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國際 > 國防外交

岳青山:胡錫進提出所謂武統臺灣的“需要兩個戰略的確定性”只怕是得了“恐美病”!

岳青山 · 2020-05-29 · 來源:烏有之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胡文》提出所謂武統臺灣必需“兩項戰略上的確定性”、“兩個條件”,乃奇談怪論。它既沒有法理的依據,同《反對分裂國家法》唱的是反調,又沒有歷史的根據,有悖于我們共和國創立、鞏固和發展的歷史,更談不上馬克思主義的指導。毛主席面對美帝國主義的侵略,從來就沒有怕過。

  岳青山:胡錫進提出所謂武統臺灣的“需要兩個戰略確定性”論只怕是得了“恐美病”!

  ——紀念《反對分裂國家法》實施15周年

  今年是《反對分裂國家法》實施15周年。胡錫進在蔡英文高票贏得臺灣地區領導人“選舉”的第二天,就發表了題為《胡錫進實事求是看武統臺灣的選項》一文(以下簡稱《胡文》)。乍一看來,似也在“理”,說得還“頭頭是道”。只是,一經推敲、細想,也就大謬不然。

  現在,蔡英文已“宣誓就職”,民進黨又在緊鑼密鼓準備“公投修憲”,特朗普破壞三個“聯合公報”支持臺獨也動作頻頻,未來四年臺灣情勢如何,大家都在拭目以待?!逗摹诽岢龅倪@種觀點,也就不可不分辯清楚。

  一、所謂武統臺灣的“兩項戰略確定性”論

  《胡文》開門見山指出,蔡英文高票當選之后,“大陸互聯網上主張武力統一臺灣的聲音迅速升高”。他認為,這些人太不實事求是。他們不懂,“實事求是看武統臺灣”,那就須有“兩項戰略上的確定性”,或“兩個條件”,作為前提。如果“兩個條件缺其一,中國大陸武統臺灣就將面臨巨大戰略風險”,危險得很!

  請看《胡文》是怎么說的:

  “從昨天晚上開始,大陸互聯網上主張武力統一臺灣的聲音迅速升高。老胡今天專門談談這個問題。”

  他肯定,現今“武統臺灣,從兩岸軍事對比來說毫無問題,會比70年前解放軍打平津戰役拿下北京城還容易。與此同時,它意味著中國與美國全面攤牌,這是中國必須冷靜面對的風險與挑戰。”

  那么,中國甚么條件下才談得上“武統臺灣”呢?

  《胡文》提出:“中國把武統作為一個優先現實選擇,需要兩項戰略上的確定性:

  第一,解放軍在第一島鏈附近形成壓倒性優勢,或者我們能夠很容易地給前來干預的美軍造成不可承受的代價。與此同時,美國不敢對中國實施大規模的戰略報復,不敢對中國進行核訛詐。”

  這里提出,武統臺灣需要的第一個“戰略上的確定性”,即軍事上的“戰略確定性”、軍事“條件”,要點是:

 ?、?、“解放軍在第一島鏈附近形成壓倒性優勢,或者我們能夠很容易地給前來干預的美軍造成不可承受的代價”;

 ?、?、“與此同時,美國不敢對中國實施大規模的戰略報復”;

 ?、?、還要“美國不敢對中國進行核訛詐。”

  “第二,中美經濟實力對比形勢逆轉,中國的市場規模和綜合經濟競爭力超過美國,使得美國在與中國發生嚴重軍事沖突的時候無力對中國開展全面經濟制裁,也無力聯合西方力量在經濟上圍堵中國。也就是說,武統臺灣不會給中國大陸經濟發展造成嚴重的不確定性。”

  這里提出“武統臺灣”需要有經濟上的“戰略上的確定性”、經濟“條件”,要點是:

 ?、?、“中美經濟實力對比形勢逆轉,中國的市場規模和綜合經濟競爭力超過美國”;

 ?、?、“美國在與中國發生嚴重軍事沖突的時候,無力對中國開展全面經濟制裁”;

 ?、?ldquo;也無力聯合西方力量在經濟上圍堵中國”。

  總之,“武統臺灣不會給中國大陸經濟發展造成嚴重的不確定性。”

  并且,《胡文》強調指出:“兩個條件缺其一,中國大陸武統臺灣就將面臨巨大戰略風險。我們必須面對這個現實。”

  概而言之,中國選擇“武統”,就“意味著中國與美國全面攤牌,這是中國必須冷靜面對的風險與挑戰”,這就“需要兩項戰略上的確定性”,即軍事上的“戰略確定性”,條件高到要“美國不敢對中國實施大規模的戰略報復”,乃至“不敢對中國進行核訛詐”,和經濟上的“戰略確定性”,條件具體到美國既“無力對中國開展全面經濟制裁”,“也無力聯合西方力量在經濟上圍堵中國”。如果“兩個條件缺其一,中國大陸武統臺灣就將面臨巨大戰略風險。我們必須面對這個現實。”天會塌下來!

