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國際 > 國際縱橫

美國多個共產黨和工人黨對喬治·弗洛伊德被謀殺的抗議聲明

CCNUMPFC · 2020-06-03 · 來源:WorldCommunistParties
收藏( 評論() 字體: / /

  美國多個共產黨和工人黨對喬治·弗洛伊德被謀殺的抗議聲明

  (華中師范大學國外馬克思主義政黨研究中心  麥沛玲  編譯)

  【編者按】2020年6月1日,著名的左翼網站“保衛共產主義”刊發文章,介紹了美國共產黨人黨、美國共產黨、美國自由道路社會主義組織、美國工人世界黨和爭取社會主義和解放黨在內的美國多個共產主義政黨和左翼政黨對喬治·弗洛伊德被謀殺的抗議聲明。5月25日以來,成千上萬的群眾走上明尼阿波利斯和美國其他主要城市的街頭進行示威,抗議警察的鎮壓,要求為弗洛伊德和其他遭受警察暴行的受害者伸張正義。這些政黨控訴和譴責資本主義國家漠視人民生命和白人之上的種族主義,要求保護黑人和所有受壓迫人民不受種族主義迫害的權利,表達對全國各地抗議者的聲援和支持。文章主要內容如下:

  美國共產黨人黨(PCUSA)

  喬治·弗洛伊德的遇害是警察的恐怖和懦弱行為,表明他們完全無視窮人和工人階級的人權和尊嚴。一名手無寸鐵,無辜的非裔美國人被受信任并發誓要保護其市民“和平的官員”緩慢處死。美國共產黨人黨強烈譴責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白人至上主義的警察于2020年5月25日殺害喬治·弗洛伊德的行為。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和明尼阿波利斯市的行為再次證明,他們保護壟斷資產階級的特權、財產和權力結構。1937年,共產黨員亞伯·米羅波爾(Abel Meeropol)(筆名Lewis Allen)寫下抗議種族歧視《奇怪的果實》(STRANGE FRUIT),成為一首由意大利比利假日樂隊在1939年演出的歌曲。

  自從威廉·帕特森(William L. Patterson)和保羅·羅伯遜(Paul Robeson)于1951年向聯合國遞交了“指控種族滅絕”的請愿書以來,情況變得更糟。除非我們作為一個民族,誠實而公開地質疑美國“利益高于人民”的心態,否則一切都不會改變。壟斷資本主義從未在美洲消亡!它依然存在,例如在明尼阿波利斯事件,其受害者是社會上的窮人和工人階級!

  正如我們的兄弟喬治·弗洛伊德因窒息而死,美國的窮人和勞動人民也是如此。美國共產黨人黨提出抗議聲明:

  停止種族滅絕!

  對一個人的傷害就是對所有人的傷害!

  窮人和工人階級的生活很重要!

  聲援所有受壓迫的人民!

  美國共產黨(CPUSA)

  

  美國共產黨和明尼阿波利斯人民共同要求立即逮捕和起訴謀殺喬治·弗洛伊德的警察。

  在世界各地流傳的8分鐘令人震驚的證據是清晰而不可掩飾的。它揭示了喬治·弗洛伊德死于警察的公開謀殺。因此,拒絕立即逮捕的行為在明尼阿波利斯和全國各地引發的憤怒浪潮。“我無法呼吸”再次成為數百萬人的戰斗口號。毫無疑問,抗議活動將繼續下去,直到正義得到伸張。

  明尼阿波利斯的叛亂不是抗議者的錯,而是制種族主義和暴力制度體制的錯。這些種族主義謀殺一再發生,而且大多數情況下沒有受到起訴。奇怪的是,沒有更多的叛亂活動爆發。

  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不負責任地威脅要“槍斃搶劫者”,這樣的輕蔑態度并不令人意外。我們不妨回顧一下他曾威脅要下令在美墨邊境開槍射擊移民??梢?,暴力威脅是他行事的常規操作。事實上,他公開鼓勵警方粗暴對待被捕者。特朗普才是真正的暴徒。

