,直至我們從大量作品中清理出一定的秩序和模式,直至我們從優秀作家中區辨出偉大作家,從平庸作家區辨出優秀作家,我們才有可能研究影響與技巧。”所以在夏志清的頭腦中,“客觀”就是擺脫主流論述的支配,忠于自己對作品的閱讀經驗和判斷。換句話說,夏志清理想中的“客觀”,就是他本人的喜好,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他認為文學史家的第一任務,永遠是卓越之發現與鑒賞,“文學史家”可以互換的名號是“批評家”。

  事實上,了解這段歷史的人都知道,早在夏志清離開北京大學之前,就已經加入了美國中情局的工作,負責撰寫供美軍參閱的《中國:地區導覽》手冊。這項計劃由主張反共的耶魯大學政治系教授饒大衛主持,夏志清負責其中“文學”、“思想”、“大眾傳播”三大章,以及“禮節”、“幽默”、“人物小傳”、“地理”等不同環節。這本手冊只有試印本,并未正式出版。據夏志清描述,其中“文學”一章,包括古代文學,但重點卻在現代。國民黨政權退出大陸以后,美國中情局香港辦事處資助張愛玲寫了污蔑民主革命的小說《赤地之戀》《秧歌》,正是出自夏志清的謀劃。所以他在《中國現代小說史》中把這兩部內容荒謬藝術拙劣的小說吹捧為“20世紀最偉大的小說”,張愛玲也成了中國作家的頭號人物,配合一部無恥的影片《色戒》,張愛玲的小說在大陸還風靡一時。

  撇開各自的政治背景不談,就這些主要觀點而言,這二人孰是孰非孰高孰低,在50多年后的今天其實是一目了然的。奇怪的是,夏志清的奇談怪論在中國大陸的高校中卻暢行無阻,很少受到批判,甚至香港還出過一本書《文學如何成為知識》,就差沒說“文學如何成為法律”了。這也許才是洪先生介紹1963年的文藝理論之爭時,不提普實克與夏志清的真正原因吧。

  回到篇頭我們的疑問,洪先生究竟想暗示點什么呢?那就是,燕子就是蝙蝠,關鍵在你怎么看,有沒有成功越過“邊界”,這事在50年前就已經發生了。對中國讀者而言,這是歷史,也是現實,不稀奇。至于文學,那不過是下酒的餐前小菜。

  曹征路寫于2019年11月14日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老田:中國革命的精神遺產到哪兒去了——從1970年代三撥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說起
  2. 為什么中國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3.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黨和國家!——建黨99周年的追思
  4. 這一去,要叫天地變了顏色
  5. 將“中共”比作“公司”是嚴重的政治錯誤!
  6. 是該過緊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7. 方方女士又打“極左”了,就問你慌不慌!
  8. 莫迪姿態強硬,印度國內有些人開始擔心了
  9. 美國對香港亮出“核選項”?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樣……
  10. 郝貴生:“共產主義的幽靈”究竟是什么?
  1.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2. 我敢預測:要不了多久會再次聽到這些話
  3. 特朗普掐住了反華“命門”?
  4. 又一個重要標志性事件,這屆網民太了不起了!
  5. 陳伯達之子:八大關于社會“主要矛盾”的論述是如何產生的?
  6. 張志坤:中美關系,請不要在捏造文辭上下功夫
  7. 老田:中國革命的精神遺產到哪兒去了——從1970年代三撥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說起
  8. 毀人一生的待遇,降低個退休待遇?
  9. 郭松民 | 勝利1962:中印邊界問題的歷史回顧(全文)
  10. 人民為什么討厭高曉松?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錢昌明:“不爭論”,是一顆奴隸主義毒瘤!
  3. 張志坤:如此嚴重的政治問題,究竟該誰負責!
  4. “地攤經濟”還未落地就要“收攤”?
  5.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6. 又一個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職
  7. 賀雪峰:我為什么說山東合村并居是大躍進
  8. 邋遢道人:6億人月入一千、地攤經濟及其他
  9. ?中印邊境沖突出現傷亡,中國周邊局勢急劇惡化!
  10. 俺看地攤經濟,就像一頭黔之驢
  1. 北京知青孫立哲:我與史鐵生一起做赤腳醫生
  2. 印共(毛)舉行五年來最大規模群眾集會
  3.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4. 鄭永年:中國切不可在世界上顯富擺富
  5. 從盼兒到怕兒: “只生一個女孩”為何盛行東北農村?
  6. 我敢預測:要不了多久會再次聽到這些話
捕鱼达人攻略 7星彩怎么算中奖 天津11选五中奖规则 上海本地股票推荐 排列3玩法中奖说明 深圳风采开奖走势图 创业板股票推荐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开奖 三肖选一肖一码 甘肃快3跨度表 排列五走势图专业版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