  《胡文》提出“兩項戰略確定性”論毫無道理,既違法,又忘馬,還悖史。

  二、“兩項戰略確定性”論,違法

  《胡文》提出所謂武臺灣的“兩項戰略確定性”首先是違法,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對分裂國家法》。

  2005年3月14日,中國人大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通過《反分裂國家法》,明文規定:

  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大陸和臺灣同屬一個中國,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分割。“解決臺灣問題,實現祖國統一,是中國的內部事務,不受任何外國勢力的干涉。”

  第五條規定,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是實現祖國和平統一的基礎。國家以最大的誠意,盡最大的努力,實現和平統一。如果“和平統一”實在不成,就要武統?!斗磳Ψ至褔曳ā穼τ谖浣y臺灣的條件作了明確的界定:

  “第八條:臺獨分裂勢力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造成臺灣

  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或者發生將會導致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或者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國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

  這里,《反對分裂國家法》十分明確規定實行武統臺灣的條件有三:

  第一、“臺獨分裂勢力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造成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

  第二、“臺灣發生將會導致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

  第三、“臺灣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

  由此可見,《反對分裂國家法》明文規定武統臺灣,就這三個條件。而且,三條只要有一,就要堅決實行武統。白紙黑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僅此而已,絕無其他。

  這里,有沒有中國“武統臺灣”,必須具有“兩項戰略上的確定性”、“兩個條件”呢?沒有,連半點意思都沒有!

  有沒有實行“武統臺灣”,非得等到“美國不敢對中國進行核訛詐”之時呢?沒有,一點影子也沒有。

  有沒有“武統臺灣”,需要待到美國經濟上“無力對中國開展全面經濟制裁”,甚至還“無力聯合西方力量在經濟上圍堵中國”之際呢?沒有,連一個字都沒有。

  可見,《胡文》提出武統臺灣需要所謂“兩項戰略確定性”、“兩大條件”,同《反對分裂國家法》是風馬牛不相及。

  如果胡主編自以為,《反對國家分裂法》沒有寫明“兩項戰略上的確定性”,有失偏頗,那也只能提案全國人大重新審議,修正補充。在此之前,擅自在中央媒體公布自己的主張,是很輕率的,不負責任的,十分有害的。

  三、“兩項戰略確定性”論,忘馬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掌握和運作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研究和解決中國的實際問題,是我們黨的傳家寶。”《胡文》為什么無視《反對分裂國家法》擅自另提所謂“兩項戰略上確定性”呢?說到底,就是忘了這個“傳家寶”。

  應當承認,我國按照《反對分裂國家法》實行武統臺灣之時,確也不能不準備美國出面干涉和破壞的危險?!逗摹分赋龃朔N危險是完全正確的。

  只是應當看到,這里是兩個不同性質的問題,即大陸用統一臺灣,實現國家領土的最終統一的問題,和美國阻撓、破壞和干涉中國武統臺灣、侵略中國的問題。兩者既相互聯接,又相互區別,不應當簡單地絞在一起,混為一談。

  1959年10月2日,中蘇兩黨會談,赫魯曉夫就曾提出,中國和美國的關系還是要搞好,“臺灣現在不能解放”。毛主席當即尖銳地批評他說:

  “赫魯曉夫同志,你把問題搞錯了,你把兩個不同性質的問題搞混了。一個問題是我們跟美國的關系問題,另一個是我們跟臺灣的關系問題。我們跟美國的關系問題是美國侵略我國臺灣的問題,是我們要求美國撒出臺灣而美國應撒兵的問題。至于我們跟臺灣的關系,則是臺灣怎樣解放的問題。這個問題只能由中國人自己去解決,別人無權過問。你赫魯曉夫同志對前一個問題有發言權,可以勸艾森豪威爾從臺灣撒出一切武裝力量。對后一個問題你是無能為力的,不宜說三道四。”(轉引自吳冷西《十年論戰》上冊,第223頁)

  《胡文》難道不也是“把兩個不同性質的問題搞混了”呢?此其一。

  其次,《胡文》武統臺灣的“兩項戰略上的確定性”論和“兩個條件”論顯現了對美帝國的幻想。

  臺灣自古就是中國的領土,解決臺灣問題,實現中國的領土的最終統一,是中國的內政。這既是徹底完成民主革命的問題,也是實現偉大民族復興的應有之義。

  黨的18大已經畫出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路線圖。不統一臺灣,就談不上實現了偉大的民族復興!所以,習主席早已指明,臺灣問題不能久拖不決。

  這里的關鍵問題在于,如果以蔡英文為頭子的臺灣民進

  黨敢于前走一步,宣布“臺灣獨立”,中國大陸怎么辦呢?

  按習近平總書記在18大報告莊嚴地宣布的:“我們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經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塊中國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這就理所當然地要依照《反對分裂國家法》,堅決實行武統,“解放臺灣”,完成國家領土的最終統一。

  這個“戰略上的確定性”是十分明確的,毫無疑義的。

  然而,胡主編卻認為,這樣“輕易選擇武統”,就“意味著中國與美國全面攤牌,這是中國必須冷靜面對的風險與挑戰”。武統臺灣必須有的“兩項戰略確定性”、“兩個條件”,如果連一個都沒有,怎能武統?就是說,即使臺灣“宣布獨立”,也只能是忍耐退讓,聽之任之,等、等、等,一直等出了“兩項戰略上的確定性”,等到了美國“不敢”對中國進行核訛詐,等到了美國“無力”對中國進行經濟制裁,才能發動武統。

  并美其名曰:這就是“實事求是看武統”,這就是“我們必須有勇氣,有耐心,有戰略定力”。

  殊不知,美國乃當今世界上頭號帝國主義,本性不會改變的。美國亡我之心不死,其遏制打殺中國的武器,無非就是軍事威脅,常規的,“核訛詐”,以及“經濟制裁”,美國獨自實行制裁,或“聯合西方圍堵中國”。只要美帝國還存在,這樣的“戰略風險”總是存在著的。只有大小之分,并無有無之別。中國再發展,再強大,也不可能強到使美帝國“立地成佛”。何況“狗急了,還跳墻”!