  特朗普將種族主義作為主要組織手段的做法只會隨著他在11月的失敗而告終。但是美國現在亟需解決種族主義暴力泛濫的問題。國會、州議會、市議會、勞工領導人、神職人員和全國各地的社區組織代表都必須解決這一危機。首先,必須把新納粹分子、三K黨和其他新法西斯分子趕出全國各地的警察部門。此外,美國需要對警察制度進行徹底的改革。

  新型冠狀病毒對有色人種工薪階層的影響使針對非裔美國人的日常暴力雪上加霜。就像在任何戰爭中一樣,他們往往是第一批在前線服役的人,也是第一批陣亡的人。

  我們呼吁我們的成員和朋友們以各種可能的方式加入為正義而戰的抗議活動,并在今后的每一次示威活動中為喬治·弗洛伊德伸張正義。

  我們向弗洛伊德本人及其家人表示致敬。當一個暴徒壓在他脖子上時,弗洛伊德絕望地哭著呼喚已逝的母親。我們呼吁,站起來抗議!現在,我們和數百萬人一起要求正義!

  美國自由道路社會主義組織(FRSO)

  明尼阿波利斯人在過去72小時內走上街頭,要求逮捕在5月25日星期一晚上殺害46歲非裔美國人喬治·弗洛伊德的警察。周二早上公布的目擊者視頻顯示,前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德里克·肖萬(Derek Chauvin)將弗洛伊德壓在地上,用膝蓋直接壓住了他的脖子——視頻顯示了弗洛伊德最后的喘氣??梢月牭剿嬖V殺人警察,他無法呼吸;可以看到他身體開始無力掙扎前,他呼喊著他的母親。另外三名警察在場待命,兩名警察在積極地幫助把弗洛伊德控制在地上,他們都無視旁觀者的懇求。此后,明尼阿波利斯數萬人走上街頭,呼吁正義,要求懲罰,這才促使明尼阿波利斯警方立即解除與弗洛伊德遇害案有關的四名警察的職務,并最終于5月29日指控并監禁德里克·肖萬。

  我們不能忘記,雙城區警方近年來備受矚目的警察謀殺案的斗爭目標,包括2015年兩名明尼阿波利斯警察謀殺非洲裔美國人賈馬爾·克拉克(Jamar Clark),引發抗議浪潮;2017年菲蘭多·卡斯蒂爾(Philando Castile)以及賈斯汀·達蒙德(Justine Damond)在明尼阿波利斯郊區被警察殺害的事件,也引發了大規??棺h。

  針對非裔美國人的警察殺人問題不僅僅是黑人受壓迫的故事,也是國家壓迫制度的結果,這個制度將非裔美國人束縛起來,使他們遭受統治階級及其警察的最激烈的暴行。從明尼阿波利斯到路易斯維爾,我們看到警察對黑人生命的漠視,明尼阿波利的叛亂成為黑人解放運動的一個突破點,引發了全國性的抗議。

  正如馬丁·路德·金曾經說過的,“暴亂是無人傾聽的民眾的語言。”

  我們必須繼續呼吁,要求社區控制警察,并對所有殺人警察,特別是謀殺喬治·弗洛伊德的警察進行起訴和定罪。我們必須像在芝加哥看到的拉昆·麥克唐納(Laquan McDonald)案件的掩蓋行為,努力驅逐那些拒絕起訴殺人警察和種族主義私刑犯的政府律師和檢察官,正如他們最初在佐治亞州不倫瑞克發生的艾哈茂德·阿貝里(Ahmaud Arbery)私刑案中所做的那樣。

  5月30日,全國反種族主義和政治壓迫聯盟呼吁全國范圍內舉行一天的抗議活動,抗議全國警察部門的謀殺政策,并要求大規模釋放因新冠肺炎而被關押在監獄的囚犯。我們團結起來響應這個呼吁,并知道越多的人走上街頭抗議,在這個國家的民族壓迫的基礎越不穩定。孟菲斯和洛杉磯等城市已經開始發生抗議活動,許多城市計劃在周末前的一周內將舉行抗議活動。

  我們的工作是組織、鼓動并將為喬治·弗洛伊德、艾哈茂德·阿貝里、布蘭娜·泰勒(Breonna Taylor)伸張正義與我們當地爭取正義和社區控制警察的斗爭聯系起來。我們需要在地方和國家兩級建立組織,以鞏固人民的權力,使之成為打擊民族壓迫和刑事不公正制度的戰斗力量。

  街道上充滿了行動的火焰,我們的工作是繼續點燃火焰。

  為喬治·弗洛伊德伸張正義!起訴并定罪殺人警察!社區控制警察!