  可以說,只有美帝國滅亡之日,才是其對中國“不敢核訛詐”、“無力進行經濟制裁”之時。

  《胡文》提出所謂“兩項戰略確定性”論,不是立足在對美帝國的幻想之上,還能是什么?

  最后,更重有的是,胡主編如此懼怕所謂“與美國直接攤牌”,如此懼怕同美國侵略者打仗,也是忘掉了馬克思主義戰爭觀的結果。

  毛主席在《論持久戰》中深刻指出:“戰爭是政治的繼續”。但“戰爭不即等于政治。戰爭是政治的特殊手段的繼續”《毛澤東選集》第2卷,第479頁)

  “歷史上的戰爭分為兩類,一類是正義的,一類是非正義的,一切進步的戰爭都是正義的,一切阻礙進步的戰爭都是非正義的。”(同上書,第575-476頁)

  “戰爭是力量的競賽,但力量在戰爭過程中變化其形態。”正確地看待中日兩國“實力對比”,只能“采取客觀的觀點和全面的觀點去考察戰爭,才能使戰爭問題得出正確的結論。”(同上書,第447、487頁)

  毛主席深刻指出,人是戰爭中的決定因素。他在批評亡國論者和妥協論者只看到“經濟”、“武器”在戰爭中的作用時說:

  “這就是所謂‘唯武器論’,是主觀地片面地看問題的意見。我們的意見與此相反,不但看到武器,而且看到人。武器是戰爭中的重要因素,但不是決定的因素,決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力量對比不但是軍力和經濟力對比,而且是人力和人心的對比。軍力和經濟力是要人去掌握的。”(第469頁)

  歸根到底,戰爭的決定性因素是人,“兵民是勝利之本”。“戰爭的偉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眾之中。”(同上書,第509、511-512頁)

  試問:《胡文》論及中國武統臺灣時,如何看待中美兩國可能發生戰爭,眼里除了經濟,武器,核武訛詐,經濟制裁,等等,還有沒有馬克思主義戰爭觀的影子呢?

  四、“兩項戰略上的確定性”,悖史

  歷史如鐵?!逗摹诽岢?ldquo;兩項戰略上確定性”,也是有悖于我們的共和國誕生、鞏固和發展的歷史史實。

  還是請“歷史先生出來作證”:

  第一個事實,“小米加步槍”打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

  毛主席有句名言,槍桿子里面出政權。我們的共和國就是槍桿子“打”出來的,不是“等”出來的。如果沒有中國人民解放軍堅決以革命戰爭反對美帝國支持的蔣介石國民黨發動的反革命戰爭的勝利,就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誕生。

  1945年,中國人民經過長達8年的浴血奮戰,好不容易贏得抗日戰爭的偉大勝利,而蔣介石國民黨卻在美國的支持下,悍然發動反革命的全面內戰。

  從國共雙方的“實力對比”來看,無論是經濟方面,還是軍事方面,懸殊無疑是很大的。

  “軍事”上,國民黨的總兵力達430萬之多,而且擁有裝備較好的陸、海、空軍,還接收了日本侵華投降軍隊100萬人的全部裝備;人民解放軍的總兵力只有127萬人,不僅沒有海軍和空軍,而且陸軍裝備也很差。

  “經濟”上,國民黨政府統治著約占全國76%的面積、3.39億人口,控制著幾乎所有的大城市和絕大部分鐵路交通線,擁有全國大部分近代工業和人力、物力資源;而解放區的土地面積只占全國的24%,人口約1.36億,占全國人口的28%,且基本上依靠傳統的農業經濟。

  更加重要的是,中國共產黨如果堅決以革命戰爭反對國民黨反革命內戰,同樣面臨著與美國直接攤牌的風險。這就是毛主席說的:中國的解放戰爭,實際上是反擊“美國出錢出槍,蔣介石出人,替美國打仗殺中國人,借以變中國為美國的殖民地的戰爭。”(《毛澤東選集》第4卷,第1491頁)

  事實上,美國還派出了十幾萬海軍陸戰隊駐扎在上海、青島、天津、唐山、北平,“美國的陸??哲娨呀浽谥袊鴧⒓恿藨馉?rdquo;,“只是沒有公開宣布作戰。”(《毛澤東選集》第4卷,第1492 頁)

  然而,毛主席卻客觀地、全面地估計了整個形勢,提出“我們的方針是針鋒相對,寸土必爭”,用革命戰爭粉碎美國支持的蔣介石發動的反革命戰爭。并充滿自信地表明:“我們不但必須打敗蔣介石,而且能夠打敗蔣介石!”他說:

  蔣介石的方針是定了的,按照蔣介石的方針,是要打內戰的。“美國帝國主義要幫助蔣介石打內戰,要把中國變為美國的附庸,它的這個方針也是老早就定了的。”

  “但是美國帝國主義是外強中干的。”有一個美國人即美軍在延安的觀察組組長包內德上校,曾對毛主席說,你們要聽美國的話,“派幾個人到國民黨政府作官”。毛主席不答應。包內德說:“不做不好”,“第一,美國人會罵你們;第二,美國人要給蔣介石撐腰。”毛主席回答說:

  “你們吃飽了面包,睡足了覺,要罵人,要撐蔣介石的腰,這是你們美國人的事,我不干涉?,F在我們有的是小米加步槍,你們有的是面包加大炮。你們愛撐蔣介石就撐,愿撐多久就撐多久。不過要記住,中國是什么人的中國?中國絕不是蔣介石的,中國是中國人民的??傆幸惶炷銈儠尾幌氯?”(《毛澤東選集》第4卷,第1126、1132-1133頁)毛主席就這樣諍諍鐵骨!