  一切權力交給人民!

  美國工人世界黨

  美國工人世界黨向明尼阿波利斯所有勇敢的抗議者致敬,這里是目前反對警察恐怖主義的第一線。我們也向洛杉磯、孟菲斯和其他城市的積極分子致敬,他們組織抗議活動,冒著感染流行病的危險走上街頭或乘坐大篷車,以表達對這一要求的聲援:為喬治·弗洛伊德和所有警察暴力的受害者伸張正義。

  企業媒體把明尼阿波利斯5月27日的抗議稱為“暴亂”。1968年3月14日,馬丁·路德·金在一次演講中定義了這個詞,他說:“暴亂是無人傾聽的民眾的語言。”在他被暗殺后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黑人在數百個城市中舉行了爭取正義的抗議活動。他們的聲音被聽到了。

  明尼阿波利斯的黑人也是如此。在5月27日的行動中,社區成員砸破了警車車窗,并割破了一長排警車的輪胎。他們在活動中團結一致,發出強有力的聲音說:“我們都是喬治·弗洛伊德”——這意味著,他們中的任何一個都可能成為警察在任何特定地點或時間私刑的受害者。

  抗議活動對5月25日警察對黑人喬治·弗洛伊德的私刑錄像進行了回應。觀看這段視頻的每個人都看到一名白人種族主義警察德里克·肖萬(Derek Chauvin)在弗洛伊德在絕望地呼喊著母親時,用膝蓋使弗洛伊德窒息而死,而另外三名警察,托馬斯·萊恩(Thomas Lane)、陶濤( Tou Thao)和j·亞歷山大·庫恩( J Alexander Kueng)則沒有采取任何措施阻止這一暴行。

  在明尼阿波利斯,無人注意的黑人社區只需要一個火花——弗洛伊德的處決——就能激起他們的集體憤怒,這些憤怒是在多年屈辱的警察占領、騷擾、毆打和逮捕中積累起來的。就連統計數據也證明了他們的憤怒:在2009年末至2019年5月在明尼阿波利斯被槍殺的警察中,約60%來自黑人社區——盡管他們只占總人口的20%。(《紐約時報》,5月28日)

  抗議者打破了四名被解雇警察曾經駐扎的第三區總部的窗戶。他們拿起警察瞄準他們的催淚彈,把它們扔還給警察。他們燒毀或沒收來自汽車地帶(AutoZone)、塔吉特(Target)公司和其他企業的貨物。

  階級暴力觀

  抗議活動從5月26日的“和平”發展到5月27日的直接行動后,企業媒體紛紛捍衛資本家神圣的私人財產,并給一些抗議者貼上“暴力”的標簽。明尼阿波利斯市長雅各布·弗雷(Jacob Frey)和其他官員呼吁“冷靜”。

  這種裝腔作勢的做法重復了資本主義政客的一貫做法,他們試圖在非暴力問題上挑撥群眾之間的關系。

  1965年在洛杉磯瓦茨、1967年在新澤西州的紐瓦克和底特律,1968年馬丁·路德·金遇刺后的數百次起義,1980年邁阿密叛亂,1992年洛杉磯叛亂,2014年在密蘇里州的弗格森,他們都提出了同樣的觀點。

  世界工人黨主席薩姆·馬西(Sam Marcy)在1992年出版的小冊子《馬克思主義對洛杉磯暴動的辯護》(A Marxist Defense of the LA Rebellion)中寫道:“在資產階級舉步維艱時代,當群眾突然而出乎意料地站起來的時候,資產階級動聽的論調是,放下暴力。”相對于遵紀守法的多數人,它掩蓋了少數人無法無天的各種謊言和欺騙。

  這里的馬克思主義再次貫穿了這一切。馬克思主義的暴力觀源于一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它首先區分了壓迫者的暴力與對群眾反應性的暴力。僅僅能夠用這種方式來表達它是一個巨大的進步,遠離了令人厭惡的資產階級對非暴力的贊美。他們從來沒有想到,群眾從來沒有在非暴力理論方面取得任何真正的飛躍。膽怯從來沒有成為歷史。