  他在1964年7月2日會見外賓時,還回顧過解放戰爭時期同美軍“直接攤牌”的生動故事。他說:

  “我們同蔣介石打仗,在勝利之前,美國有十幾萬海軍陸戰隊駐扎在上海、青島、天津、唐山、北平,或以此作為根據地,或是臨時駐扎過。但我們一打這些地方,他們就跑,連接觸不敢接觸。甚至蔣介石的軍隊還未跑,他們就先跑了。駐青島的美國人更滑稽,我們逼近青島后,他們天天來偵察,看看哪一天攻城。后來他們知道我們幾天之內要攻占這個城市,就馬上跑掉。陸軍跑了還不算,海軍本來在海面上,何必跑呢?他們也跑了。這是因為美國人懂得中國人反對美帝國主義反得很厲害,人民解放軍不怕死。(《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5冊369頁) 當年,美國人是那么怕解放軍,為何現在中國公知變得這么怕美國?

  事實不正是這樣:中國人民在毛主席的領導下,經過三年浴血奮戰,用“小米加步槍”戰勝了美國全幅美式武裝的國民黨反動派,奪取了全國的勝利,創立了新中國。

  如果按照《胡文》所謂“實事求是看武統臺灣”的邏輯,就非得等到有了“兩項戰略上的確定性”,等到共產黨、解放區實力對比超過國民黨、蔣管區,非得等到美國不敢插手干涉,那就只怕現在“我們還在黑暗中摸索”,也就無所謂“武統臺灣”的問題了。

  第二個事實,“木船打敗軍艦”,解放海南島

  臺灣和海南島是中國最大的兩個島。海南島面積33920平方公里,比臺灣僅小2平方公里,人口約300萬。蔣介石國民黨被趕到臺灣之后,就處心積慮要以海南島作為”反攻大陸”的理想踏腳石。

  1949年10月17日,建國后的第7天,毛主席得悉第四野戰軍第十五兵團解放廣州后,即致電林彪:“……使十五兵團易于攻取海南島,消滅殘敵,平定全粵。”12月18日,他還在訪蘇期間就電告林彪,要發起解放海南島戰役。

  眾所周知,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英勇無敵,從長白山一直打到廣東沿海。只是,解放海南島已不是陸戰,而是海戰,要渡海作戰,這就談何容易!毛主席也說:“渡海作戰,完全與過去我軍所有作戰的經驗不相同。”

  瓊州海峽寬11-27海里(約20公里-50公里),渡海作戰,按《胡文》所謂的實力對比,優勢明顯不在我方。一者,國民黨在海南島的三軍總兵力共10萬人,解放軍大軍渡海作戰,由于船只所限,能一次運去二、三萬兵力,那就了不得了。重要的是二來,海南島蔣軍有空軍4個大隊,戰斗機、轟炸機和運輸機共45架,完全控制了制空權;解放軍當時還沒有飛機。更重要的是三則,島上蔣軍擁有海軍第三艦隊及海軍陸戰隊1個團,有各型艦船50艘。而解放軍卻連一艘軍艦也沒有。并且,這時美國侵占著臺灣,解放海南島面臨《胡文》所謂“戰略上的不確定性”,比起現在如需“武統臺灣”,無疑更大。

  然而,在毛主席的指揮下,我軍采取了新的作戰方針,以木帆船為主要渡海工具,在無空軍支援、配合的情況下,采取“積極偷渡、分批小渡與最后登陸相結合”的作戰方針。經過嚴密而充分的準備后,我43軍、40軍先后于3月上旬、下旬分別以兩個加強營、兩個加強團共7593人,兩批四次實施偷渡,在瓊崖縱隊的強力接應下,登陸成功,為野戰軍大規模登島作戰創造了有利條件。4月16日下午黃昏,我兩軍25668名指戰員,分乘381只木帆船,向海南島發起大規模登陸作戰。在海上激戰中,靠“土炮艇”、機帆船擊退敵艦隊的攔阻,于17日突破敵人的海岸防線,強行登陸,隨即向縱深進攻。20日,奪取了黃竹、美亭決戰的勝利。共殲滅了國民黨主力3.3萬多人,其中生俘24890人。戰斗至5月1日,歷時58天的解放海南戰役勝利結束。

  毛主席就這樣指揮“木船戰勝軍艦”,解放了海南島。

  如果按照《胡文》所謂的“兩項戰略上的確定性”的邏輯,生怕同美國攤牌,那么,海南島就有可能成了“第二個臺灣”!

  第三個事實,“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

  1950年6月,朝鮮內戰爆發,美國悍然出兵干涉,同時派第七艦隊侵入中國臺灣海峽,并不顧中國政府多次警告,越過三八線,直逼中朝邊境的鴨綠江邊,妄圖將新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扼殺在搖籃里。

  其時,中國建國伊始,百廢俱興。中美兩國實力對比極為懸殊。從經濟方面來看 ,1950年,中國的鋼產量只有60萬噸,工農業總產值只有100億美元,而當年美國的鋼產量8772萬噸,工農業生產總值高達2800億美元,兩國的經濟實力之比竟為1∶28。就軍事方面而論,中國的軍隊依舊是一支由“小米加步槍”裝備起來的軍隊,沒有海軍,沒有空軍,更沒有原子彈。我們的一個軍(三個師)只有這樣的炮三十六門。而美國則是世界上高度現代化的軍隊,有強大的空軍和海軍,還有原子彈。美國一個軍(兩個步兵師、一個機械化師)包括坦克炮和高射炮在內,共有各種炮一千五百門,等等。

  還有,美國侵朝戰爭還糾集了英、法、德、意、日等16個國家。

  所以,中國出兵抗美援朝,就不僅是“意味著同美國全面攤牌”,而且是同美國為頭的所謂“聯合國軍”決一死戰。

  在這樣嚴峻形勢下,中國怕不怕美國?應不應出兵抗美援朝?

  毛主席從戰略的全局著想,斬釘截鐵地作出結論:中國“應當參戰,必須參戰。參戰利益極大,不參戰損害極大”。“它打它的原子彈,我打我的手榴彈,我相信我們的手榴彈會戰勝它的原子彈,它無非是個紙老虎”。(《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1卷,第205、212、頁)

  結果還正是這樣,中國人民志愿軍經過三年的浴血奮戰,將猖獗一時的“聯合國軍”趕回“三八線”以南,逼得美國不得不第一次在被打敗后簽訂停戰條約。

  抗美援朝戰爭史詩般的偉大勝利,是爭得中國在世界的大國地位之奠基之戰,“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

  如果按《胡文》所謂“戰略上的不確定性”論的邏輯,不敢出兵抗美援朝,那么中國現狀又如之何,可真不堪設想!

  第四個事實,炮擊金門“整家法”,“美艦護航照樣打”

  蔣介石逃往臺灣后,美國處心積慮要把臺灣從中國分離出去,作為美國“永久不沉的航空母艦”。1954年12月2日,美蔣公然簽訂所謂《共同防御條約》,其第五條宣稱:中國人民如果解放臺灣,也危及美國本身之安全,將同臺灣“共同對付”;至1958 年,美國向臺灣派出的“軍事顧問團”多達2600人,臺軍營以上都有美國顧問,美國第十三特種航空隊進駐臺灣,第七艦隊侵占我臺灣海峽;還對我國進行核訛詐。嚴重威脅國家的安全。

  蔣介石將把其全部兵力的三分之一,即11萬人,集結于金門(9.5萬)、馬祖(1.5萬),妄圖以此作為蓄謀已久的“反攻大陸”的踏腳石。1958年7月17日,蔣介石宣布:臺、澎、金 、馬全線處于“緊急戒備狀態”。 臺灣海峽硝煙彌漫,大有一觸即發之勢

  面對蔣介如此猖獗囂張,毛主席審時度勢,決定炮打金門,“臺灣太遠打不到,我就打金 、馬。”盡管這是“整家法”,而問題在于,金門蔣與美混在合一起,炮擊金門,能不面對死美軍?

  毛主席一如既往沒有把美國看成什么太了不起的力量,就是要炮打金門,“直接對蔣,間接對美”,倒看看美國如之何(《周恩來年譜》中巻,第387頁)

  據此,中國人民解放軍陸續調入福建前線參戰的陸??哲姴筷?,共有459門大炮、80多艘艦艇和200多架飛機。做了充分的準備。

  1958年7月 -10月美國艾森豪威政府出兵黎巴嫩,遭到全世界的一致聲討。毛主席抓住這個有利時機,下令炮擊金門。1958年8月23日下午5時30分,我福建前線部隊一聲令下,炮擊金門,持續兩個多小時發射炮彈3萬發。擊斃擊傷國民黨中將以下官兵600余人,兩名美國顧問也被炮擊打死。第二天,中國炮兵和海軍又對金門進行了打擊,重創國民黨“中海”號大型運輸艦,擊沉了“臺生”號貨輪。

  蔣介石驚慌失措。美國也慌了手腳。艾森豪威連夜召開緊急會議,決定從西岸和地中海調遣大量軍艦到臺灣海峽集結,向中國示威。

  只不過,在毛主席的眼里,這只是美帝國“紙老虎”嚇得吼叫幾聲而已,并不可怕。

  經過連續兩天的猛烈炮擊,中國人民解放軍實現了對金門專區的嚴密封鎖。金門島十多萬國民黨守軍人心惶惶,紛紛向臺灣告急。蔣介石要向金門、馬祖運輸軍輸,乃至生活物質,只好請求美艦“護航”。而美國人按美蔣《共同防御條約》,也不得不答應“護航”。

  于是,問題就來了,我炮擊金門遇到美艦“護航”,究竟是打還是不打?

  毛主席的回答是:“照打不誤”。事情是這樣的:

  9月8日中午12時,美蔣聯合編隊駛向金門。美國的軍艦配置在左右兩側“護航”,國民黨的艦只夾在中間,間隔只有二海里,由臺灣向金門開來。我福建前線部隊葉飛立即請示毛主席,打不打?。毛主席回答說:

  “照打不誤。”

  葉又請示:“是不是連美艦一起打?”