  “事實上,如果群眾所追求的目標——不受壓迫和剝削——能夠以這種方式實現,馬克思主義者確實更喜歡非暴力的方法。但是,馬克思主義解釋了階級斗爭以及被壓迫民族和壓迫者斗爭的歷史演變。”

  這些事件有兩個共同點:一是由警察的恐怖活動,特別是殺害黑人引起的;二是被壓迫者及其盟友因資本主義造成的長達數十年的不人道狀況而進行的反對壓迫的重大叛亂。

  叛亂嚇壞了富有的統治階級,他們想要隱藏對工人和受壓迫者的嚴重剝削。但一旦叛亂爆發,統治階級將釋放國家機器——警察、移民和海關執法局、國民警衛隊,甚至軍隊,企圖恐嚇黑人、棕色人種和土著社區的新殖民地人民。

  當群眾反抗時,他們不僅反抗國家,而且反抗剝奪他們基本生活必需品——工作、住房、保健、教育和不受一切形式壓迫的生活權利等的實現資本主義固有的利潤驅動的壓迫制度。

  正如馬西所強調的,任何來自被壓迫者的自發或無組織的暴力都是對國家有組織武裝力量的自衛。兩者之間沒有等號;它們代表兩個截然不同、對立的社會階級。

  從不同的意識形態角度來看,馬丁·路德·金和馬西所說的都與今天明尼阿波利斯南部發生的事件聯系在一起。

  然而,任何被壓迫的團體以及反種族主義的白人青年認為,打擊所有恐怖主義(無論是警察還是新法西斯者)都是合理的。對于右翼甚至所謂的自由媒體和政客的誹謗攻擊和謊言,它應該得到支持和捍衛,因為他們的主要目的是要為腐朽制度道歉。

  美國爭取社會主義和解放黨(PSL)

  美國爭取社會主義和解放黨譴責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對喬治·弗洛伊德的殘忍殺害。我們向喬治·弗洛伊德的家人和團體表示最深切的同情。開除職務是不夠的。德里克·肖萬和他的三名同案犯必須立即被逮捕和起訴。正義只能從對所有涉案人員的定罪和判刑開始!

  我們向成千上萬的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居民致敬,他們出于對正義的憤慨,要求為喬治·弗洛伊德伸張正義。弗洛伊德遇害后的第二天,眾多示威者走上街頭,遭到警方的暴力鎮壓。身著防暴裝備的警察使用狼牙棒、催淚瓦斯和槍支鎮壓明尼阿波利斯人民的義憤。

  就在四年前,明尼阿波利斯市舉行的菲蘭多·卡斯蒂利亞(PhilandoCastile)哀悼活動中,一名黑人男子也被警察槍殺。兇手杰羅尼莫·亞涅斯(Jeronimo Yanez)在審判中被釋放并被認定“無罪”。此事件引發了全國各地的抗議。

  自美國爆發COVID-19危機以來,已爆發了一系列警察和治安維持會成員殺人事件。盡管在美國的一些地區實行了封鎖和隔離措施,但對黑人的壓迫仍然存在,而且事實上,隨著最近史上最大的公共衛生危機之一發生之后,這種壓迫還在激增。

  一段拍攝喬治·弗洛伊德遇害的視頻被發布在臉書上,引發了廣泛的憤怒和抗議。在視頻中,弗洛伊德被人按在地上,臉緊貼著地面,鼻子流血不止,并反復發出“我無法呼吸”的聲音。當弗洛伊德倒在地上時,警察德里克·肖萬把他的膝蓋抵在弗洛伊德的脖子上,使他窒息。當多名旁觀者懇求警察放開弗洛伊德時,弗洛伊德變得毫無反應,被救護車送往亨內平縣醫療中心,后來被宣布死亡。喬治·弗洛伊德的最后一句“我無法呼吸”和在2014年被紐約警察局警官丹尼爾·潘塔萊奧(Daniel Pantaleo)勒死的埃里克·加納(Eric Garner)的最后一句話一樣。