  毛主席回答:“只打蔣艦,不打美艦。”并交待要等美蔣聯合編隊抵達金門料羅港口岸才打,只是要等北京的命令才開火。

  9月8日中午12時,葉飛直報北京:美蔣聯合編隊抵達了料羅港灣,開始卸補給物質。毛主席下令開火。前線所有炮群突然以密集火力攻擊蔣艦及運輸船只,炮彈傾瀉在料羅港口岸碼頭。值得注意是,“中國人民解放軍一開炮,美艦丟下蔣艦及運輸船只于不顧,立即了掉頭向臺灣方向去,”(《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3冊,第441頁)倉皇撤至料羅灣以南4-12海里處徘徊觀望,眼睜睜看著蔣三艘軍艦被擊沉,數艘軍艦被擊傷。

  9月11日,美國4艘軍艦再次為國民黨運輸編隊“護航”,并接連闖入金門、廈門海域。我福建部隊一如既往,“照打不誤”,突然發起猛烈炮轟,護航美艦同上次一樣,立即了掉頭,倉7687逃離戰區海域。

  美國“紙老虎”再現原形!

  至9月初起,毛主席調整炮擊戰術,對金門實行“零炮射擊”。從過去二小時打30000萬發,到每天24小時“只打300發”,日打夜打,“讓敵人晝夜驚慌,不得安寧。”

  就這樣打打停停,停停打打,美國也就只好公開宣布放棄“護航”,并于9月 15日重新回到中斷9個月的中美大使級會談桌上。

  此次金門炮戰持續至10月中旬勝利結束。

  可見,毛主席指揮金門炮戰,美帝國還侵占著我國臺灣,并沒有等有什么“兩項戰略上確定性”,就下令開炮,就是老美“護航”,也“照打不誤”,它還不是被嚇得掉頭就跑。

  胡主編卻在61年后,美國早就被我攆出了臺灣,卻在須要“武統臺灣”時,還要看有無所謂“戰略上的不確定”,真令人匪夷所思!

  第五個事實,援越抗美,“趁我們還活著打完這一仗。”

  二戰結束后,美國對越南及印支半島,早就垂涎三尺。只是懾于抗美援朝戰爭的教訓,不敢輕舉妄動。從1955年后,美國派出大批美軍顧問進駐越南南方,支助吳庭艷傀儡政府,開展血腥的“滅共”運動,到1961年1月肯尼迪上臺,小心意意地策劃了以南越偽軍為主的不宣而戰的所謂“特種戰爭”,直至約翰遜時期才強化了侵越戰爭。他1965年6月 8日公然宣布美軍直接參戰,將過來的“特種戰爭”升級為以美國為主、以“南打北炸”為特點的“有限戰爭”。 侵越美軍由1965年5萬人,至1969年7月猛增至54.3萬人;西貢傀儡政府軍擴大到近100萬人。

  美國發起大規模侵略越南戰爭,不僅是侵占越南,控制印支三國,而且更重要的是借以打殺和遏制中國。正如毛主席說的,“把越南一把刀插在我們的腳上”。

  面對此種形勢,毛主席和黨中央毅然決然援越抗美。

  1964年6月24日,毛主席會見同越南人民軍總參謀長文進勇

  時說:

  “我們兩黨兩國要合作,共同對敵。中國要作好準備,如果美國冒險打到越南北方,中國軍隊就以志愿軍形式開過去。你們對各種可能也要準備。還有一個怕不怕美國的問題。你越怕,它越欺負,你不怕,它就不敢任意欺負。”(《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5冊367頁)

  1965年3月22日,毛主席在武漢聽取周總理匯報中常委關于

  美侵越形勢時,說得更堅決:“要打就早點打,趁我們還活著打完這一仗” (《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5冊,第487頁)

  其后,應胡志明的請求,中國堅決援越抗美。自1956年6月,中國先后派出援越部隊達32萬人,包括:工程兵8萬多人;鐵道兵32700人;先后五批入越輪戰的中國高射炮部隊總數15萬多人。

  這些中國援越部隊在越南三年零九個時間里,共計對敵作戰2153次,擊落了敵機1071余架,擊傷1603架,俘虜美軍飛行員42人,沉重地打擊了美國侵略者。有力支援了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國斗爭。

  此次授越抗美救國戰爭,美國使用除核武器以外各種新式武器,耗費近三千億美元的戰爭開支,傷亡36萬多人(其中死亡5.8萬余人),損失飛機和直升機8612架,總共消耗彈藥760萬噸。越南軍民死亡300萬人,1000多萬人成為難民,上百萬人流亡他國。中國志愿部隊在越南也犧牲了數千人。

  這就終于迫得尼克松不得不于1973年1月簽署巴黎和平協議。美國侵略軍也就無可奈何地撒出了越南

  經過抗美援朝、抗美援越的教訓,美國帝國主義吃盡了侵略戰爭的苦果,終于懂得毛主席領導的“中國人民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辦的。”從此之后,倒也長了點記性,幾十年來,再不敢輕舉妄動。

  第六個事實,珍寶島之戰,推動世界格局大變

  中蘇珍寶島之戰,是1963年中國為捍衛珍寶島主權而進行的自衛反擊戰,結果以中國勝利而告終。這是中蘇關系中的大事,也是推動世界格局變化的大事。

  1860年,清政府被迫和沙俄簽署的《中俄北京條約》中規定,中俄以烏蘇里江為界。珍寶島位于烏蘇里江中游主航道中國一側,面積只有0.7平方公里,水淺是我臨江半島,水滿才成江心小島。即使根據不平等的《中俄北京條約》的規定,珍寶島處在烏蘇里江島主航道中心線靠我方一側,這就理所當然是中國無可爭議的神圣領土。

  然而,蘇聯卻蠻不講理,聲稱它們擁有珍寶島之主權。自1947年,蘇軍就開始不時巡島。赫魯曉夫上臺大反斯大林后,中蘇關系就逐漸惡化。勃列日涅夫奉行“社會帝國主義”,1968年8月公然入侵捷克斯洛伐克。隨后,竟鼓吹所謂“有限主權論”,作為入侵社會主義國家的理論依據。

  蘇聯在中蘇邊界陳兵百萬,并派二十萬蘇軍進駐蒙古,在遠東配備了可以進行核攻擊的數百架轟炸機。60年代中期以后,蘇聯就不斷在我國邊界制造摩擦事件,挑釁中國。從1964年10月15日,到1969年3月15日以前,蘇聯方面挑起的邊境事件多達4189件。

  更惡毒的是,蘇聯政府于1969年6月13日發表聲明,公然叫嚷:“‘柳條邊’和長城是中國北部疆界的標志”,為入侵中國,強占中國領土制造輿論。兩國邊界沖突,一觸即發。

  1969年初,毛主席縱觀世界格局的變化,審時度勢,決定在珍寶島自衛反擊蘇軍的軍事挑釁,堅決維護我國領土的完整和國家的安全。中央軍委指示沈陽和北京等有關軍區,充分做好戰爭準備;只要蘇軍敢再來侵犯,就堅決自衛反擊,務必做到“不斗則已,斗則必勝”;并力求把戰爭控制在一定范圍。

  3月1日,前敵指揮所召開了作戰會議,決定3月2日凌晨,先派出一個偵察分隊上島在雪地叢林中潛伏下來,上午再派出2支巡邏隊,分別從島兩側行進。一旦遭遇蘇軍開火,即形成前后夾擊之勢。3月2日8時40分,我邊防站巡邏分隊30人,在站長孫玉國的帶領下上島巡邏,蘇軍發現后出動70余人,分乘2輛裝甲車、1輛蓬卡車、1輛指揮車越過主航道,侵入珍寶島南端。他們下車后立即展開戰斗隊形,試圖包圍我巡邏隊。9時17分蘇軍首先向我部開槍開炮,我巡邏隊立即還擊,潛伏部隊也突然開火,蘇軍猝不及防,陷入被動,隊形大亂。這場戰斗我方共斃傷蘇軍60余人(其中擊斃38人),下米海洛夫卡邊防站站長伊萬·斯特列利尼科夫上尉、克格勃巡視員布依涅維奇上尉等也被擊斃,還擊毀蘇軍裝甲車、指揮車和蓬卡車各1輛。我方犧牲17人,重傷11人,輕傷24人。蘇軍被逐出珍寶島。在此之后,3月15日、17日又進行了兩次戰斗。在3月15日的戰斗中,我軍炮兵突然加入戰斗,對江面和島上敵人進行壓制射擊,并轟擊了對岸的蘇軍指揮所,蘇軍指揮員、邊防總隊長列昂諾夫上校被擊中身亡,使蘇軍失去了指揮,導致戰斗失敗。

  在整個珍寶島自衛反擊作戰過程中,共斃傷蘇軍230余人,毀傷坦克裝甲車輛19輛,繳獲一輛當時比較先進的T-62坦克(現陳列在北京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我軍共傷亡159人,其中犧牲71人,傷88人。

  這就使蘇聯只好要求其領導人訪華,也才有1969年9月,周恩來總理在首都機場,同從河內參加胡志明葬禮后回國途經北京的蘇聯部長會議主席柯西金進行了坦率的談話。其后,中蘇邊境談判在北京舉行后,中蘇邊境沖突開始和緩。

  珍寶島之戰,震驚世界,影響卻深遠。讓蘇修也懂得:“現在組織起來的中國人民是惹不得的。”

  在蘇聯陳兵100萬威脅我國安全的嚴峻形勢下,單就經濟和軍事的“對比”而言,其實,優勢并不在我方。而毛主席、黨中央就敢于選擇珍寶島自衛反擊,干脆利落打碎了蘇聯的軍事挑釁,讓蘇修也懂得:“現在組織起來的中國人民是惹不得的。”

  如果按胡主編的所謂的“兩項戰略上確定性”,那就無所謂珍寶島自衛反擊之戰了!

  總上可知,《胡文》提出所謂武統臺灣必需“兩項戰略上的確定性”、“兩個條件”,乃奇談怪論。它既沒有法理的依據,同《反對分裂國家法》唱的是反調,又沒有歷史的根據,有悖于我們共和國創立、鞏固和發展的歷史,更談不上馬克思主義的指導。毛主席面對美帝國主義的侵略,從來就沒有怕過。他的名言是帝國主義和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你越怕,它越欺負,你不怕,它就不敢任意欺負。”并總是把戰略上的藐視和戰術上的重視巧妙地結合起來,也就取得一個又一個勝利?,F在,我國的經濟實力和軍事實力,已是今非昔比;民進黨在臺灣推行“臺獨”又十分囂張,而《胡文》卻不顧《反對分裂國家法》的明確規定,另提所謂“實事求是”看武統臺灣,還“需要兩項戰略上的確定性”論,作繭自縛,豈不是又害上了“恐美病”!