  警官們聲稱他們對正在進行的偽造行為作出了回應,這可能是一種非暴力犯罪。警官們聲稱,手無寸鐵的弗洛伊德拒捕,但他們后來改變了說法,聲稱他是“醫療事故”。令人憤慨的是,警察對弗洛伊德這樣具有醫療困難的人使用這種殘忍的致命手段,更不用說其他人了。

  我們不能依靠已經開始調查這起謀殺案的聯邦調查局來伸張正義。美國聯邦調查局是一個暴力的國家機構,它是被用作對抗美國黑人解放運動的武器。聯邦調查局對黑人團體從來就存在歧視。當人民面對美國資本主義國家的種族主義壓迫而組織起來為自己的要求而斗爭時,真正的正義就會實現。只要警察存在于這個種族主義國家,他們就會一直扮演“白人至上主義”和“資本主義”的突擊隊的角色。

  在這個絕對關鍵的時期,我們決心建立能夠對種族主義國家及其統治階級發動武裝階級斗爭的組織。在COVID-19危機期間,統治階級及其政府完全漠視數百萬工人階級的生命,尤其是黑人,他們是病毒的最大受害者。在這場深刻的危機中,喬治·弗洛伊德、喬治亞州布倫瑞克的艾哈茂德·阿貝里、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的布蘭娜·泰勒和印第安納波利斯的肖恩·里德的種族主義屠殺清楚地表明,抗議和反擊必須繼續并加強。我們聲明并支持黑人和所有受壓迫人民抗議和保護自己不受種族主義恐怖之害的權利。

  美國爭取社會主義和解放黨要求對涉及弗洛伊德謀殺案的四名警察進行起訴和定罪,還要求結束對明尼阿波利斯示威者的鎮壓,要求在衛生和經濟危機期間伸張正義和追究責任。

  為喬治·弗洛伊德和種族主義警察在恐怖活動中的所有受害者伸張正義!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老田:中國革命的精神遺產到哪兒去了——從1970年代三撥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說起
  2.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黨和國家!——建黨99周年的追思
  3. 為什么中國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這一去,要叫天地變了顏色
  5. 是該過緊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6. 方方女士又打“極左”了,就問你慌不慌!
  7. 將“中共”比作“公司”是嚴重的政治錯誤!
  8. 莫迪姿態強硬,印度國內有些人開始擔心了
  9. 美國對香港亮出“核選項”?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樣……
  10. 郝貴生:“共產主義的幽靈”究竟是什么?
  1.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2. 我敢預測:要不了多久會再次聽到這些話
  3. 特朗普掐住了反華“命門”?
  4. 又一個重要標志性事件,這屆網民太了不起了!
  5. 陳伯達之子:八大關于社會“主要矛盾”的論述是如何產生的?
  6. 張志坤:中美關系,請不要在捏造文辭上下功夫
  7. 毀人一生的待遇,降低個退休待遇?
  8. 人民為什么討厭高曉松?
  9. 郭松民 | 勝利1962:中印邊界問題的歷史回顧(全文)
  10. 哭泣的村莊:一個中國農大研究生的回鄉日記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錢昌明:“不爭論”,是一顆奴隸主義毒瘤!
  3. 張志坤:如此嚴重的政治問題,究竟該誰負責!
  4. “地攤經濟”還未落地就要“收攤”?
  5.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6. 又一個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職
  7. 賀雪峰:我為什么說山東合村并居是大躍進
  8. 邋遢道人:6億人月入一千、地攤經濟及其他
  9. ?中印邊境沖突出現傷亡,中國周邊局勢急劇惡化!
  10. 俺看地攤經濟,就像一頭黔之驢
  1. 北京知青孫立哲:我與史鐵生一起做赤腳醫生
  2. 印共(毛)舉行五年來最大規模群眾集會
  3.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4. 鄭永年:中國切不可在世界上顯富擺富
  5. 從盼兒到怕兒: “只生一個女孩”為何盛行東北農村?
  6. 我敢預測:要不了多久會再次聽到這些話
捕鱼达人攻略 北京11选5五码分布走势图 中奖率高的时时彩软件 北京快3中奖助手 招聘晚上看赌场600一人 加拿大北京幸运28开奖 快乐8平台app下载地址 2020海南自行车环岛赛路线图 山东十一选五官方网站 喜乐彩中奖方式 江西十一选五近100期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