  (2020-5-20)

  附:胡錫進實事求是看武統臺灣的選項

  從昨天晚上開始,大陸互聯網上主張武力統一臺灣的聲音迅速升高。老胡今天專門談談這個問題。

  武統臺灣,從兩岸軍事對比來說毫無問題,會比70年前解放軍打平津戰役拿下北京城還容易。與此同時,它意味著中國與美國全面攤牌,這是中國必須冷靜面對的風險與挑戰。

  中國把武統作為一個優先現實選擇,需要兩項戰略上的確定性:

  第一,解放軍在第一島鏈附近形成壓倒性優勢,或者我們能夠很容易地給前來干預的美軍造成不可承受的代價。 與此同時,美國不敢對中國實施大規模的戰略報復,不敢對中國進行核訛詐。

  第二,中美經濟實力對比形勢逆轉,中國的市場規模和綜合經濟競爭力超過美國,使得美國在與中國發生嚴重軍事沖突的時候無力對中國開展全面經濟制裁,也無力聯合西方力量在經濟上圍堵中國。 也就是說,武統臺灣不會給中國大陸經濟發展造成嚴重的不確定性。

  兩個條件缺其一,中國大陸武統臺灣就將面臨巨大戰略風險。我們必須面對這個現實。

  然而這不意味著武統臺灣的選項就是虛的,就產生不了戰略威懾。中國越壯大實力,意味著美國阻止中國選擇武統付出的代價越大,美國就越需避免將中國逼向那一選擇,從而使自己被迫要為阻止中國武統而付出巨大犧牲??梢钥隙ǖ氖?,如果中國沒有武統的這一終極選項,臺灣可能早就走向“法理獨立”了,那樣的話,目前“一個中國”的格局已經坍塌。而實際情況是,這一格局總體來說相當穩定。

  不輕易選擇武統,不意味著中國大陸對臺灣就不能打軍事牌了。老胡昨天說了,我們對臺軍事施壓的手段可以是非常豐富的。而且我支持國家在必要時使用那些手段,震懾臺灣當局,不斷匡正臺海局勢的基本走向

  和平統一的旗幟在任何時候都不能丟,它是中國臺海政策的道義高地。就是我們決心動用武力了,這個旗幟直到導彈發射之前也要高高舉著。 和平統一當然是上策,武力選項與它相輔相成。還記得1949年嗎?北平和平解放是平津戰役的巨大成就,但這個成就是解放軍武力攻下天津、傅作義集團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實現的。

  臺灣問題早已不是孤立的,實現統一是中國崛起這盤大棋中的一個重要環節。我們必須有勇氣,有耐心,有戰略定力。 統一應盡量以中國社會代價最小的方式實現,但這不意味著我們不敢付出犧牲??纯催^去幾十年吧,中國的實力越來越強,這意味著中國實現統一的能力越來越真實,也越來越具威懾力。老胡決非在說空話,我相信,蔡英文會很相信我說的話,她的美國主子也很相信我說的話。

  來源:胡錫進微博(2020-01-12 16:29)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老田:中國革命的精神遺產到哪兒去了——從1970年代三撥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說起
  2.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黨和國家!——建黨99周年的追思
  3. 為什么中國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這一去,要叫天地變了顏色
  5. 是該過緊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6. 方方女士又打“極左”了,就問你慌不慌!
  7. 將“中共”比作“公司”是嚴重的政治錯誤!
  8. 莫迪姿態強硬,印度國內有些人開始擔心了
  9. 美國對香港亮出“核選項”?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樣……
  10. 郝貴生:“共產主義的幽靈”究竟是什么?
  1.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2. 我敢預測:要不了多久會再次聽到這些話
  3. 特朗普掐住了反華“命門”?
  4. 又一個重要標志性事件,這屆網民太了不起了!
  5. 陳伯達之子:八大關于社會“主要矛盾”的論述是如何產生的?
  6. 張志坤:中美關系,請不要在捏造文辭上下功夫
  7. 毀人一生的待遇,降低個退休待遇?
  8. 人民為什么討厭高曉松?
  9. 郭松民 | 勝利1962:中印邊界問題的歷史回顧(全文)
  10. 哭泣的村莊:一個中國農大研究生的回鄉日記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錢昌明:“不爭論”,是一顆奴隸主義毒瘤!
  3. 張志坤:如此嚴重的政治問題,究竟該誰負責!
  4. “地攤經濟”還未落地就要“收攤”?
  5.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6. 又一個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職
  7. 賀雪峰:我為什么說山東合村并居是大躍進
  8. 邋遢道人:6億人月入一千、地攤經濟及其他
  9. ?中印邊境沖突出現傷亡,中國周邊局勢急劇惡化!
  10. 俺看地攤經濟,就像一頭黔之驢
  1. 北京知青孫立哲:我與史鐵生一起做赤腳醫生
  2. 印共(毛)舉行五年來最大規模群眾集會
  3.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
  4. 鄭永年:中國切不可在世界上顯富擺富
  5. 從盼兒到怕兒: “只生一個女孩”為何盛行東北農村?
  6. 我敢預測:要不了多久會再次聽到這些話
捕鱼达人攻略 快乐扑克开奖结果 山东11选五计划在线网址 陕西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多乐彩开奖 招行理财产品 极速11选5哪里查开奖 广西快三 股票分析师黄鑫老师 湖南快乐十分现场开奖 四肖期期准一期期乚